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凌云道传 > 第三百八十二章 广陵散VS广陵散
  “不错,这么说来音尊是同意以广陵散之曲来切磋技艺了?”柳无轩笑着问道,言语之间却是步步紧逼。

  “我既应允,便无反悔之意。”柳无涯皱眉道:“只不过即便是单纯的技艺切磋,广陵散一曲于此地也易伤及无辜,澳门赌博网站:在此切磋怕是不妥。”

  闻言柳无轩轻笑一声,随手抛出一个圆球道:“音尊勿忧,在下早有准备,切磋之地,便在此球之中。”

  只见圆球被柳无轩抛出后竟然自动浮于空中,紧接着四方灵气不断涌入圆球之中带动着圆球自发的旋转起来,并且逐渐扩大扩大,直至形成了一个约莫人头大小的光球,静静地停在半空中。

  “这是……乾坤阁?”

  力鼎宗副宗主言山熟视光球半晌,忽然开口惊呼道。

  “这叫小音域,姑且算是乾坤阁的一种吧。”柳无轩笑着解释道:“此物和乾坤阁一样,内部自成空间,能够容纳活人修炼生存,当然和乾坤阁不一样的是,小音域内的空间,有着半条音之大道。”

  “不可能!”

  言山直截了当的说道:“凡是内部自成空间之物,诸如乾坤袋、乾坤阁,其内甚至本身只有可能存在一种大道,那就是空间大道,其他的大道根本不可能与之相容甚至结合!”

  对别人来说听到柳无轩对小音域的描述或许更多的是惊讶,但对于领悟了一小部分空间道则的言山来说,这完全颠覆了他对空间大道的认知,稍有不慎便会彻底被自身所领悟的道则所抛弃,所以他必须要站出来。

  “这位应该是力鼎宗的言副宗主吧?”

  柳无轩仔细地打量了一眼言山,冷笑道:“言副宗主看起来似乎已经领悟到了一丝的空间大道,但是在下要说的是,你认为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就没有人能够做到了!”

  “小音域是在下的师尊,一位完全领悟并掌握音之大道的存在和另一位掌握了大半空间之道的存在共同制作出来的,我不知道言副宗主对空间大道的理解到底到了什么地步,但想来言副宗主至今应该也没有掌握哪怕十分之一的空间大道吧?”

  言山沉默了,因为正如柳无轩所说的那样,对于空间大道的掌握程度,言山别说十分之一,就连百分之一都没有。

  空间大道,时间大道,作为三千大道之中最为顶尖的大道,想要领悟掌握它,除了需要超人的悟性,资质外,或许还需要超人的运气,即便是在整个云天大陆的历史上,包括器帝叶云天在内,也没有人完全掌握领悟过这两条大道。

  本来以言山的悟性和资质,本不该和空间大道有所交集。事实上原本的言山走的是力之大道的路子,甚至已经领悟并掌握了一半的力之大道,然而一次偶然的运气却是让言山接触到了空间大道。

  能够成为力鼎宗的副宗主,言山自然是不缺野心的,在言山看来,哪怕只掌握了十分之一的空间大道,也能够和原先的自己相匹敌吧?更何况还没有听说过有哪个皇境武者有机会接触到空间大道呢!

  可惜言山并不清楚,运气只是一时的这个道理,在转投空间大道后,言山确实是领悟到了一些空间大道的道则,但却也止步于此,难以继续前行。

  当然言山并没有选择放弃,他坚信自己能够领悟到完整的空间大道,只可惜如今的他终于是被柳无轩的话带回到了现实,空间大道固然诱人,却终究不是他的道啊!

  见言山沉默不语,柳无轩笑着朝柳无涯道:“若是没有异议的话,就请音尊与在下一同进入这小音域之中,至于最终的胜负如何评判,我想音尊应该已经猜到了吧?”

  柳无涯叹了口气道:“小音域中既然蕴含了半条音之大道,最终的胜负自然交由音之大道评判,柳兄此法,却是难得的公正了。”

  “音尊果然识货!”

  柳无轩点头道:“就在下看来,你我之间无论谁来评判,都难免会有私心,所以交给大道来选择,是最为公正的,同时这也算是你我的一次机缘,胜者自然会得到音之大道的承认,届时这小音域内的半条音之大道便是你我二人此次切磋的彩头了!”

