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来到今世之护法降临 > 第510章 疑窦丛生
  青柔安抚好玉娘,澳门赌博网站:拉着老公来到子溪面前。笠超觉得自己这回可真是糗大了,刚才自己怎么就没好好看清楚签名呢?今天事赶事的,全弄拧了。自己确实是太不冷静不理智。他看着子溪,吞吞吐吐说:“姐姐夫,我也是急昏了头,误会你你了,对对不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

  子溪也慢慢回过神来,知道笠超为什么要逼着自己改签家属意见,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于是他大度地拍了拍笠超说:“没事,笠超,真的,我不怪你,我们心里期盼的事都一样,都盼着菲菲好,愿望是一样的。”说完又焦急的望着手术室那边。

  玉娘过来问怡菲的情况,子溪说现在还不知道,刚才医生叫他去签字,说还要给菲菲输血。

  玉娘听了就有点慌了,觉得头重脚轻,摇晃着要倒下。笠超见势不妙,忙伸手扶老妈坐下,青柔忙过来坐在她身边,替玉娘揉着胸口顺气。

  上官仲轩也忙安慰太太说:“玉娘,坚强点,等会儿菲儿没事了,你却急出个好歹来,又要让孩子们担心你了。”

  玉娘闭着眼睛靠在老公怀里,摆了摆手说:“没事没事,我还挺得住。”

  子溪也忙安慰岳母说:“妈,您放心,刚才签字时我问过医生了,说全力保大人,手术的成功率还是很高的,嗯,不过不过孩子可能就就没指望了。”说到这里,子溪的声音都有些沙哑了。

  笠超听了,心里越发的感到内疚、不好受。上来劝道:“姐夫,吉人自有天相,菲菲和你在一起以后,心情舒畅了,精神负担也没有了,人也变得乐观自在,身体好了很多。我相信,菲菲会挺过来的,孩子孩子也会没事的。”说到最后一句,笠超自己都不相信。

  子溪眼中噙着泪,拍了拍笠超说:“借你吉言了,愿苍天保佑她们母女吧。”

  一家人坐立不安、提心吊胆的在走廊上挨过了两个多小时,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主治医生走了出来,摘下口罩对玉娘他们说道:“恭喜了,母女都平安,但产妇出血过多,要送特护室。婴儿早产,已经转入早产儿暖箱,二十四小时后就可以转到产房了。”

  上官一家人闻言,大喜过望,欣喜若狂,笠超上前给了那个医生一个熊抱,嘴里不停地说着谢谢。

  那医生拍了拍笠超说:“好了好了,不用谢,是我们应该做的。我还要去换衣服吃饭呢。”

  等医生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不见了踪影,笠超转身一把抱起老婆原地转了好几个圈说:“舅妈,恭喜,你又多了个侄女!”

  青柔咯咯笑个不停,过了一会儿,她拍了拍老公,冲师兄那边使了个眼色。笠超便过去拥抱子溪说:“姐夫,她们母女平安,太好了!恭喜你,姐夫,你当爸爸了,你有一个宝贝女儿了。”

  子溪梦呓般说道:“好了,她们都好了,没事了,都没事了,菲菲和孩子都保住了!”

  玉娘过来跟他说:“子溪,这下好了,菲菲和孩子都平安了,你当爸爸了,太好了,恭喜你啊,子溪!”

  子溪这才如梦方醒,附和岳母说:“太好了,妈,真是太好了。菲菲没事了,我当爸爸了,我有女儿了。妈,爸爸,也恭喜你们,多了个可爱的外孙女!”

  笠超和青柔也过来向爸妈道喜。

  玉娘戳着儿子的额头嗔怪道:“你这个糊涂东西,这脑瓜子里一天到晚不知道想了些什么,尽干些不靠谱的蠢事。”

  笠超嘿嘿笑着:“只要菲菲和我侄女没事,随便你咋个踩我都无所谓了。”

  没多久,博宽也来了,晓得妹妹母女俩平安,也很开心。

  最后,大家商议后决定,由博宽送老爸玉娘和青柔回家,笠超陪子溪留下。

  仲轩玉娘叮嘱他俩后跟博宽走了。

  当只剩下笠超和子溪俩人时,笠超还是感到很不自在很尴尬,又讪笑着向子溪道歉。

  子溪拉笠超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微笑说真没关系,让笠超不要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他说:“笠超,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和你们第一次去骑马,菲菲那匹马受惊的事?”

