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50章 跪下了
  郝长锁闻言,澳门赌博网站:立马软了下来,拼命的许诺道,“银锁,哥这辈子对不起海杏了,是我不对,下辈子我做牛做马的报答她,我由她宰割,任她摆布。”得先哄住这蛮小子,真让他跑到领导那儿胡乱说一通,这辈子就完了,极力解释道,“杏花坡我是回不去了,我也不能回去。哥求你了,为这个家想想,为爸妈想想……”

  郝长锁悔得肠子都青了,真是万万没想到,在这里出了岔子。

  郝银锁虽然是依然挣脱不开郝长锁,但毕竟乡下长大,身上有一把子力气。把郝长锁和郝母大冬天里给折腾出一身的汗来。

  “你们放开他。”郝父这时候站起来,面无表情地看着郝长锁和郝母道。

  郝长锁闻言一愣,随即看着郝父道,“爸!”一脸的焦急,这放开他,被他这么一大闹,我别说成为军长的女婿了,我特么的这身军装都别想穿了,我怎么有他这种竟拖后腿的弟弟啊!双眸看郝银锁的眼神充满了不满与一丝恨意。

  “老头子,你糊涂了,银锁这牛脾气犯上来,八匹马都拉不回来。”郝母闻言立马说道。

  郝母和郝长锁只顾着跟郝父说话,就这一分神,让郝银锁挣脱开来,疾步跑到了门边。

  只听见背后一声噗通……

  “爸,您这是干什么?哪儿有父亲跪儿子的道理。”郝长锁边大声地说着,边扑到郝父身边,跪了下来。

  “老头子,你这是干啥啊?你这不是折孩子们的寿啊!”郝母上前扯着郝父的胳膊道,“快起来,快起来。”

  郝银锁紧握着门把手闻言身形一僵,郝父泪眼婆娑地看着郝银锁道,“银锁,你不答应我息事宁人,我就不起来。”

  “银锁,老子跪儿子天打雷劈,你爸都这样求你了,你还不答应吗?”郝母看着背对着他们的郝银锁,凄厉地喊道,“你这般铁石心肠,是不是我也要给你下跪才行。”

  郝银锁身体轻轻地颤抖,困难地转过身体,看着他们眼眶里蓄满泪水,声音嘶哑说道,“爸,您起来。”

  郝银锁看着郝长锁和父亲铁了心跪着,痛苦的闭上眼睛,噗通一下也跪在了地上,垂着头闷声说道,“爸,您起来,我答应你。”

  “银锁,爸这样逼你,也是为了这个家。”郝父走过来伸出手想要轻抚郝银锁的头,却被他躲开了。

  郝父难过地说道,“银锁,爸从关外一路逃到关内,在杏花坡安家落户,可爸是个没本事的,没能力让你们成为城里人,到城里生活。现在你哥出人头地了,他是咱全家的希望。爸希望你能理解。”

  “爸,我永远都不会理解。”郝银锁蹭的一下起来,打开门,冲了出去。

  “爸,银锁他不会真去找我们领导吧?”郝长锁担心地起身要追。

  郝父摆摆手道,“不用追,你这个弟弟答应过的事情,不会食言的。”踉跄的走向床,差点没摔倒。

  幸好郝长锁眼疾手快,搀扶着郝父,“爸,您没事吧!别吓我。”

  “孩子爸!”郝母担心地看着他道。

  “我没事,只是跪的腿麻了。”郝父摆摆手道,抬眼看着他道,“长锁,你赶紧归队吧!我和你妈回房去。”

  “哦!我送你。”郝长锁扶着他出了自己的宿舍道。

  “不用,不用,不耽误你正事了,我们又不是不认识路,”郝父挥手道,“你赶紧走吧!”

  “那我走了啊?”郝长锁不放心道,“可银锁那边?”他非常怕莽撞的弟弟把事情给闹大了。

  “你放心,有我们呢?银锁不敢忤逆我的意思。”郝父保证道,犹豫了下道,“别怪你弟弟,你是不知道家里的日子这两年有多苦。”

  “我知道,所以银锁打我,我都没还手。”郝长锁轻扯嘴角抽痛地说道。

  他在部队操练这几年,银锁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终究是自己的弟弟,而且被他说的也起了一丝的愧疚之心。

  愧疚是愧疚,但终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

  “那我先走了。”郝长锁听了父亲的保证,转身离开。

  郝家两口子看着郝长锁消失在眼前,才转身慢步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夫妻俩边走边说,“孩子爸,要不要去找找银锁。”郝母担心道,“人生地不熟的,别跑的没影了,找不到回来的路。”说到底还是担心银锁莽撞。

  “这我上哪儿找啊?”郝父茫然地看着四周道,“银锁那木小子肯定回招待所去了,他能有什么地方可去。”

  郝母想到某种可能,紧抓着郝父的胳膊道,“他爸,你说银锁不去找领导告状,会不会去告诉丁老头他们啊!这要是他们闹起来,那就更糟了。”

  郝父闻言甩开她的手,大步朝招待所的平房走去。

  知子莫若母,还真让郝母给猜对了。

  郝银锁冲出房间,茫茫然看着四周,该怎么办?他啪的一下甩了自己一耳刮子,他痛恨自己的妥协,可是望着父母那眼巴巴的哀求的眼神,他懦弱的逃避了。

  发疯似的跑到了丁家所住的门口,手放在门上,攥紧了拳头,却不敢敲下去。

  丁家就是为了大哥和杏儿姐结婚来的,现在大哥倒好背叛了杏儿姐,不知道丁家能否接受这个爆炸性的消息。

  “吱呀……”一声门开了,章翠兰端着脸盆诧异地看着站在门口的郝银锁道,“银锁,快进来,你这傻小子,来了也不说进来。”

  “大娘。”郝银锁神色不安地喊了一声道。

  “咋了?看你脸色煞白煞白的。”章翠兰侧身让开,转头看向丁丰收道,“是银锁来了。”

  “这咋又回来了。”丁丰收诧异地问道。

  章翠兰把脸盆里的水直接泼在了路上,然后转身进了房间,砰的一下又关上了门。

  本打算郝银锁离开,两口子倒点儿热水烫烫脚,一来暖和一下,二来解解乏,这下子也别想了。

  郝银锁失魂落魄地飘进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