  柳无涯随意

  闻言柳无涯身后的几位皇境武者以及北域的其他几位皇境武者脸上都是露出了羡慕的神色,修为到了他们这个地步,每一次的突破都显得格外的难得,而通过对大道的领悟和掌握,却是除了增加修为以外最快提升自己战力的方式了。

  一般的想要增进对大道的领悟和掌握,在与之相近的环境或是功法或是蕴含了大道气息的物品周围修炼是最简单的途径,而若是能直接得到他人所领悟出来的大道,以此为媒介就能够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自身对大道的领悟和理解。

  这也是为什么几位皇境武者在听到柳无轩将蕴含了半条音之大道的小音域作为彩头后会露出羡慕的神情,有了此宝在手,就相当于是间接掌握了半条音之大道,且不说原本就走音之大道的皇境武者得到此宝后实力会增加的如何快速,即便是对音之大道一窍不通的人,只要找到方法,也能将这半条音之大道转变成自己战斗的手段。

  “好,既然如此,你我便一同进入吧!”

  柳无涯深深地看了一眼柳无轩,随即直接踏入了小音域之中,在柳无涯刚刚接触到圆球的一瞬间,只见柳无涯的身躯骤然缩小了数倍,随即消失在了众人眼中。

  而柳无轩对此却是早有预料,微微一笑便也是踏入小音域之中,如同柳无涯一般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一时之间,无论是南域的五位皇境武者还是北域的剩余九位皇境武者,谁也没有离开,都在静静地等待着结果揭晓的那一刻。

  小音域中,四野皆苍茫无边,柳无涯和柳无轩隔空而坐,各自将背在身后的古琴放于案桌之上,开始试音调色。

  也正是此时柳无轩才突然发现,柳无涯手中的古琴虽然看似和自己的相同,但事实上自己的古琴不过是以元品材料玄贝镶嵌在琴面上作琴徽,而柳无涯手中的古琴却是以玄品材料河轮佩玉,截成薄片镶嵌在琴面上作琴徽。

  虽然琴徽更多的只是一种装饰,并不会影响到乐师最终的发挥,但是柳无涯古琴上的琴徽却是让柳无轩不由得想起了一则秘闻,似乎那位琴圣嵇康所爱之古琴上的琴徽亦是用玄品材料河轮佩玉,截成薄片镶嵌在琴面而成的。

  这个意外的发现让柳无轩心中一沉,却是没有心思再去细究,因为对面的柳无涯已然完成了弹奏前的准备。

  当柳无轩将心思转回到自己的古琴上时,很快便是完成了试音和对音色的调整。

  小音域中两人同时将双手按在古琴上,没有一点声音,却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开始了弹奏广陵散。

  叮叮叮叮

  一时之间小音域中尽是琴音缭绕。

  无论是柳无涯还是柳无轩都没有注意对方的状态,他们的注意力始终放在自己身上,放在自己手中的古琴上。

  虽然弹奏的是同一曲广陵散,但是柳无涯的琴音略显低沉,颇有意兴阑珊之意,而反观柳无轩的琴音,却是斗志昂扬充斥着激昂之意,隐隐约约的在两人的上空,两股意境自发的开始起了对抗。

  柳无轩微微分神,见两股意境已然开始了对抗,而柳无涯的意境明显处于下风,心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冷笑,在柳无轩看来,广陵散本就属激烈之曲,柳无涯以萧瑟之意来弹奏,却是未解其中真意,可见所谓音尊亦不过是虚名罢了。

  想起出发前柳家之主还曾告诫自己要小心,柳无轩心中更是一阵不舒服,心绪急躁之间曲意显得愈发的激烈。

  反观柳无涯这边,虽然意境对抗落入下方,却并未影响到柳无涯的心境,指间拨动琴弦之间,低沉之中进而有悲怆之意迸发,令人隐有心惊肉跳之感。

  很快,井里、取韩、亡身、含志、烈妇、沉名六段琴曲已过,柳无涯的意境被柳无轩的意境步步紧逼,已然到了接近消散的地步,然而就在转至投剑曲段,柳无涯的意境却是陡然一变。

  原先的意兴阑珊低沉之意忽然之间全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悲怆,悲怆之中带着激昂,一瞬间便是将柳无轩的琴意反压了回去,相比于柳无轩的逐步激昂,似柳无涯这般先抑后扬之琴意显然更胜一筹。

  柳无轩难以置信地望着自己的琴意被柳无涯的琴意逐渐压制甚至吞噬,终于在最后一丝琴意消失的瞬间,柳无轩骤然停下了弹奏古琴的双手,双目死死地盯着一脸淡然的柳无涯,喉咙一甜,一口鲜血终于是忍不住喷了出来,滴落在古琴面上,显得格外凄凉。

  “这……这怎么可能,我离掌握半条音之大道就差一步之遥,我……我对音之大道的理解竟然还不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