  笠超点头说记得。

  子溪接着说:“其实当时我很怕那匹受惊的马,但我更怕菲菲收到伤害。当时我心里万分惊恐,我想难道老天又要把我爱的人从我身边夺走!所以我忘记了恐惧和害怕,也不晓得从哪里来的勇气和力量,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勒住了马的缰绳,那时我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拼着命不要了,也要保菲菲周全!到现在,和菲菲度过了这么多快乐开心的日子,她早就融入到我的生命里,就像我身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现在我们又有了女儿,今生今世,我们一家人都不可能分开的,笠超,你懂我说的意思吗?所以,请你相信我,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做伤害菲菲和孩子的事情。”

  笠超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回答道:“我懂,姐夫。就像我这一辈子不会和柔柔、丁丁当当分开一样。”

  但想到自己做出了背叛老婆又对不起两个宝贝儿子的错事,笠超觉得心里很内疚也很惭愧,感到心里堵得慌。

  第二天晚上,菲菲从重症监护室里转到了产房,子溪一直在一旁守护着太太,默默地深情的看着自己的妻子,怡菲很疲惫,但还是用温柔的眼神回应着他

  大家都来看望问候菲菲。当她看到表情有些呆滞的弟弟,咧嘴打趣道:“她舅舅,又多了个侄女,恭喜你哈,咦,怎么看上去兴致不高呢?”

  笠超忙展颜笑道:“哪个不高兴咯,人家是被你吓道了,还没有回过神来。”

  怡菲又咧嘴笑笑:“怕什么,我心里有你侄女有你姐夫还有你们,什么坎儿过不去啊?”

  笠超忙附和道:“就是就是,菲菲,你说得太对了。”

  正说着,护士把孩子送了过来,要怡菲喂奶。笠超陪着老爸仲轩来到走廊上,仲轩把自己的保温茶杯递给儿子,让他喝了口水,然后说道:“小超,以后一定要吸取教训!”笠超点了点头,给老爸说起此事的来龙去脉。

  过了一会儿,玉娘出来了,欣喜万分地说:“真不愧有我们上官家的血统,我那小孙女吃起奶来,饿痨得很,呵呵呵,用不了多久,保管像她两个哥哥那样,肥肥胖胖、精精神神的。”

  怡菲出院后,也住到了娘家,因为家里人多,好照顾她娘儿俩。笠超还专门从月嫂公司请来两个月嫂,轮流照看他的小侄女。

  怡菲给女儿取名慕容犼贝,乳名贝贝。犼是花夏四大神兽之一,犼是由盘古大神的头骨所化,故而拥有堪称无敌的身躯。这个典故是子溪说给菲菲听的,因为女儿生下来刚刚四斤,又瘦又黑又大难不死,他希望闺女拥有和犼一般的坚强身躯,无论在什么严酷的环境都能很好的适应,能在这个世界上好好的生活下去。

  丁丁喜欢妹妹,没事常来看她。贝贝醒来的时,看见丁丁就要裂开小嘴笑,还伸胳膊蹬腿的,高兴得很,就像看见了久别重逢的好朋友。

  当当也来看妹妹,却嫌妹妹长得又黑又瘦,没别人家的娃娃那么白那么乖。气得怡菲直翻白眼,骂他是个小没良心的,枉自自己对他那么好,给他买了那么多的玩具和衣服,居然还嫌妹妹丑!

  玉娘晓得后笑坏了,嗔怪女儿说:“你这么大个人了,还跟当当一般见识,我还巴不得他少来招惹妹妹呐。这个胖子和他老子小时候一样的淘气,下手没轻没重的,要是把贝贝伤了扭了,那可怎么得了。他不像丁丁,丁丁才有当哥哥的样子,体着妈妈的性格了。”

  当当大条得很,没心没肺地,不管大人们怎么奚落他、调侃他,他都不在乎,照样上来看妹妹,照样说妹妹又黑又瘦像个没长毛的小猴子。

  春节前,笠超的应酬越来越多,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回来后,满嘴的酒气,抱着儿子就亲。每次青柔都要埋怨他,不该喝那么多的酒,一来对他身体不好,二来熏着俩儿子。

  笠超每次都答应得爽快,但每次回来时还是一身的酒气,有时候等青柔沏好热茶端上来,笠超早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了。

  因为这一年上官家又添个宝贝外孙女,仲轩玉娘欢喜得很。沐馨荑又带着丹丹三姊妹回来了,一大家子人聚到一起,准备热热闹闹的过个喜庆的春节呢,当当却来添乱了。

  这天晚上,这个吃起饭来一向津津有味的小饕餮忽然焉了,没精打采的什么都不想吃。

  怡菲取笑他说:“臭小子,转性啦,连饭都不吃,想成仙啦?”

