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78章 人情债难还
  郝银锁看见丁海杏站起来,澳门赌博网站:“杏儿,你要干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丁海杏心里那个呕啊!看着眼神一直追着自己不放的郝银锁,让自己喘口气行不?

  不行得赶紧想法子打发了郝银锁,这孤男寡女的,“你不是要当兵吗?还不去赶紧练练,别体检过不去。”

  郝银锁闻言立马喜笑颜开,还是杏儿关心自己,于是道,“俺的身体壮的很,体检肯定过关。”拍着胸脯保证道,“杏儿放心,我一定能被选。”

  你选不选,跟我有什么关系?丁海杏在心里吐槽,杏儿是你叫的吗?瞪着他道,“叫姐,没大没小的。以前不是姐长、姐短的,今儿是咋了。”

  郝银锁被她一顿抢白,懦懦的说不出话来,紧紧地攥着拳头隐忍着。

  爸、妈怎么还不来。丁海杏在心里嘀咕道,抬脚朝外走。

  “杏儿,你哪儿?”郝银锁紧张地跟着她道。

  “我打水去。”丁海杏随口说道。

  “打水,你不拿暖水**吗?”郝银锁回头看着床头柜好好的暖水**道。

  “呃……”丁海杏被他都给气糊涂了,朝床头柜走去。

  “我来,我来。”郝银锁抢在她的面前把暖水**拿起来道。

  “哟!这里还有些水。”郝银锁提着暖水**道。

  “倒进脸盆里。”丁海杏从床下拉出脸盆道,“一会儿谁洗洗手也方便。”

  “哦!”郝银锁将暖**里剩下的水倒进了脸盆里,提着空暖**去了热水房。

  再提着热水**回来的时候,丁丰收他们也来了。郝银锁一脸的懊恼,他们怎么不晚点儿过来,好不容易逮着和杏儿的独处机会,就这样没了,却也无可奈何。

  丁爸、丁妈来了,让丁海杏可算是松了口气,被人堵在医院病房内,躲也躲不过去,真是有够憋闷的。

  章翠兰盘腿坐在炕,从布兜里拿出没有纳完的鞋底子,堂而皇之的开始纳鞋底。

  “你说你,你还真干啊?”丁丰收看着她这番动作说道。

  “我都已经开始干起来了。”章翠兰刺棱刺棱的拉着麻绳道。

  “我也来!”丁海杏拿着另一个鞋底儿道。

  “放下,放下,你就好好养病,”章翠兰夺过她手里的鞋底子道。

  “妈,我是伤了嗓子,又不是伤了手。”丁海杏伸展了双臂道。

  “你这手腕怎么回事?”章翠兰眼尖地扔掉手里的鞋底子,抓着她青黑的手腕道。

  丁海杏想把手撤回来,可惜她妈的手抓的实在太紧了,于是只好拽了拽袄袖子盖住了受伤的地方道,“没事!”

  人呼啦一下子围了来,仔细地盯着丁海杏的手腕。

  “什么没事?这明明都黑了,还肿了。”章翠兰抓着她另外一只手道,“他爸你看,你看,这俩手腕明显不一样。”

  “杏儿,这是怎么回事?”丁丰收黑着脸道,“谁干的?”

  “哦!不小心碰了一下,又不是什么大事。”丁海杏趁她妈不注意,趁机抽回了自己的手,“你们别大惊小怪好不好,在医院谁还能伤着我。”催促道,“妈,赶紧纳您的鞋底。我休息会儿。”

  “好好好!”章翠兰忙不迭地说道,看着她躺下,给她盖了被子。

  章翠兰纳鞋底,郝母感觉也空落落的,所以也只好纳鞋底打发时间,而丁丰收则拿出象棋,看着郝父道,“老弟,咱们下两盘。”

  郝父眼前一亮道,“老哥从招待所里拿出来的。”

  “是啊!”丁丰收笑了笑道,“在这里闲着没事,打发时间。”

  两人摆起了棋盘,开始下棋,起初顾及躺下的丁海杏,后来就渐渐的刹不住声音了。

  “大伯,大伯这里。”郝银锁压低声音悄悄地告诉丁丰收道。

  “小兔崽子,你知不知道观棋不语真君子,你这个叛徒。”郝父瞥着蹲在一旁的郝银锁道,就是想讨老丈人欢心,也不用埋汰你爹吧!

  “还是大侄子够意思!”丁丰收乐的哈哈大笑道。

  “你们小点儿声,别吵醒杏儿了。”章翠兰看着他们赶紧说道。

  “妈,我没睡。”躺在病床的丁海杏眼也不睁地出声道。

  “杏儿没睡,我们大声没关系。”丁丰收笑道。

  “爸,我没睡也不能大声说话,影响左邻右舍,万一护士来了,可是要挨训的。”丁海杏又出声道。

  房间内的声音一下子就小了下来,有了可打发的时间,一眨眼就太阳就落山了。

  “哟!这时间过的真快,我们该走了。”丁丰收站起来伸伸懒腰道。

  正在搓麻绳的丁海杏停下手中的动作,可怜巴巴的送他们离开。

  “干嘛!送他们走啊!一起吃不就得了。”战常胜站在丁海杏地身后说道。

  “留下他们也不会吃的,人情债难还,吃了这一顿又如何,下一顿还不知道在哪儿呢?”丁海杏深吸一口气,吸吸鼻子哽咽道,突然生气道,“这该死的世……”赶紧改口道,“老天爷怎么就不赏一口饭吃。”

  差点儿说这该死的世道,这话要是秃噜出来,又一顶了反不革得命的大帽子扣来,天王老子都救不了她。

  幸好反应的快,随性惯了,以后得注意了,不能随便乱说话,丁海杏在心里默默的提醒自己。

  “走吧!我请你吃饭。”战常胜双眸静静地看着她道,“我今儿得好好谢谢你,你这方子,可是挽救了许多没有孩子的家庭。”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如他这般年纪的或者比他大的,在朝一起并肩作战回来后,没有仗可大了,在组织的安排下结婚,生育革命的下一代,就成了首要任务。

  可婚后却始终没有生孩子的不在少数。男人们面子大过天,尤其在传宗接代的问题,那绝对不能说犁出了问题,肯定是地出了问题。

  女人没少医院,检查结果都没问题,当然如果女方有问题的,药没少吃,夫妻生活和谐,却就是造不出娃娃。

  虽然夫妻之间因为孩子的事偶有波折,哭瞎了眼睛,却也无可奈何,就这么一年一年的过了下去,在这里要感谢那些对他们不离不弃的任劳任怨的女人们。

  都说他们是最可爱的人,背后默默支持他们的军嫂们也是令人尊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