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81章 坦白从宽,澳门赌博网站:抗拒从严(四更)
  “我先声明,我可不是故意偷听,是隔音太差了。”战常胜立马表明道,“我打算找你问清楚病况的事,谁知道你屋里有人。我只好掉头走了。”

  丁海杏点点头算是接受了他的解释,不过是否听到对她来说无所谓。

  “哎!这饭你还吃不吃了。”战常胜提高声音道。

  “吃,当然吃了。”丁海杏伸手道,“走吧!”

  进了战常胜的病房,看着小桌上摆满的饭菜丁海杏笑道,“原来是不去食堂。”

  “我怕你去食堂别扭,咱们在这里吃。”战常胜指着摆好的椅子道,“坐。”自己坐在了床上。这要是他们俩去食堂吃饭,不消片刻,他就等着被人围攻吧!

  早饭清淡地玉米粥、咸菜疙瘩、配上肉包子。

  肉包子,皮薄馅多,咬下一口,一嘴的油,又咸又香,好吃的能吞掉舌头。

  “跟你说个事?”战常胜突然开口道,停下筷子看着对面吃的正香的丁海杏道。

  正在吃饭的丁海杏筷子停在半空中抬眼看着他道,“什么事?”

  “怎么说我也有名有姓的,别再解放军同志叫行吗?我可不是之一。”战常胜神情坚定地要求道。

  丁海杏看着他郑重地样子,笑了笑道,“那请问怎么称呼您啊?”

  “我比你大,叫大哥。”战常胜抬眸凝望着她道。

  “战大哥!可以了吗?”丁海杏那双清澈如水的双眸带着笑意道。

  “吃饭,吃饭。”战常胜招呼道。

  “跟你吃饭最舒服了,不会有人数落我。”话落战常胜嗷呜咬了一大口包子道。

  “说你吃饭声音大啊!吃饭速度快!”丁海杏抬眼看着他道。

  “原来你听见了。”战常胜挺直脊背看着她笑道。

  “那么大的声音想不听见都难。”丁海杏转眸望着他笑道。

  “当兵的都这样,吃的慢了,就没了,尤其在战场上就谁还讲究什么狗屁餐礼仪啊!”战常胜啐道,语气很是不善。

  战常胜看着她嘴角的浅笑,问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肯定没少在这方面被人说。”丁海杏淡淡地一笑道。

  战常胜英俊的脸刷的一下沉下了下来,看不出一丝温度,一脸的冷峻,那双漆黑深幽的眼睛带着杀气。

  丁海杏抬眼望去,他那冷冽的眼神如同寒冰一般使丁海杏不由指尖一颤,心脏瞬间一个剧烈的收缩。

  丁海杏挺直背脊坐好,敛眉垂目,神色一如最初恭恭敬敬的,语气也恢复了怯懦道,“我说错话了吗?”

  战常胜闻言回过神来,待看清他给吓住的丁海杏,忙说道,“妹子,吓着你了,抱歉、抱歉想起来点儿不开心的事。”

  何止是不开心啊?简直像杀人一样,丁海杏嘴里说道,“没事,我没事!”

  战常胜凝眸望着拘谨的丁海杏,尽量语气温柔道,“妹子你医术这么好,有没有兴趣来城里工作。”

  “我?”丁海杏指指自己道,“我顶多当个赤脚医生,在城里工作要学历的,我一天书都没有读,没有凭的。再说了中医讲究的看脸,越老也吃香,就我这样的,你觉得谁会来找我看病。嘴上无毛,办事不牢。”

  “哪有这样说自己的。”战常胜眉头舒展开来,视线落在她身上道,“我有办法。”

  “还是别了,不知道你又搭多少人情。”丁海杏坚决地摆摆手道,现如今这年月,中医说打倒就被打倒了,她可不去触那雷区。

  “也是就要结婚了,有男人养着,也不用出去工作。”战常胜自以为是地说道。

  “谁说我让男人养了,妇女能顶半边天,我要有自己的工作,才不会围着男人、孩子、锅台转。”丁海杏义正言辞地说道。

  “说的对!”战常胜看着她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道,“不过男人嘛!结婚娶老婆养家糊口是应该的。”拍着胸脯大包大揽地说道,“你结婚对象也是当兵的,以后他要是敢欺负你,哥给你撑腰。”

  “那就先谢谢了。”丁海杏砸吧砸吧嘴,煞有介事地说道,心里却嘀咕:这辈子估计这个大哥没机会了。

  吃完饭,丁海杏站起来道,“我走了,我爸妈要来了。”看着桌上的杯盘狼藉道,“这个我就不帮忙了。”

  “快走吧!”战常胜笑了笑道,“有护士呢!”

  目送丁海杏离开不久,战常胜就拿起有关海军的书籍看了起来,听见了敲门声,眼也不抬地说道,“请进。”手指着吃光了餐桌碗筷道,“把这收拾出去吧!”

  郑芸背着手走到桌子前,怪里怪气地说道,“常胜,这胃口真是好啊!”

  “郑姐!”战常胜立马放下手中的书,从病床下道,“您咋来了。”

  “我不来能有重大发现吗?”郑芸满脸狡猾地笑容道。

  “郑姐,坐。”战常胜指着病床边的椅子道。

  郑芸坐下翘着二郎腿斜睨着他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可是亲眼看见人从你这里出去的。哼哼……”轻哼一声道,“在狡猾的狐狸都逃不过人的火眼金睛。”

  “郑姐,胡说什么呢?”战常胜坐在病床上,好笑地说道,“你既然看见谁从我这里出去了,也知道我们只是单纯的吃饭,怎么还胡思乱想。”

  “虽然农村出来的,这方面我不太满意,不过这出身,政审一定没问题!而且乡下人心思单纯,朴实、能干、肯定会把你当成老天爷似的伺候着,一定一心一意的跟你过日子。只要是你看上的,我们都没意见。”郑芸勉为其难地说道。

  战常胜微微摇头,“合着现在只要是个母的,你们都没问题。”

  “是啊!你瞅瞅你这结婚老大难,都把我们给愁什么样儿了。”郑芸夸张的擦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道,接着又劝道,“既然有看上的,这革命生产两不误,一定要抓紧了。”

  战常胜赶紧说道,“郑姐,人家这次来是来结婚的,只不多对象不是我。”这要是让他这个姐在说下去,不知道又会说出啥惊人之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