  坐他身旁的丹丹伸手在他额头上摸了一下,觉得好热,便大声嚷道:“婶婶,当当身上好烫,发烧了哟!”

  青柔笑道:“不会吧,当当身体一向好棒,从不生病的。”说着走过来在儿子脸上亲了亲,觉得真有些热,便说:“当当下午在外面疯狠了,可能出了汗没擦干,着凉了,我拿温度计给他量量。”

  丹丹跳起来就往自己屋子里跑,边跑边嚷嚷道:“婶婶,用我的,用我的,我的那个好漂亮!”只一会儿,从屋子里拿着一把粉红色的花仙子小魔杖出来了。然后对着当当的额头照了照,看着显示屏说:“哎呀,38度6,当当发烧了嘢!”青柔拿过来看了看,一下子有点慌了。

  当当却不消停,抢过妈妈手上的魔杖,在丁丁、丹丹头上比划着,听着响声,笑呵呵说:“姐姐,给我耍几天哈。”

  青柔忙给笠超打电话,都是电话已出服务区。玉娘宽慰儿媳妇说:“柔柔,别慌,小孩子有个头疼脑热的很正常,我们先送当当去医院吧,完了让毛毛上医院找我们去。”

  青柔说好,担心着儿子,马上就和玉娘、庞妈妈还有戴乐儿一起送当当去儿童医院看病。怡菲见她们一帮娘子军,不放心就让老公开车送她们走。

  车上,当当更加的烦躁不安,不停的在妈妈怀里扭来扭曲直哼哼。快到医院时,他抱住脑袋叫疼,哇哇地哭了起来。

  到了医院,子溪背着当当就跑去了急诊室,一测体温,都39度3了,护士忙在他额头贴了一片降温贴,还吃了药。并要当当大量喝水。让家属们用温热水打湿毛巾帮当当擦手擦脚降温。抽血检查后,医生说是细菌感染,得住院打点滴。折腾到半夜,当当终于安静了,体温也降了下来,躺在病床上呼呼大睡。青柔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又掏出电话打给笠超,还是关机,她气恼的的想:“这个人怎么回事,儿子烧成这样了,他都不管,还关机了。他可是从来不关机的呀。”忽然看到手机里还有一条短信,是一个陌生电话发来的,青柔便点开来看,哪知这一看,竟让她目瞪口呆,惊愕得张着嘴巴半天没合拢。

  短信写道:“尊敬的上官太太:您丈夫现在正和一个漂亮女人在祥瑞酒店2888房间幽汇,现在过去应该可以撞个正着。”青柔看了看时间,是十一点左右发来的消息。

  青柔知道祥瑞酒店是临云集团旗下的一个五星级酒店,听说笠超在那儿长期包了一间房,但只是为了休息和会会朋友。青柔当然不愿意相信这种事。特别是上次她看见笠超和莫欣凌还有她儿子亲亲热热一起买东西,亲眼看见的事情都误会了,像这种短信她既不想相信也不愿意相信。于是她马上发了条短信问道:“你是谁?”

  过了一会儿,对方回复道:“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是看不惯那个叫什么柳若姒的贱女人和你男人一起欺骗你、愚弄你,抱不平而已。”署名是“一个有正义感的知情人。”

  这下,青柔信了七八分,早就有风言风语传到青耳朵里,说她老公和柳若姒关系不正常,有些暧昧、不清不楚。但青柔没管这些闲言碎语,她选择相信老公和柳若姒。她知道,老公肩上的担子重,压力大,柳总是他最得力最倚重和信任的帮手,两个人清清白白的处了这么久的时间,要有暧昧早就该有了,不会到现在才发生这种事,而且,青柔相信老公绝不会背叛她还有他们可爱的儿子。但此时见对方信誓旦旦,想起笠超今天的反常表现,又不由得她不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