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黎城往事 > 第275章 交保护费也要开发 票
  从苏徐再赶回黎城,已经是夜里整整十二点了。在黄淮平原一带,过春节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大年三十的夜里可以尽情狂欢。当然上了年纪的人早就睡了,不过精力旺盛的年轻人还热热闹闹的四处溜达着。新出来的政策不让他们在城区内放烟花,小年轻们就买来烟花爆竹,统统带到郊区外的农村去燃放。程黎平透过车窗看着漫天绽放的焰火,突然感慨万千。刘卫国的神情也很凝重,或许他又想起来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不知道她们在另一个世界过的到底好不好。

  田梓橙还没休息,抱着手机坐在沙发上等着。看见程黎平和刘卫国推门进来,马上站起身来抱住了程黎平。刘卫国倒了杯水,在沙发上坐下。田梓橙靠着程黎平坐了,一脸担忧的问:“你们是去苏徐找那个人算账了吧?”

  程黎平点点头,道:“放心,给他一个小教训。”

  田梓橙道:“嗯,你们没事就好。对了,杜副市长来了两趟,叫你回来了给他打个电话。”程黎平皱着眉头,拿出自己的手机一看,才发现电池早就没电了。“算了,明天再说吧。”程黎平说。

  他们没有像其他的年轻人那样去熬夜。次日凌晨四五点,程黎平醒了过来,陪爸妈吃了早饭,开始往周围人家拜年。忙完这些事,再回家拿了手机,未接电话栏里的电话号码排成了一大串。程黎平先找到杜德仲的号码拨过去,杜德仲没有寒暄,开口就道:“闹够了吗,闹够了赶紧走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程黎平笑呵呵的问:“杜市长,这话是什么意思?”

  杜德仲板着脸说:“你们昨天去苏徐打人,真当警方是白痴吗?我告诉你,谷子胜的大哥是云龙区区长,二哥是苏徐教育学院的院长,三哥是电力局副局长。他们家老头子现在是退了很多年,可以前是副省级干部。你这回捅了马蜂窝,再不走真想着吃官司吗?”

  程黎平笑道:“我走了,那不成了通缉犯了?”

  杜德仲道:“别给我打马虎眼。”说完这句话,杜德仲毫不客气的挂断了电话。作为高级干部,通知程黎平快点离开已经犯了原则性错误,可是程黎平是未来计划里的关键一环,绝不能出现什么闪失。何况谷家又不是傻子,只要查查程黎平的底细,就知道这是个无法无天的主。他跑到外头去,谷家反而不敢拿程黎平的亲人朋友怎么样,否则程黎平杀回来找他们算账,他们也同样吃不消。

  程黎平是个聪明人,昨天就想到了这一点。现在杜德仲又冒着风险来提醒自己,转瞬之间,他就全明白了。田梓橙也听到了这些话,淡淡的笑着说:“那没关系,你先走吧,我再待两天,也回京城去上班。”

  程黎平点点头,道:“有空给你家里人铺垫一下,找个时间见见你父母吧。”

  田梓橙脸上一红,道:“等你不再打打杀杀了再说。”

  吃过午饭,程黎平推说外面还有很多生意要谈,跟父母简单告了别,便和刘卫国一起离开了黎城。出人意料的是,两个小时后,他和刘卫国又来到了苏徐市。

  这回找的人是谷子胜的二哥,苏徐教育学院的院长。这个教育学院是地方性的大专院校,院长级别是正处级,但他这个正处级却不像政府里的正处级那么位高权重。程黎平上门拜访的时候,谷子明正在家里陪老婆孩子吃饭。看见两个不速之客上门,谷子明不怒自威,道:“干什么的,不是声明过了么,今年过年不招待任何客人。”

  程黎平笑笑,道:“我们不是客人。”

  “那你们是……”谷子明很诧异,难不成谁还敢来跟自己过不去?

  “说起来算仇人。”程黎平大大咧咧的说道。

  谷子明明白了,这两个家伙,应该就是打伤了老四的那俩外地人。想到这里,谷子明马上起身去摸桌子上的手机。刘卫国手速飞快,一个暗器弹出去,那手机旋转着落在地上,顿时摔个稀巴烂。跟着暗器落在谷子明面前,滴溜溜的打着转,居然是一枚一块钱的硬币。

  谷子明用眼神示意老婆孩子进里屋去,然后强装镇定,在桌子旁坐下,道:“你们有什么事?”

