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77章 特殊的治疗费(五更)
  战常胜决定不在跟她胡咧咧,澳门赌博网站:“我问你,你这医跟谁学的。”

  “自学的!”丁海杏嘴里就蹦出三个字道,想想不妥道,“家学渊源,祖上曾经是铃医,在乡里很有名的。”想起来又道,“这个有据可查的。”

  “还真是小心眼儿。”战常胜好笑地说道。

  “你还治不治?”丁海杏不耐烦道。

  “治!”战常胜说道。

  “我开个药方,你先吃吃看。”丁海杏伸出手道。

  “干什么?”战常胜不明所以地看着她道。

  “纸和笔啊!不然我怎么写药方。”丁海杏看着他道。

  “哦!哦!”战常胜从兜里掏出笔记本,胸兜里拿出钢笔,递给丁海杏。

  丁海杏打开笔记本翻开背面,刷刷地写下了药方,递给战常胜道,“给,你可以找老中医验验方子。”

  战常胜奇怪地上下打量着她道,“哎!我怎么觉得你爽利了很多!你在那儿的时候可是很小家子气的。”

  “此一时彼一时耶!”丁海杏坦坦荡荡地说道,“在派出所,我可是被嫌疑人,当然害怕了;现在警察叔叔明察秋毫证明了我的清白了,我为什么要畏畏缩缩的。再说了现在可是工农革命群众的天下,我们家的成分可是贫农。”挺胸抬头,一副主人翁的架势。

  战常胜闻言点点头,“有道理。”这理由他竟无力反驳。

  这算是无知者无畏嘛!

  “好了,简单的处理完了,现在我们来说说难的。”丁海杏皱着眉头道。

  “难的?”战常胜满脸疑问看着她道,怎么自从跟她说话都跟不上她的节奏似的,一套一套的。

  “你的脑袋啊?”丁海杏指指他的脑袋瓜道,扬眉凝视着他的黑眸又道,“怎么还想让它头疼欲裂,恨不得撞墙,那滋味儿还想继续,不知道哪天就又会来造访。”

  说起这个她有点儿佩服眼前这个男人了,那头疼可不是普通人能承受得了的。

  “你说的是我的军功章啊!当年打美帝身上留下的英勇勋章。”战常胜摆摆手道,“就别麻烦了,当初在战场上能留下这条命,已经是赚来的。”他一脸豁达地看着她道,“弹片是取出来了,可是这后遗症谁也无能为力,京城的国医圣手都没有办法缓解,最多开点儿止疼药。”接着开朗地看着她又道,“反正不影响思考,也不影响我的生活,只要控制住我的情绪,管它干什么?真要疼了,挨过去就好了。”

  丁海杏眸光深邃地看着他,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修为还不够,手中也没有趁手的针灸所用的针,空间中是有却无法这么大咧咧的拿出来,看来只能等等了,反正这事她记在心上了。

  丁海杏翘着二郎腿,伸手朝他招招,战常胜看着她道,“你这又是何意?”

  “治疗费啊!”丁海杏眯起眼睛道,“怎么看病不给钱啊?”

  “我算是看明白了,你折腾了这么一大圈,不会最终目的为了钱吧!”战常胜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声音有些冷道,小小年纪就招摇撞骗。

  丁海杏眼底浮起了淡淡的水汽,幽幽地说道,“你怎么能这么质疑我的人格,说好报恩的,俺不要你的钱。”咬着唇瓣,眼泪在丁海杏眼眶里打转使她看起来楚楚可怜,她的语气却非常干脆,“俺只是想借一下照相机一用。”

  战常胜看着她又大又亮,总是藏着星星双眼,此时被泪水噙满,慌了神道,“你别哭啊!我误会你了。”

  “你借照相机干什么?”战常胜赶紧转移话题道,“难得来城里一次是不是想照相留念啊!”为难道,“可是我也没照相机。”

  丁海杏红着眼眶呆愣愣地看着他,他都没有相机,我上哪儿找去?手里没有武器我还怎么拿罪证。

  “你别着急,我想想……”战常胜眼前一亮想起来道,“对了,宣传处肯定有照相机,我给你借一架。”突然想起来道,“可是你会用吗?”

  “这个?”老式的照相机她还真不会用,丁海杏猫抓了,拿到武器不会用,这不是白瞎了。

  “你别着急,我再帮你找一本摄影知识入门的书。”战常胜殷勤地说道,“吃过晚饭后,我教教你,对了晚饭我请你,还在那个国营饭店吃如何?”

  丁海杏破涕为笑,抬起胳膊袄袖子擦擦眼角道,“我回去了,我爸妈该来了。”站起来朝外走突然转身道,“你可不准诳我。”

  被人质疑自己的信用,战常胜提高声音道,“老子说话一言九鼎。”

  丁海杏看着身材高大如山,五官深邃如刀刻的英俊相貌。不说话时一脸冷峻,令人生畏。一开口这满嘴的粗话,冷峻的形象立马坍塌,活土匪一个。

  “老子、老子,你是谁的老子啊?”丁海杏调皮地看着他道,“你那枪冻的还不管用呢!”

  刷……饶是战常胜脸皮厚,也被她戏谑的语气给闹个大红脸。

  “哈哈……”丁海杏大笑着走了出去,看你还敢在我面前称老子,又转身道,“忘了告诉你,这张方子适用于和你一样发病原因……”

  战常胜闻言哭笑不得道,“这小丫头片子真是胆肥儿了,给你几分颜色你就开染坊,敢这么跟老……跟我说话。”

  “等等……她刚才的话什么意思?”战常胜怔怔地看着手里的药方,“和我一样病发原因。”当时在战场上爬冰卧雪的可不止他一个,这么说大家的枪都有可能冻着了,生不出孩子的原因也可能在这里。

  说着拿起药方,出了医院,找中医大家问一问,还有答应她借相机的事情一定要办到。

  ≈*≈

  丁海杏推门进了自己的病房,郝银锁急忙忙地走过来道,“你去那么久,我差点儿去找你。”

  “你这管天管地,还管人家拉屎放屁啊!”丁海杏坐在床上道,“哎!你怎么还在这儿啊!”

  “我不在这儿,我去哪儿?”郝银锁走过来坐在长椅上意味深长地说道,“我在这儿守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