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0章 心里的小九九
  “你这木头,澳门赌博网站:话都不会说,留下来能干什么?”郝母走回来上前拽着郝银锁道。

  “爸妈不是让我跑跑腿啊!”郝银锁木讷地说道,还傻乎乎地说道,“妈,别光带窝窝头,带点水来,干啃噎的慌。”

  “银锁还是跟你爸妈回去吃饭吧!这里太冷了,去吃口热乎的。我们在这里等着就行了,还不知道李公安什么时候回来呢?”丁丰收推了推郝银锁道。

  “不要,俺要留下来。”郝银锁固执地说道,说着将粗糙厚实的大手揣进袖笼里,标准的农民揣,蹲在墙角铁了心不走了。

  杏姐在里面受苦,他说什么也要等着杏姐出来。

  郝母看着固执如牛的儿子,目光看向了郝父,使使眼色,‘也不管管你儿子。’

  郝父无奈地看看郝银锁,又看着老伴儿道,“走吧!咱们快去快回。”

  一家之主发话,郝母乖乖地跟着郝父回了军营,其实完全可以在外面吃。

  不过外面又贵,还要全国粮票,他们哪儿消费的起,太败家了。

  郝家夫妻俩一前一后地朝军营走去。

  “长锁他爸?”郝母追上去错了他一个身位道。

  “嗯?”郝父轻哼一声,脚步依然匆匆。

  “现在怎么办?”郝母忧心忡忡地问道。

  “什么怎么办?”郝父闻言步伐一下子慢了下来道。

  “他们不是说有证人吗?等了一上午,连个人影都没看见。”郝母紧皱着眉头胡思乱想道,“不会他们说谎,为了让咱家长锁救人吧!”

  “胡说什么?银锁也能骗咱。”郝父立马说道。

  “你儿子啥德行你会不知道,整天围着海杏转悠,杏姐长,杏姐短的。”郝母随即就道,“这一上午都待在派出所里,没事也变成有事了,他们这婚事咱得再考虑、考虑。”

  “怎么你也被长锁说动了。”郝父挑眉问道。

  “难道儿子说的不在理儿。”郝母万分痛惜道,“儿子好不容易熬出头,总不能让儿媳妇坏了咱儿的前程吧!就像儿子说的,即便海杏被证明了是清白的,可这世上不明就里的人多,总是带着恶意的猜测,这人说的多了,怎么都说不清了。”

  等了半天不见长锁爸反应,郝母又道,“说话啊?他爸,我说的有道理吧!”

  “我现在是担心即便没有现在这事,咱家长锁也存着休妻的心思。”郝父说出自己的顾虑道。

  “不会吧!”郝母不太相信道,“咱儿子不是那种人。”

  “我也不想这么猜测,可是咱们来了三、四天了,长锁可是一句都没提圆房之事,总是推脱。”郝父气的爆粗口道,“屁话,他白天在忙,晚上不睡觉啊!”

  “那不正好。”郝母高兴道,“这借口都不用找。”

  “你这女人真是头发长见识短。”郝父边走边说道,“他要是真不要海杏了。长锁现在在军营,咱可是还在杏花坡,在老丁的手底下讨生活,那所有的怒气不都发泄到咱的身上了。再说了海杏这么能干的儿媳妇上哪儿找。”

  “还说我头发长、见识短,海杏这么能干,那是因为还没正式嫁进来,巴结我们,才会如此的殷勤。谁知道嫁进来是不是还待我们如初,知人知面不知心。”郝母紧紧的跟在他身后,偷偷地瞥了一眼他的后背,小声地说道,“再说了,长锁要真找个有权有势的,银锁……哦对了,昨儿长锁不是还说让银锁当兵吗?要是真把他的弟弟们弄进城,咱也跟着进城,谁还稀罕那穷的叮当响的杏花坡。老丁一个屁大的生产队长而已,还能怎么磋磨咱们。”

  “这大中午的,天还没黑呢!”郝父望着头顶的大太阳说道。

  “你啥意思?”郝母不明白道。

  “别白日做梦了,还把我们都弄进城里来,你当军营是你家开的。让我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郝父白了她一眼,“这事不要在提了,免得被人笑掉大牙。”背着手继续朝前走去。

  “海杏发生这么大的事,他连去看一眼都不看,他这心里肯定是起了歪心了。你听听他说话那意思?话里、话外都是不想帮忙。”郝母眯着眼睛在心里琢磨着说出道,“他是不是也想学人家找个城里媳妇儿。”原来还不太确定,现在发生这事不得不让他浮想联翩的。

  “他有他的小九九。”郝父回头看了她一眼道,“咱也有咱的小九九。”

  “他要真在外面找一个,那谁还管咱们啊?”郝父关心地是自己的老了怎么办?叹息一声道,“再找一个厉害的,长锁再降不住。将来咱们这个家,他就回不来了。”唉声叹气道,“想见一面孙子都难啊!”长吁短叹道,“儿子养这么大,操这么多心,啥光咱都沾不上,那不是白养活了吗?再说了那城里的女娃子能到乡下伺候咱俩这老家伙。海杏就不一样了,她肯定会把咱伺候的舒服着呢!事实不是已经证明了。”

  “你这么说也对,可儿大不由爷。”郝母担心地瞥了一眼固执地老头子道,“他要真铁了新,你劝他也没用。”

  “人家海杏可真是个好孩子,你摸摸自己的良心,你说冷不丁的把人家给踹了。”郝父指指她的心脏处道,“这话我说不出来。”他拍拍自己的脸道,“我这老脸往哪儿搁啊!”

  “你先别管你这老脸了,现在海杏这事还没个结论。”郝母嘀咕道,“到最后不是咱踹海杏,而是大义灭亲。”

  郝母亦步亦趋的跟着,夫妻俩一走就是一个多小时,才回到了军营。

  正赶上饭点儿,在食堂兑付的吃了一口,买好了窝窝头,就去找郝长锁去了。

  “长锁你来的正好,我们正要去找你呢!”郝父一出门就看见郝长锁走了过来。

  “爸,你找我干什么?”郝长锁问道。

  “借用一下你的军用水壶,给你大伯和大娘带些热水去。”郝父催促道,“快回去拿,我们等着去送饭呢!”

  “等会儿,爸你啥意思?他们还没回来。”郝长锁眼前一亮道,“海杏还在派出所关着。”

  “嗯!”郝母直接点头道。

  “爸,我们屋里说话。”郝长锁直接拉着郝父进了他们的房间,特地关上了房门,插上,“爸、妈,你们先坐下,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