|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85章 曝光(三更)
  时间一分一秒的滑过,澳门赌博网站:丁海杏忙着‘搜集’罪证的时候。

  在医院的郝家夫妻内心可是如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团团转,备受煎熬。

  去了这么久有没有见着郝长锁,那死丫头怎么还不回来,是不是碰上了,还是……

  这心里挠心挠肺的,面上还不能显,生怕丁家两口子看出破绽来。

  人着急这就容易出错,郝母纳着鞋底子,不知道第几回扎到自己的手指了,“哎哟!”郝母赶紧将食指放进嘴里,嘬着。

  “亲家母,你想啥呢?”章翠兰放下手里的鞋底子疑惑地看着她道,“一上午了这手都快扎成筛子了。”

  “没有,俺没有想什么?”郝母飞快地回答道。

  “没想啥?”章翠兰指指自己的眼睛道,“俺这眼神好使着呢?”就是说瞎话,也讲个像样一些,这么明显就被人戳破了。

  “你这娘们想啥呢?魂不守舍的。”郝父数落她道。

  “亲家公,还说亲家母呢!你这马都当炮使了。”丁丰收好笑地说道,“我说你们夫妻俩今儿都怎么了?”

  郝父瞪一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败家娘们,担心地说道,“亲家,我们是担心长锁和海杏,也不知道两人在干什么?这么久了还不回来。”

  “肯定是在哪儿玩儿的乐不思蜀了呗!”丁丰收眉宇间满是笑容道,“这城里好玩儿的地方多着呢!像是人民公园了,去百货商场转转也好……”

  郝父心里着实担心啊!他是真的怕丁海杏撞到郝长锁和她的对象了,那就一切全完了。

  你说着臭小子,不能等两天再见面,等我们走了,你们有的是时间,唉……

  只能向老天祈祷别碰上了。

  “我估计这中午也回不来了,他们俩还不在外面吃饭啊!”章翠兰眼含笑意,带着无限的希望道。

  哎呀!这心中的大石头可算是放下来了,她真怕杏儿进派出所的事情影响了两人的婚事。

  郝银锁一上午都阴沉着脸,跟谁欠他几百块钱似的,听着自家父母与丁家大伯周旋,更是恶心的要死,还能再不要脸些吗?

  丁丰收看着郝银锁笑道,“还在为不能出去玩儿,生气呢?”

  “别搭理他?你哥和你嫂子出去玩儿,你插在中间算怎么回事?都多大了,还这么不懂事。”郝父黑着脸训斥道,黝黑的双眸一瞬不瞬地看着他,眼底浓浓的警告。

  “我出去走走。”郝银锁低垂着头,闷声说道,起身阴着脸打开门,走出去揣着袖子,蹲在门口。

  郝父指着门口的郝银锁,笑骂道,“你看这孩子,说他两句就尥蹶子,也不知道这驴脾气像了谁了?”

  “呵呵……”丁丰收笑着调侃道,“像老弟你了呗!”

  郝父闻言一怔随即,迸发出爽朗的笑声,“哈哈……”

  听在郝银锁耳朵里,浓浓的讽刺,他恨不得捂住这耳朵。只能将头埋在双膝间,独自生闷气,气自己无能,没有胆量揭穿假象,告诉杏儿事实。

  &*&

  丁海杏拿着罪证脸上挂着笑容,一路潇洒的回了医院。

  郝银锁一听见丁海杏脚步声,立马站起来迎了上去,“杏儿,你回来了,”

  丁海杏仿佛不认识他似的,脸上的笑容收敛的干干净净,穿过他径直走到门口。站在门前深吸一口气,看着病房内情形。

  不知道说了什么一个个都笑得合不拢嘴,看见丁海杏站在门口。

  “呀!杏儿回来了。”章翠兰一看见丁海杏进来高兴地说道,只是这身后没有郝长锁跟着,“咦!长锁呢?没跟你一起回来吗?”

  “你这孩子,没找到长锁,怎么不回来,在外面瞎逛什么?”丁丰收站起来走过来问道,“上哪儿了?现在才回来。”

  “没见着长锁吗?”郝父压抑着内心的欢喜说道。

  “你这孩子说话啊?”郝母急脾气地不耐烦地问道,“看把我们都急的。”

  那一脸灰败之色,跟失了魂似的,双眼没有焦距,空洞洞的,丁丰收他们渐渐的收敛起脸上的笑容。

  “杏儿咋了,发生什么事了?”章翠兰走过来,担心地看着她道。这可不是见了心上人,回来该有的面目。

  章翠兰拉着丁海杏坐在了床上,焦急地问道,“快,快告诉妈,这是咋了。”

  郝银锁跟在丁海杏身后进来,顺手就关上了病房的门。

  丁海杏从进来就一言不发,坐在床上,就跟抽了魂似的,浑身是难掩的哀伤。

  “你这孩子发生了什么事情?”章翠兰察觉闺女不对劲儿抓着她的胳膊担心地问道,“快说啊?你要把妈给急死不成。”抬眼目光转向丁丰收道,“杏儿她爸?”

  “杏儿有什么跟爸说?天塌下来有爸给你做主。”丁丰收脸色少有的凝重地看着她道,他也察觉走之前还跟自己有说有笑的宝贝闺女现在暮气沉沉如失去了活力一般。

  郝母和郝父两人相视一眼,不会是那么巧吧!千万不要啊!

  “杏儿发生了什么事?你说,有人欺负你了吗?俺给你报仇。”郝银锁也出声道。

  几个人围着丁海杏一脸担忧地看着她。

  丁海杏缓缓地抬起头,紧抿着唇线,脸色落在他们眼底,格外的苍白,目光定定地看着郝家人道,“你们为什么要伤害我。”

  “你哪儿受伤了?”章翠兰紧张的双手摸着丁海杏的身体,从头摸到脚,不放过一丝一毫。

  “谁伤害你了?”丁丰收揪心的问道,看着闺女和出去时穿的一样的完好无损的衣服,稍稍松了口气。

  郝家两口子被丁海杏的眸光给盯得心虚,低下了头,像鸵鸟一般将头埋进沙子。

  丁海杏痛苦的闭上眼睛,过了几秒再缓缓地睁开双眼,她清澈的眼底浮起了淡淡的泪花,清冷而飘忽地说道,“你们自己看!”缓缓地从外罩兜里掏出了相片扔在了床上。

  “这是什么?”丁丰收从床上拾起来白色地纸袋,从里面掏出相片,定睛一看,简直不敢相信,揉揉眼睛,照片上的女人他不认识,可这男人化成灰他都认识。

  “哎呀呀……”丁丰收气的浑身直打哆嗦,一脸灰败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