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21章 对峙
  鬼修的修炼可以分为大境界,澳门赌博网站:分别为鬼魂,鬼影,鬼形,鬼将,鬼王,鬼帝,天鬼,鬼仙当然传说还有鬼尊,鬼神,鬼圣,那可是准圣人和圣人级别的存在,不算在内了。而每一个境界又可以分为初期,期,后期,三个阶段。像丁海杏就是最低级别的鬼魂开始踏漫漫征程的。

  鬼修乃死后人的灵魂炼而成,但是也不是所有人的灵魂都能修炼。

  凡人只有死时怨气极深才能形成冤魂才有机会修炼。而普通人的灵魂大都停留在凡间,过一段时间就渐渐化为生命能量散去,很快就能再次汇聚于女子腹中,这就是所谓的转世投胎。

  而丁海杏傻大胆,反正已经死了,再差还能差到哪儿去。有道是,大道三千,殊途同归,试试又何妨。

  修炼功法就是五术中最为神秘的山,五术中的“山”所包含的是修心养性、锻炼身体的秘术。同时,“山“也是最深奥、最神秘的,是秘术中最不容易达到的境界,严格地说,它是凡人修仙道的功夫。

  在自己身为凡人的时候无法修炼,没想到死后,成为鬼魂却成了,真是让丁海杏不得不感叹一句世事无常。

  山是凡人修仙问道的功夫,成了鬼的她自然不能直接修了。山,顺行则至阳,逆行则至阴。所以鬼修逆行被丁海杏瞎猫碰死耗子,修成了。

  也是她心里了无牵挂,都死过一回了,还有什么好怕的,不过是无知者无畏罢了。

  丁海杏清楚的记得自己初始修炼之时,灵魂向浮起,双腿盘了起来,双掌向天,一动也不动。

  丁海杏按着玄门功法逆行,她的灵魂周围旋起了一个漩涡,灵魂也随着漩涡转了起来,漩涡越转越快。她小心翼翼处理着这强大的灵力,一股充满着霸气充满着毁灭又灼热又阴冷的灵力,被她一点又一点的带进灵魂内。

  这些灵力存在阴间的每个角落,一切的阴魂只要拥有它,就会变的强大,借助它们利用它们好就可以飞升天界,斗转星移,沧海桑田。假如一个不小心,灵力迸进,后果将是神飞魄散。

  丁海杏缓缓地推动着灵力,冲击自己灵魂,灵魂随着漩涡也是越转越快,只剩天地门没有通了。每个人都有一小天地,又叫内宇宙,只要通了天地门就可以达到初步天人合一境界,这是鬼修修炼生涯最重要的一步。

  丁海杏魄力不断冲击着天地二门,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也许是一刻,也许是一辈子。

  突然,发生了异变,丁海杏感觉到自己的灵魂被强烈的扭曲,仿佛破入了另外的一个世界,自己体内的小宇宙已经和神秘的宇宙缓缓地联系在了一起。

  丁海杏凝神内视,发现自己的灵魂已经被黑色的魄力包容着,她的灵魂慢慢得回落,静静地、悄悄地,她就象是亘古就存在了,和这世界早就是一体,再也不分彼此。

  丁海杏感觉到,她就是天,她就是地,她就是风,她就是云,天地万物尽在心,日月星辰尽在掌握。她的感觉里充满生机,充满了和谐不再是死气一片了。

  山中方一日,世已千年。

  但是丁海杏没有进山中修炼,这世哪里对于鬼修的灵力最多,当然是公墓了。

  现在的公墓也与时俱进,高端大气档次。

  修炼就像修士的灵气一样。然而修士对灵气要求高,以地球被人类破坏的程度,想要修炼谈何容易。

  鬼修则就不同了,鬼修修炼是以怨气阴气煞气为能源,反而比她是凡人要容易的多。

  一开始鬼修很弱,都犹如一团虚影一样,尤其畏惧凡间光线,不过到了化凡后对光线就没有反映了。

  丁海杏化凡以后,就大隐隐于市,开启了不生不死的漫长且孤独的生涯。

  只不过在修炼有所成就后,现在一朝给打回了解放前,不过能和家人团聚,损失了满身修为也不怕,大不了重新开始嘛!

