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65章 病发
  “知道啊!可是我说过,我朝敌特开枪。一大早悄然进我的病房,不是意图不轨还是什么?我吃了感冒药,产生幻觉不可以吗?”战常胜努着嘴痞里痞气地说道,“她能奈我何?”

  郑芸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好,即便你的借口让你过关,但事件产生的恶劣影响,也会影响你日后升迁。”一脸担心地看着他道,“她也会找种种借口证明你失去理智,根本不适合在部队带兵。”

  “姐,你以为没有这件事,我的升迁就不会影响吗?”战常胜一脸凝重地看着她道。

  “唉……”郑芸闻言重重一叹道,“真应了那句老话:有后妈就有后爹!”

  为了给自己的儿子铺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从没见过如此这般对待前妻的孩子的,表面上装的贤惠,一视同仁,转过脸就苛待孩子,想出来的办法真是闻所未闻!小时候如果不是他们这些人看不惯,这小子不知道早饿死几回了,十几岁的孩子,就扛起枪只为了能活下去,不然这么年轻怎么能到团长的位置,那都是拿命换回来的。

  “我从来就没有爹!他不配。”战常胜盘腿坐在床上,眸底凝结成冰霜,手指有规律的敲击膝盖。

  战常胜因为职业使然,睡觉浅更是枪不离身,一丁点风吹草动就惊醒了。当看见偷摸溜进来的女人是谁的时候,二话不说就开枪了。

  来者是谁?不就是后妈给他找的对象,她的内侄女。一个心思歹毒,心狠手辣的和她一样的蛇蝎女人,还真是不死心,一再拒绝,听不懂人话是吧!那这次就用实际行动,这次吓不着她也会吓着她的内侄女。这一次我看他们还想怎么样?

  嫁给我?看她们有胆没有。

  “既然醒了,洗漱一下吃饭,吃完饭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呢!”郑芸无可奈何地说道。

  很心疼他,却也疏不间亲,在这件事上只有他自己,谁也帮不上忙。

  “吃饭?”战常胜眼前一亮道,“我要吃馄饨,包子。”

  “你真当这是食堂啊!任你挑选。”郑芸好笑地说道。

  “我不管,我是病号。”战常胜耍无赖道,“你都说了接下来有一场硬仗要打,我不吃饱了怎么了应付。”

  “好好,我让食堂给你做。”郑芸答应道。

  “我要吃两碗。”战常胜手指比划了个二。

  “你吃得了那么多吗?”郑芸看着他道,“不训练,吃那么多干什么?浪费。”

  “郑姐,你这是虐待病号,我找你家那位打你小报告。”战常胜痞痞地说道。

  “好啊!你去告?”郑芸伸手请道。

  战常胜双手抱拳,求饶道,“姐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你们夫妻一体,我昏了头了才说胡话。”正色道,“好吧!我刚才吓着人家了,送一碗馄饨给她们压压惊!”

  “谁啊?”郑芸好奇道,让他这么大方,虽然以他们今时今日的地位,那是肉蛋干部。尤其眼前这位现在还有时在一线作战,这补贴就更多了。

  家庭负担又轻,不用上养老,只需要养红缨这个女儿,所以还真不缺这口吃的。

  “就是昨儿那个丁海杏同志,乡下人起的早,所以刚才的事情被他们撞见了。”战常胜简单地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郑芸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你赶紧洗漱去。”说着离开了病房。

  郑芸一离开病房,战常胜终于卸下了伪装,该死又来了?剧烈的疼痛席卷了他的脑袋,双手抱着欲炸开的头,他喘着粗气跪在床上,口中出支离破碎的呜咽声。额头迅渗出豆大般的大滴大滴的汗珠,顺着脸颊滴落,在橄榄绿色的被子上印出了许多圆印……

  头疼来的如此之快,如此的剧烈,一定是被刚才的事情给刺激的。

  这是在朝作战留下的军功章其中之一,虽然脑子的弹片被及时的取出,可留下了后遗症,受到刺激与紧张的时候就会病。

  战常胜苦笑一声,仔细算来病多数跟那个家有关,疼的他一头磕在病床上,眼珠像是要爆出眼眶,血丝交错,瞳孔无光。他双手青筋暴起,用力抓头,希望能减轻疼痛。

  终归是徒劳的,他脑门充塞着寒意,像是一把利刃,直插脑门,疼痛的让他脸部痉挛,双颊紫,痛苦死死的要紧嘴唇,泛起铁锈,铁铮铮的汉子,这一刻希望死亡之神早点降临,好快点收走他的生命和痛觉,早点结束这一切,不想再承受这种能令心神如铁的人,都会魂飞魄散的疼痛。

  ∓mp;*∓mp;

  丁海杏背着章翠兰呼哧带喘的进了病房,将她放在了病床上,“呼!走这么一点儿路,就累死我了。”抬头擦擦额头上的汗。

  章翠兰听见她的说话声音,回过神来,“哎呀!妈呀,吓死我了。”拍着胸脯心有余悸,“我还真以为他要开枪打死那个女人呢!那眼睛冷的能冻死个人儿,跟咱说话时的神态简直是判若两人。”

  “呼……”章翠兰长出一口气道,“幸好不是对咱。”

  “妈,听这意思您不是怕他啊?”丁海杏诧异地问道。

  “你这话问的奇怪?我为什么要怕他?无冤无仇的。”章翠兰抬眼看着她道,“他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那是警察叔叔英明神武,明察秋毫。”丁海杏实话实说道。

  “那也是因为有他在公安同志才公正廉明的。”章翠兰想起老头子当时说的话,“我们在城里人生地不熟的,可怕他们为立功,草率办案。”

  丁海杏点点头,这点倒认同。

  “你这丫头,真没良心,人家可是两次把你从那坏蛋手里给救出来。”章翠兰伸手戳着她的脑门道。

  “可是男人拿枪打女人总不太好吧!”丁海杏双眸一瞬不瞬地看着她道。

  “那是那女人该打。”章翠兰直截了当地说道。

  得!在丁妈简单的头脑中,战常胜那是他们家的救命恩人,他所在的一切都是对的,走路摔倒,那是路的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