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76章 生气 (四更)
  郝银锁拉了张椅子坐在她对面道,“吃过了,你呢!”

  “我也吃过了。”丁海杏惊讶道,“我爸、妈呢?”

  “我不放心你,所以我撂下碗筷,我就先来了。”郝银锁赶忙说道。

  “我人在医院,有啥不放心的。”丁海杏笑着敷衍道。

  郝银锁追问道,“杏儿,你刚才去哪儿了,可把我急死了。”

  丁海杏看着他漫不经心地说道,“这不是天好,整天闷在房间里,我去外面小花园透透气。”

  “可我去花园找了,你没在啊?”郝银锁满脸狐疑地看着她道。

  “可能当时我上厕所了,所以走岔了。”丁海杏随便找了借口搪塞道。

  郝银锁突然想起来看着她开心地笑道,“杏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也能当兵了。”

  丁海杏被他的消息给吸引住了,琉璃般是双眸微微流转,“是吗!真替你高兴。”不动声色地又道,“可是我没听我爸说,征兵名额下来了。”

  “是我哥帮我的。”郝银锁看着她眼睛突然亮晶晶的,兴致勃勃地又道,“我当兵后,发了津贴和票证我全都寄给你,你以后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丁海杏听到是郝长锁帮他弄到的征兵名额,就知道这里有他那个高干女友的影子。

  “杏儿,杏儿。”郝银锁看着陷入自己思绪中的丁海杏叫道。

  “啊!那恭喜你了。”丁海杏回过神儿来道,澳门赌博网站:“以后到部队好好干,别辜负了你哥的一片苦心,银锁很快就是城里人了。”别有深意地看着他。

  “是!俺一定好好干!”郝银锁憨憨的一笑道。

  “你哥好能干啊?这么难弄的征兵名额他说弄来,就弄来了。”丁海杏佯装崇拜的说道。

  “是啊!”郝银锁挠着头,眸中闪过一丝不自然,躲避着她的目光,干巴巴地打哈哈道,“我哥一直都挺聪明能干的。”

  丁海杏从郝银锁的反应上来看,他知道这名额怎么来的,那么郝家夫妻也知道了,看来他们达成统一战线了。

  这么想来,她猜的不错,哄着她回去,就是另有图谋了。

  郝银锁紧攥着衣摆,鼓足勇气抬起异常发亮地双眸看着她道,“杏儿,如果你跟我哥的婚事有变……我会守……”

  丁海杏闻言立马打断他的话道,“好你个银锁,就这么咒我和你哥不好啊!我和你哥我们好着呢!你忘了我是来干什么的?我是来和你哥结婚的。”她可没忘记郝银锁因为她终生未娶的事情,虽然令人唏嘘,可是她和他根本不可能,等到郝长锁身败名裂的那一天,他俩就更不可能。

  何况,她根本没有结婚的打算,以他哥为挡箭牌,趁机断了他对她的心思。

  “杏儿……”郝银锁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怎么可能轻易放弃呢!

  “没大没小的,杏儿是你叫的吗?”丁海杏佯装生气道,“要叫杏儿姐,未来叫嫂子。”生怕他真的不管不顾地说出惊人之语,她捂着肚子道,“哎呀!不行了,我要上厕所。”

  战常胜闻言赶紧悄悄的离开,堂堂大男人偷听人家谈话,这要被人抓个正着真是有损大男人的威严。

  丁海杏出了病房,正看见战常胜推门走进自己的病房,好笑地摇头。现在无心关心这个,急急忙忙的冲进了厕所。

  战常胜进了病房,没想到她是来结婚的,也是都二十了怎么可能没有人家呢!乡下女人这般大,当娘的比比皆是,微微摇头,真是想什么呢?

  丁海杏从厕所回来,路过战常胜的病房的时候,大门洞开,“嘶嘶……进来,我们之间的话还没说完呢!”

  丁海杏想起自己病房的麻烦人物,果断地抬脚进了他的病房,四下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跟你的病房没什么区别。”战常胜看着她滴溜溜四下转转的眼珠道。

  “我以为会比我那边的病房要高级一些。”丁海杏坐在长椅上道。

  “我们党的干部讲究吃苦在前,享乐在后。”战常胜义正言辞地说道。

  丁海杏在心里撇撇嘴,这话也就哄哄无知群众。双手撑在椅子上,摇晃着双腿道,“把我叫进来,这是有答案了。”

  “嗯!”战常胜来回了踱着步,转着圈,丁海杏懒散的看着他道,“解放军同志,你要没话说,我就走了。”

  “别走,别走。”战常胜停下脚步,双手掐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道,“你真是把脉把出来的。”

  “当然!”丁海杏点点头道,挑挑眉好奇地说道,“我说事关你的子嗣你咋一点儿都不着急呢!”

  普通男人要是知道自己枪坏了,吧能传宗接代,能这般平静的接受,不是没脸见人,就是找她这个庸医拼命。

  “你的家人也不着急?”丁海杏又问道。

  “我又没打算结婚,有没有孩子无所谓!”战常胜随口地说道,忽然眼前一亮,这是多么好的借口,不用再被老哥逼婚了,“不对,不对,我要说的不是这个,你这跟谁学的?我要问的是这个?”

  丁海杏诧异地看着他,是不是知道自己的病情,所以才不想连累别人,好像也不对,刚才震惊的样子不作假。

  被她的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战常胜看着她道,“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啊?”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丁海杏老气横秋地说道,拍着胸脯道,“你放心,我保证将你治好了,让你子弹上膛,一击即中,早日让你抱上大胖儿子。”

  战常胜闻言目瞪口呆地看着她,“我说你一个没结婚的女人,怎么像个老娘们儿似的说起这个都不害臊的。”他自己都不好意思的。

  “你叫我老娘们儿?”丁海杏腾的一下站起来道,“这恩俺不报了。走了。”挥着手道,“我怎么就成了老娘们儿了,我虽然现在又黑又瘦的,那也是养养就好了,也不能是老娘们儿啊!”

  “好好好,口误了。”战常胜好声好气地说道,“我的意思是你是个女人,矜持一点儿。”

  “这治病能矜持吗?”丁海杏微微扬起下巴挤兑他道,“你看病不都是女医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