  程黎平向谷子明的太太道:“嫂子,进去吧,没事。不过你别报警,报警就真的会出事了。”

  那女人扭头看了看谷子明,谷子明沉默片刻,向她点点头,道:“不用报警。”

  程黎平坐在了谷子明的对面,刘卫国守在房门口。程黎平拿了双筷子,随便吃了几口饭,笑呵呵的说:“谷院长,应该猜出来我们是谁了吧?”

  谷子明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程黎平道:“那么,我们为什么会跟你们家老四打起来,这事儿你了解过吗?”

  谷子明脸上的冷峻神色消退了一点点,但还是板着脸,一句话也不说。

  程黎平继续道:“他有错在先,所以我才赏了他一巴掌。事后,他派人开车去追我们,我们又揍了他的手下。昨天中午,他又找人开车去黎城,砸了我的店,用砍刀砍伤我店里的伙计。那几个兄弟现在都在icu病房里躺着,你说,这个账我该不该跟谷老四算一算?”

  谷子明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可程黎平手掌往桌子上使劲一拍,把谷子明吓的打了个哆嗦,到了嘴边的话又咽回去了。“别插嘴,等我说完。”程黎平冷冷的道,“昨天晚上,跟你们家老四算是把账给结清了。不过,你们还想继续算下去的话,那咱们接着玩。”

  谷子明吸了一口凉气,道:“程先生,我不知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是国家干部,是教书育人的高校领导。你和我兄弟有什么冤仇,自然有政府去依法处理。现在你跑到我家里来,惊吓我老婆孩子,甚至出言威胁我,这样不太合适吧?”

  程黎平双眼中精光一闪,道:“我就是来威胁你的!谷子胜家里藏着的美金,是你的还是你另外两个兄弟的?别告诉我是老四的,那个土鳖不会想着存美钞。”

  谷子明顿时惊慌失措的站了起来。程黎平不为所动,照旧冷着面孔说:“你知道我姓程,应该也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吧?别觉得你们谷家有几个当官的,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老子是懒得对付你,否则分分钟把你们兄弟几个全送到牢里去。”

  谷子明额头上的冷汗一点点滴下来,他确实和大哥查询过程黎平的身份,知道程黎平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也知道他在黎城弄出好几件惊动人心的大事,可没有见面之前,总觉得程黎平就是个在小城市呼风唤雨的土鳖,在真正的大人物面前连个屁都算不上。今天人家找到家门口了,光看这个气势,他就知道自己兄弟几个都输了。

  人家光脚不怕你穿鞋的,而且人家见惯了生死。最重要的是,自家的把柄都落在人家手上了。那些美钞的事情只要捅出去,明天纪委就会上门,因为市里跟自家大哥不对付的领导早就蠢蠢欲动了。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谷子明没说别的,就干脆利落的丢下来这么一句话。

  程黎平笑笑,道:“祝你们新年快乐。”说完这句话,程黎平向刘卫国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谷子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过了两分钟才慢慢的呼出一口气,此刻他只觉得背上又冷又黏,原来刚才吓出了一身冷汗。

  跟老婆孩子交待了一声,谷子明也没了吃饭的心思,急忙开车去医院探望谷子胜。这个不争气的小弟弟,真的没让人省过心。前些年靠着大哥的关系承包煤矸石生意赚了钱,一直趾高气昂嚣张跋扈,得罪的人可谓不计其数。搁在小地方还好说,大家彼此都会给个面子。可在苏徐这样的大城市,有关系有背景的人多了去了。谷家官职最高的也就是大哥,区区一个副厅级,不当上区委书记都转不了正,真遇到*烦,谁也没能力给他捂下来。

  到了医院,三弟已经在病房外等着了。大哥要跟区委书记一起看望贫困乡民,实在抽不出空来。谷子胜的伤势虽然很重,但手术做的很成功,据医生说,安心休养几个月或许就能恢复如初。老三是电力局的副局长,正科级的小领导,跟谷子明介绍完谷子胜的病情,便心急火燎的问:“找事的那俩人呢,抓来了没有?”

  谷子明道:“没抓,不好抓。”

  老三名叫谷子康,一脸不解的问道:“怎么不好抓,黎城现在也归咱们苏徐管了呀。”

  谷子明道:“他们也有背景的。”

  谷子康不屑一顾的说道:“黎城人,澳门赌博网站:有个毛的背景。那地方最大的是市长和书记,咱大哥还扛不住?”

  谷子明板着脸道:“你以为啥事都能这样比划呢?你也是个领导了,怎么跟老四一样没脑子。”

  谷子康道:“二哥,照你这么说,老四这回白挨了?”

  谷子明沉默不语,过了几分钟才缓缓的说:“就算是死,恐怕也是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