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48章 半路杀出个郝银锁
  对于父亲提出的问题,澳门赌博网站:郝长锁早已有对策,“我把写好的结婚报告让海杏看看。”嘴角挂着阴冷笑意,他有的是办法,还糊弄不住一个乡下丫头。

  “你傻啊!这结婚报告一打,你们领导知道了,那军长的女儿不就知道了。”郝母立刻摇头道,“不中,不中。”极力反对,才说儿子聪明,怎么就又犯傻呢!

  郝长锁闻言一怔,随即笑着解释道,“妈,我只是写了结婚报告,等你们走了我撕了不就得了。这结婚报告不向上面递,它就是废纸一张,你就是递上去,上面不批,也结不了婚的。”

  “原来是这样啊!”郝母拍着自己的胸脯道,“差点儿被你给吓死了。”

  “嗯!这样倒是可以操作一下。”郝父点头道。

  见郝父点头,郝长锁在心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还真怕爸妈站在丁海杏那边。这些年他不在家,海杏陪着爸、妈,培养出感情,他势必要费一番功夫和口舌才能达到目的。

  说起干货,郝父就想起在医院郝母一毛不拔的事情,顿时黑着脸道,“你这个老娘们,我在医院给你打眼色,你为啥故作不见。”

  郝母别过脸,不敢与他对视,嘴里嘟囔,“我确实没看见。”

  “你个傻老娘们,你现在不说笼络住海杏他们一家,还一直拆儿子的台,做的那么明显不让海杏他们起疑心,到时候别说进城了,你这队长夫人都没戏。”郝父噼里啪啦一顿数落道,“做不到真心真意,你虚情假意也得做个十足,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损失点儿钱财而已,你别那么斤斤计较行不。”

  “怎么回事?”郝长锁问道。

  郝父把发生在医院的事给长锁详细的说了一遍。

  “妈,我拜托您,您就听我爸的行不!别因小失大了。算儿子求你了。”郝长锁哀求道。

  “知道了。”郝母肉疼不已地说道,小声地辩解道,“我把钱看得那么重,还不是因为穷闹的,而且这钱我也没有乱花,都给你们攒着呢!”

  “妈,妈我知道,可是非常时期,您就不要把钱看的那么重。”郝长锁哄着她道,“妈等处理了海杏,咱家日子好了,我让您天天数着钱玩儿,”

  “就会哄你妈。”郝母喜笑颜开道,“妈知道怎么做了。”

  “那个长锁啊?”郝父看了看他道,话到嘴边犹犹豫豫地。

  “爸,有什么话您直说。”郝长锁心中还在畅想着美好的生活就在眼前,就听见郝父突然说道,“长锁,你在考虑一下好不好,海杏那丫头知根知底的,这么多年来,对咱们那是没话说,她更是把你放在第一位,有什么好的都先紧着你。这读书、认字,还是跟着他家学的。咱就这样算计人家,被你抛弃了她以后可咋整啊?这一辈子就完了。”

  “爸,您心软了。”郝长锁收起嘴角的笑容,一脸阴鸷地说道,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攥了攥拳头松开道,“爸,起初我也以为我对海杏是男女之情,后来到了部队才知道那不是!因为我经常往丁家跑,别人就以为我们之间有了什么?那都是村里人瞎起哄,久而久之,大家也就天经地义地,把我俩给凑成一对儿了,后来因为当兵的事,我不默认也不行啊!”

  “假戏真做了。”郝父郁郁地说道。

  郝长锁长叹一声道,“少不更事,那是时候我常常把同情、好感、欣赏,把报恩之类的东西看成男女之情,可我现在明白过来了,那不是。”郝长锁激动地说道,“幸好还没结婚,还来得及,还有改正错误的机会。”叹息一声又道,“人哪,方法得当事半功倍,路子走对了可以少奋斗好多年!”

  “行!爸就为了你的前程,豁出去这张老脸了,他丁家愿打、愿骂的,爸给你撑着。”郝父最终下定决心道。

  “哎!老头子你终于想通了。”郝母笑着拍着大腿道,“海杏那就是一个普通的乡下丫头,一抓一大把,对咱家长锁的前程上没有任何帮助,说不定还拖后腿呢!”呵呵……傻笑道,“俺要跟军长做亲家了,俺真是做梦都能笑醒。”

  “呵呵……”郝父闻言想想今后的日子也高兴了起来,突然绷住了嘴,“不成,不成!”

  这心情大起大落的,急得郝长锁黑着脸埋怨道,“爸,咋又不成了。”

  “不是,是救海杏那个人是个战团长,他要是知道海杏事情的来龙去脉,海杏要是把这件事告诉那个团长,你咋整啊?”郝父想起来语无伦次地担心道。

  “这团长能有军长大,俗话说的好官大一级压死人。咱家长锁要做军长的女婿,那团长见了咱家长锁还不得点头哈腰的。”郝母乐呵呵地说道,“你就爱瞎操心,胡思乱想。”

  “你懂个屁,县官不如现管,咱家长锁要真是那个团长手下的兵。他有很多种方法给咱家长锁穿小鞋,让长锁有苦说不出。”郝父忧心忡忡地看着他道。

  “这更简单了,这军长把自个的女婿调走,还不是一句话的事。”郝母神态轻松地说道,“那个团长真不是个事。军长要整治他还不是一、二、三的事情,敢给军长的女婿穿小鞋。”

  “砰……”的一声门被郝银锁一脚踹开了,他脸色铁青的站在门口道,“哥,你要给军长做女婿是不是真的。”

  郝父疾步走上门口一把将郝银锁给拽了进来道,“你给我进来。”啪的一声关上房门,并且插上。

  郝母走过来拍着郝银锁的肩头道,“要死了,你那么大声干什么?”

  “爸、妈,哥说的是不是真的。”郝银锁看着父母瞪眼大眼睛问道。

  “是真的,你大哥被军长的女儿看上了,要做军长的女婿了。”郝母喜笑颜开地一脸笑容地说道,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郝银锁挥开爸、妈的手,一个箭步朝郝长锁冲了过去,揪着他脖领道,“哥,你不要杏姐了。”看着他沉默默认地样子,郝银锁气地抡起拳头朝郝长锁砸了过去,砰的一声,将郝长锁打倒在地。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