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70章 强硬(三更)
  郝父想了想,澳门赌博网站:丁家一家三口还有事情要谈,他们在这里不方便,于是出声道,“老哥和嫂子留下来陪海杏好了,我们出去转转,锁儿那丫头因为我们不带她来城里,让我们给她买些东西回去。”嘴上数落着,眼神却尽是宠溺。

  丁丰收理解的笑了笑道,“去吧!去吧!”

  丁丰收送走了郝家三口,临别时,郝父说道,“中午我们在招待所见面。”

  “行,没问题。”丁丰收应道,“这样也省的跑来跑去了。”

  送走了郝家三口,丁丰收进了病房,拉张椅子坐在病床边上,看着她们母女俩道,“长锁什么时候变性了,对你这么好!还有你什么时候转性了,知道不亏待自己了。”

  不得不说,丁丰收还是挺了解自家闺女和未来姑爷的,一个傻,一个抠门。

  “呵呵……嘻嘻……”丁海杏装傻充愣,傻乎乎地笑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我要对自己好一点儿吗?饿坏了身体,可就糟了,有机会当然要补补了。”

  “哎呀,老头子,你误会了,这不是长锁给弄的。”章翠兰赶紧说道,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来了一遍。

  丁丰收目瞪口呆地看着她们俩道,“那你们为什么非要说长锁呢?”

  “为了气气亲家母。”章翠兰笑着说道,“你们没看见亲家母气的嘴都歪了,哈哈……”

  丁丰收手指着她们母女俩,“你们真是的,女人就是小心眼儿。”指着章翠兰道,“你就跟着作吧!女儿结婚后在婆婆手底下讨生活,你就不怕她打击报复女儿啊!”

  “哎呀!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章翠兰抱歉地看着丁海杏道,“早知道刚才实话实说了,不跟她争那口闲气了。”

  “晚了,闺女婚后过不好,都赖你,真是图高兴一时,结果害的闺女难过一世。你叫我说什么好呢!”丁丰收无奈地看着她道。

  丁海杏看着她妈难过自责的样子,嘴快地说道,“妈,不用担心,反正又不结婚。”

  “你说什么?”丁家老两口目光一致看向丁海杏道。

  “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了。”丁丰收板着脸说道。

  “杏儿,这话可不能乱说啊!”章翠兰慌了神道。

  ‘我就知道,如果真的结不成婚,爸妈就跟炸了毛的老母鸡似的。’丁海杏单手托腮无奈地说道,“不是不结婚,而是推迟了。”

  “什么意思?”丁丰收腾的一下站起来道,“这小兔崽子,老子找他算账去。这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

  “哎呀,我的老天爷,这天要塌下来了,我的闺女要怎么办啊?”章翠兰拍着大腿哭着道。

  “爸,爸。”丁海杏赶紧拉着要走的丁丰收道,“你们先听我把话说完,行不。”

  丁丰收重新坐了下来,烦躁地解开领扣子道,“你说!”

  丁海杏把郝长锁的理由转述给了他们,章翠兰抬手用袄袖子压压眼角地湿润道,“这么说也有道理,咱家杏儿现在和长锁站在一起,就跟差着辈分似的。你这傻闺女,看看这才几年,就把自己折腾的这么苍老。”

  “爸,左右这三个月,趁着冬闲我捂白点儿,吃胖点儿,也好看点儿。”丁海杏扯着丁丰收的衣服撒娇道,“一生一辈子大事,我想做个漂亮的新娘子。”

  丁丰收在心里也衡量了一下,他们不可能久留,现在结婚,小两口也待不了几天。长锁说的理由让他无从反驳,等抢劫这件事冷下来,再结婚也好。

  “你呀!”丁丰收看着她,无奈地说道,“把钱拿来,我去还给人家战团长。”

  “好好!”丁海杏忙把粮票和钱拿了出来,递给了丁丰收。

  呼!总算把固执的老爸给安抚住了。

  丁丰收转身出了病房,找到了战常胜的病房,好说歹说的将钱和粮票留下。

  战常胜看着手里的钱和粮票,好笑地摇头,这一家还真是有意思!想着又拿起了书籍,老哥办事那叫快,前后左右不到半个小时就让司机搜罗的书送来了。

  “常胜,你的电话。”郑芸跑过来道。

  “不接,我病糊涂了,还能接电话嘛!”战常胜翘着二郎腿,懒洋洋地说道。

  “这个恐怕不接不行。”郑芸为难地说道。

  “他来的。”战常胜脸色微变,肯定地说道,“那就更不能接了。”

  “行了,赶紧接去。”郑芸拍拍他的胳膊道,“你非常等着司令大人杀过来,闹的人尽皆知才行吗?”

  “我接还不行吗?”战常胜冷峻地说道,趿拉着脱鞋,出一声声沉闷的钝响。

  战常胜穿过长长的走廊,走到了郑芸的办公室,修长的手指拿起了听筒,眼神冷冰冰的令人望之生寒。

  “喂!”低沉的声音在办公室内回响,冷硬的声音让对方听的恼火。

  电话那端的战爸,没有出声,紧握着听筒,双眸幽深,深不见底。

  “喂!不说话我挂了。”战常胜冷冰冰地说道。

  本来会听见他的求饶声,结果头一句就要挂电话,饶是战爸出了名的脾气好,也爆炸了,当场飙吼道,“兔崽子,你这次麻烦大了。”

  “悉听尊便。”战常胜神色如常,没有任何变化。

  “你一定会被一撸到底,养猪去!”战爸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道,心里则嘀咕,求我啊!开口求我啊!

  “随便!”战常胜声线依旧平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说完了吗?说完了我就挂电话了。”不等那边反应,哐一声挂上了电话。

  战爸气的挂上电话,“一定要严肃查办!兔崽子你的翅膀再硬,也飞不出老子的掌心。”

  耳边传来朱雅琴的嘤嘤声,战爸走过来劝道,“好了,好了,别哭了,我不是训了那兔崽子了。”

  朱雅琴哭的梨花带雨道,“都说后妈难当,他年纪这么大了还不解决个人问题,人家不说他,将矛头指向了我,我侄女怎么了,小学教员,工作好,模样也不差,他到底哪里不满意。就因为她是我的内侄女,就这么否定了她,也不了解一下。我容易吗?”

  “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