  &&

  梦境场景的变换,出现在她出狱的那一刻。

  那是1981年,丁海杏提着自己所谓的行李,也就两件换洗衣服,剩下的啥也没有,有也不合时宜了。

  通往自由的一层层的铁门在吱吱呀呀的声音中被打开。当丁海杏跨出宏伟而庄严的监狱大门时,黑漆漆的眼睛对着太阳,身后的两位狱警看了看,对她拍了拍肩膀,“别回头,大步的朝前走。”随即转身碰的一声关大门。

  丁海杏抬眼望了望湛蓝的天空,蓝的那么的纯粹,可自己什么都没有了。

  心中只有熊熊燃烧的仇恨,可是要报仇谈何容易。

  仇人已经最初的小小的初级连长,在短短二十年的时间里,混到的军长的职位。正常的升迁四十年能升到军长的位置,都已经是烧香拜佛了,那还只是凤毛麟角,多少人淹没于绿色的海洋,最终脱掉军装。

  而她丁海杏一无所有,真是云与泥,天差地别,要想扳倒他,丁海杏接近他身边成为他的心腹,整整准备谋划了十年,才将他从云端踹了下来。

  丁海杏其实完全可以利用她在狱中攒下的人脉,这样更事半功倍。可是她不想连累了她们,苦了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安享晚年了,没道理因为她的事卷入纷争。

  人心易变,欲壑难填,如郝长锁这样的野心勃勃的男人,更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不过此人心细如发,要想找到他的错处还真是有些难?

  旧时代出来的人,被条条框框束缚着,还没有胆大妄为。然而当潘多拉的盒子被打开,金钱的魔力开始腐蚀着各个行业,当然也少不了军队。

  十亿人民九亿商,还有一亿等开张。80年代中期以后,国家集中财力发展经济。军队服从国家经济建设的大局,贯彻要“忍耐”的方针,军费减少,不足部分需自筹解决。于是以盈利挣钱、弥补经费不足为目的的经营性生产逐步发展起来。

  甚至中央领导提出,要给军队一个政策,叫做“自我发展,自我完善”。这堪比当年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此后,部队办工厂、建矿山、搞公司、搞生产经营的积极性更为高涨,干了一些按照社会分工不该由军队干的事。

  然而军队从事生产经营,由于经济利益的驱动,与民争利的事时有发生,引发了一些军政、军民矛盾。个别单位用人不当,为了赚钱,不择手段,不断的突破道德底线,甚至法律界限,影响极坏。一些单位的生产收益进了“小金库”,财务管理混乱,为铺张浪费、贪污**开了方便之门,腐蚀烂掉了一些人,包括个别高级干部。

  搞导弹的不如买茶叶蛋的挣的多,以前军人是最可爱的人,是人人争相想嫁的男人。现在却是穷当兵,姑娘想的是傍大款。

  人心浮躁,郝长锁自然不能免俗,而这就是丁海杏的机会。

  当一切归位平静,越狱出来的郝长锁狼狈地站在京城最奢华的写字楼的最高处,风吹着军装猎猎作响,本该意气风发,再进一步,然而此刻却是老态龙钟,完了一切都完了。

  郝长锁看着下面的万家灯火,仿佛在嘲笑子一般,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败了,彻底的败了,没有一丝翻身的机会。

  郝长锁拿着自己的配枪,咔嚓一声子弹膛,颤抖着手,缓缓地将黑洞洞地枪口对着自己的太阳穴,手紧了紧,却不甘心就这么死了,死我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顶层套房内,装修的如五星级酒店的办公室,身材削瘦的丁海杏,坐在吧台前的转椅,漂染成黑色的头发一丝不苟的盘在脑后,一席象牙白色的职业装挂在瘦弱的身。

  丁海杏的眼前倒了五杯白酒,“爸爸、妈妈、大哥、小弟我为你们报仇了,他现在一无所有,被双开,进了号子里,我会让兄弟们好好招呼这个昔日的云端人物。而等待他的将是永无止境的牢狱之灾,我也让他尝尝成为阶下囚的滋味儿。”

  丁海杏流着泪将酒一杯杯的洒在了大理石地板,拿起最后一杯白酒仰头一饮而尽。

  黑洞洞的枪口抵住了丁海杏的后脑,眼神一凛,一扭头就看见狼狈不堪的郝长锁,哪里还有往日的威严,现在如丧家犬般的糟老头而已。

  丁海杏帅气的一笑打招呼道,“真是好久不见,要不要喝一杯。”举起空杯子,晃了晃。

  郝长锁拿着手枪的手,飞快地一挥,“砰……”的一声打掉她手的空杯子,摔在地,瓷片迸碎了一地。

  黑洞洞的枪口又明晃晃地指着她的脑门,“你是谁?”

  丁海杏身形轻轻一动,转椅优雅地一转,正面对着他,神情慵懒地说道,“郝军长这话问的,我是谁你不知道啊?我是你的钱袋子。”

  “钱袋子?哈哈……确实是,将我套的严严实实的,想跑都跑不了。”郝长锁双眸猩红,面容狰狞地说道。

  “啪啪……”丁海杏眼中闪着寒意,唇角却相当邪恶的勾起一丝谑笑,轻轻的拍着手,毫无真心实意地鼓着掌不阴不阳的继续说道,“还不笨吗?这么快就想到是我干的。”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