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52章 病号饭
  “就是,澳门赌博网站:就是,长锁那里最讲究了,叫什么?纪……纪什么律……”郝母笨拙地结结巴巴地说道。

  郝父看她费劲的样子,摇了摇头道,“是纪律严明。”不会说,就别说,闹笑话。

  “对对,纪律严明,没有咱们自由。”郝母立即说道。

  “再等等,说不定,很快就来了。”郝父赶忙说道,一抬眼看着郝长锁跑了过来,“来了,你看我说的对吧!”提高声音道,“长锁。”

  郝长锁疾步径直走过来道,“爸、妈,大伯、大娘,银锁。”

  “请好假了吗?”郝父看着他语气和善地说道。

  “请好了。”郝长锁抬起胳膊,擦了擦额头上本不存在的汗,看着郝父的眼神问道,‘没事吧?’

  郝父站起来朝他微微摇头道,“那咱们走吧!”

  “好。”丁丰收起身道。

  一行人在夕阳的余晖中,一路朝医院走去。

  ≈*≈

  此时在医院的丁海杏经历了一下午的调息,感觉好多了,用身上微弱的真气,治疗自己的嗓子。

  “啊……咦……”如黄莺般清脆地嗓音从红唇中滑出,自言自语道,“终于能说话了。”

  脖子上被掐的青紫,丁海杏没有消除,好的太快了没办法解释。

  丁海杏又从空间中拿出一个软软的水蜜桃,嗷呜……一口咬下去,软而多汁,入口绵软,完全可以吸着吃。

  之所以选水蜜桃,是因为桃子有饱腹感,吃了不饿。

  丁海杏没敢多吃,在医院还是小心点儿,终究不是自己的地盘,吃完以后,直接将果核丢进了空间,‘毁尸灭迹’。

  她倒是想吃红烧肉、红烧排骨、烤鸡、肉包子、馒头……可惜现在没办法进空间,当然用精神力也可以在空间里做出来,只不过她体内的真气太弱,不能支撑她烹饪这些。

  现在也只能想想,然而是越想越馋,从来没有这么没出息过。

  丁海杏转移注意力,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下床,打开了插销,转身重新躺在了床上。

  大约十多分钟后,护士端着托盘推门进来,“感觉怎么样?”笑着说道,“看样子不错哦。”

  护士瘦高个儿,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嘴巴也俊俏,微笑起来便露出两排细小的牙齿,白白的,亮亮的。

  丁海杏一骨碌爬起来,盘腿坐在病床上,故意哑着嗓子说道,“好多了。”

  护士将托盘放在床头柜上,看着她脖子上的渗人的青黑痕迹,“且得几天才能好呢!不要多说话,多喝水。来吃饭吧!”

  “白面疙瘩汤,还有一个馒头,你嗓子不好,也不能吃太咸,只能这样了。”护士将托盘递给她道,“这样可以吃吗?”

  丁海杏接过脱盘,将它放在自己的腿上,忙不迭地点点头,粗嘎地说了句,“谢谢!”

  “不是不让你说话了。”护士数落道,“怎么老忘。”催促道,“赶紧吃吧!”

  丁海杏愣愣地看着碟子里的大白馒头,虽然是大白馒头,只不过这时候面粉由于磨面技术不高,面粉不是特别的白,所以蒸出来的馒头泛黄,然而却是纯面粉,散发着小麦的清香,不是两合面、三合面的馒头,黑黑的。

  当时说好的病号饭,只是白面疙瘩汤,怎么会多一个馒头,“这馒头?”丁海杏满脸疑惑地问了出来。

  “这是郑医生特别给你的。”护士说道。

  “我没要啊?”丁海杏摇摇头,嗓音如破锣般的难听。

  “这我就不知道了,你赶紧吃吧!凉了就不软和了。”护士催促道。

  “小王,小王,护士长找你。”门外走廊里传来声音。

  护士立马喊道,“我在这儿。”看着丁海杏道,“你赶紧吃,我有事先走了。一会儿来收它们。”话落转身匆匆离开。

  ≈*≈

  隔了两间病房,是在战常胜所住的病房,他看着眼前地病号饭,白菜肉丝炝锅面、配上大白馒头。

  “郑姐,你也太小气了吧!就让我吃这个,根本吃不饱的。”战常胜微微摇头,不满意道。

  “这可是病号饭,你还不满意?”郑芸看着他呛声道,“你还想怎么样?”

  “我想吃肉,红烧肉,红烧排骨,烧鸡……”

  战常胜掰着手指还没说完,就被郑芸给打断了,“你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食堂啊?这日子艰难的,国营饭店都不可能有。我这里是医院,不可能让你大鱼大肉的。”看着他嘴馋地孩子样,笑了笑道,“你有些发烧,还是清淡些好。这炝锅面里不仅有肉丝,还有虾米,黄豆芽、白菜丝,香的很!酸酸辣辣的正好驱寒。”偷偷瞥他一眼道,“你要是不吃的话,那我端走了,你就饿肚子好了。”

  “谁说我不吃了。”战常胜立马展开双臂如护食的野兽般似的,护着眼前的饭菜,抄起筷子,想起来道,“郑姐,给那姑娘送大白馒头了吗?”

  “送了,咱战大团长亲自吩咐的,我敢不从命啊!”郑芸打趣道,双眸尽是笑意,闪闪发光,皎皎如秋月,“送过了去,还外加一个大白馒头。”

  “我家红缨怎么样?”战常胜唏哩呼噜中断了下抬眼问道。

  “现在才想起你女儿啊?有你这么当爸的。”郑芸‘控诉’指责道,“真不知道是红缨照顾你,还是你照顾红缨。”想了想劝说道,“常胜也别怪我们多嘴,为了你和红缨好,也该成个家,也好有人照顾你们父女俩。”接着又说道,“我告诉红缨你下连队了。”

  回答她的是,哧溜……哧溜……声音越发大的吸溜面条的声音。

  “我说的,你听见了没。”郑芸黑着脸道。

  “好吃,好吃,想不到你们医院食堂的病号饭这么好吃。”战常胜大加赞赏道。

  郑芸气的满脸通红,“噎死你个混小子得了。”转身离开。

  郑芸一走,战常胜放慢了吃饭的速度,抓着大白馒头啃了起来,“真是和姓于的学的,瞎操心。”

  战常胜放下筷子,推开空碗,拍着自己的肚子道,“要是有酒就好了,赶明病好了,去老于家蹭酒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