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57章 ‘缘由’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郝长锁跟着大家出了医院,“爸、妈,丁伯伯,你们先走一步,我去给战友拿些药。”

  “那你去忙吧!我们慢慢的溜达回去。”郝父立马说道。

  “银锁爸、妈,丁伯伯就拜托给你了,路上好生照顾。”郝长锁看着他叮嘱道。

  郝银锁头也不抬地瓮声瓮气地说道,“嗯!”简单的回应了。

  “行了,我们又不是小孩子,又不是不认识路。”郝母催促道,“你快去办正事吧!”

  郝长锁转身进了医院,他想了想,关于他在老家有对象的事,觉得还是坦白从宽的好,争取宽大处理,即便丁海杏这边再出现岔子。

  他也能让童雪有一个先入为主的概念,认定丁海杏就是一个爱慕虚荣,看着他高升提干为了成为城里人死活要嫁给他不择手段的女人。

  一路找到了药房,他记得童雪今晚值夜班,敲了敲药房的窗子,里面传来清脆悦耳的声音,“麻烦拿一下药方。”

  “医生,请问相思病,要开什么药?”郝长锁弯下腰,一张英俊的脸庞出现在窗口。

  童雪听见熟悉的声音就已经喜上眉梢,看见他更是双颊绯红,一副小女儿的娇羞,“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忙吗?”

  “我来给战士拿点维生素的药,特地来看你的。”郝长锁趴在窗口痴痴地看着她道,“我们出去说话好吗?这样有些不舒服。”

  “好的,好的。”童雪立马说道。

  “可是你走了,万一有人来拿药怎么办?”郝长锁不放心道,“耽误你工作可就不好了。”

  “没关系,我让人先替我一会儿,这时候一般不会有人来拿药,除非遇到了急症。”童雪声音清爽地说道,“你等我啊!”

  童雪从药房里面打开门,径直跑到宿舍把好友宋雨给拉出来,双手合十道,“小雨拜托了,就半个小时,最多一个小时。”

  “行了,行了,走吧!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恋爱中的女人,无法理解啊!无法理解。”宋雨叹息着摇头晃脑的打趣道,谁让人家有个医生妈,军长的爹呢!人比人死,货比货扔!

  “到时候别忘了请我吃喜糖啊!我可是帮你打了不少的掩护,怎么着也算半个媒人吧!”宋雨朝她眨眨眼调侃道。

  “说什么呢你?”童雪红着脸娇嗔道。

  童雪拉着郝长锁就跑了,一直跑到了偏僻的地方,医院的小花园里,这时候天都黑透了,冬日里外面冷飕飕的根本没人来。

  童雪才松开了郝长锁的手,晕黄的灯光打在他的身上忽明忽暗的,英挺面容此时柔和了不少,他狭长的眼睛柔情似水的看着自己,仿佛自己是他的全部。

  再也忍不住,童雪激动地投入他的怀抱,紧紧地抱着他。她喜欢他的怀抱,温暖而又结实,干净而又安心!

  平时非常守礼的郝长锁最多也只是拉拉小手,根本不敢这么近距离的抱着她。

  也许是因为丁海杏他们的到来,让自己失了分寸,只有这样抱着她,才能确定她是他的。

  拥抱的那一瞬间,仿佛于暗中发出微光,如同只有在夜色里才能被发现的萤火。

  所以郝长锁同样的回以热情,急切地抱着她,搂的紧紧的,恨不得将她嵌入自己的身体。

  “你饿不饿,食堂还没关门,我带你去吃点儿东西。”童雪双臂攀上他宽阔的后背轻声说道。

  “不饿!”郝长锁闷哼道,轻轻推开她,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温柔地看着她,情意绵绵地叫道,澳门赌博网站:“小雪。”

  “嗯!”童雪抬眼不其然撞进那溢满柔情的双眸。

  “我有句话想跟你说。”郝长锁紧抿了下唇,狠下心来道。

  昏黄的路灯下,郝长锁的双眸因为垂下来的睫毛看不清楚,脸颊上可以看到整齐浓密的睫毛投下的倒影;那张平日里总是微微翘起、于不经意间显现笑意红唇如今轻轻抿着,看着少有的严肃。

  “要说什么,这么严肃?”童雪看着他的样子调侃道,“说吧!什么事?”

  “入伍之前,我在老家有一个对象。”郝长锁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缓缓的说道。

  果然看见童雪受伤的眼神,他的心比紧紧的纠在一起,脑袋高速转动,想着该怎么辩解。

  却听见童雪看着他问道,“你们结婚了吗?”

  “没有!”郝长锁摇头如拨浪鼓道。

  “订婚了吗?”童雪又问道。

  “我们俩从小一起长大,我小时候家里穷,上不起学,经常去她家里看书学习,一来二去,大家都这么起哄,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凑成了对儿……我以为我入伍了,时间长了,这事就黄了,可谁知道我提干的消息传回家乡,她……”郝长锁懊恼地拍自己脑袋道,“我早该把事情说清楚的。”

  “这不是你的错。”童雪赶紧抓着他自虐的手心疼地说道,“那有件事,我也要告诉你,虽然我们谈恋爱没有多长的时间,可其实我却一直关注着你。我第一次见到你,不是你训练我们这些新入伍的女兵。而是你还是个大头兵,你背着被车撞伤的农村孩子来医院的时候,不仅垫付了医药费,还给孩子输血。家属要感激你,你说了句:要感谢的话,就感谢解放军吧!

  所以据我了解到,你参军这些年,所谓的什么对象没有来看过你,也几乎没有任何的书信,你跟这个你所谓的对象,就跟你说的一样,等你提干了才旧事重提的,对吧!”轻哼一声,娇声道,“看样子是个嫌贫爱富的主儿。”

  原来那个时候童雪就认识自己了,这事大约发生在两年前,他正为要怎么留在部队,提干的事情发愁呢!

  农村兵在部队竞争力不强,只是在体力上胜一筹,文化水平上,他自认不差,但是没有受过系统的教育,也就是没有那一张毕业证,总归名不正言不顺的。

  而且境界与眼界不是从书本上就简单获得的,城里人在见识上就是比他广博。

  那段时间他烦躁的坐立难安,如果不是因为突出的重大表现,服完兵役,估计十成十的卷铺盖滚蛋回家。

  因为他救了那个孩子,孩子家长敲锣打鼓地送来感谢信,才让他道德模范标兵,加上自己写的一份很完美的演讲稿,四处演讲,最后成功提成了排长,留在了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