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君子倾心 > 第三十三章 逼迫就范
  “你不要过来!”千秋殿内,宋辰瑄抓紧手上唯一能当武器的烛台,惊慌的退到墙角。

  “辰瑄?”唐初羽慢慢靠近他,像安抚受惊的小猫一样,轻声细语道:“你何必如此,我不会伤害你的!”

  “说得好听,那你为何要拿靖羽的安危来威胁我?”宋辰瑄大着胆子质问。

  “怎么能说是威胁,你知道的,只要永安王在这皇宫里做下任何以下犯上的事情,立刻有人会捉拿住他,格杀勿论的。说起来,他以前是多么稳重的一个人,因为你现在变得那么冲动暴躁了。你也不希望看到他因为你发生任何不测吧?”唐初羽偷偷观察了下宋辰瑄,发现对方果然开始犹疑起来,满意的隐藏起笑意。

  “求求你放过我们吧,皇上,我愿意永远不再来这蕴泽城,求你给我和靖羽自由!”退无可退的宋辰瑄“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这时候除了求饶,他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

  “你真是狠心!”唐初羽蹲下身来,澳门赌博网站:捧着宋辰瑄秀美的脸庞,长长叹了一口气,眼里是出人意料的哀伤。

  “皇上?”这样有些软弱的唐初羽宋辰瑄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惊疑不定地抬眼望着唐初羽。

  “没事,朕的心也不是金银打造的,你这样三番两次的拒绝朕,可把朕的心伤了个透。”唐初羽有些受伤地摸了摸胸口。

  “皇上,我……”宋辰瑄放下戒备,犹犹豫豫地靠近唐初羽,“有些事情一开始就错了,我并非有意去伤害你,可是……”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人。

  “有的事情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是好是坏呢?”唐初羽回应他一个很温和的笑。

  “不!”宋辰瑄摇头,虽然对对方有同情,但是有些事情他还是很坚持的,“我和靖羽早已在江南的时候就定了终生的,不管是我还是他,我们都不可再有别的想法。”

  “靖羽靖羽!”听到宋辰瑄喊得这么亲切,唐初羽的温和立时烟消云散,接踵而至的是暴怒,“朕是一国之主,他不过是个王爷,朕哪里比不上他?你说!”

  他拼命摇晃宋辰瑄的肩膀,想问出个答案来,但宋辰瑄肩膀被捏的生疼,又兼被摇的头晕目眩,哪里回答的了。

  “朕今天倒真要看看到底是他好还是我好!”说完不顾宋辰瑄的反抗,唐初羽推倒宋辰瑄,压在他身上,就着脖子咬了下去。

  他咬的力道不大,故意留下痕迹又不让对方感到疼痛。

  “不可以不可以!”宋辰瑄拼命挣扎,若是让靖羽看见了可怎么办。

  “嘶~”唐初羽不理会他的抗拒,只压住他不让他乱动,接着一把撕开他的衣服。

  这时候已经是炎热的六月了,穿的都只是单衫薄件的,唐初羽这么一撕,宋辰瑄白皙的肌肤立刻展露出来。他窘迫地想隐藏自己的身体,可是却没有力气抵挡对方的压制。

  “不要,不要!”泪水像开了闸的洪水,源源不断从眼角滑落。

  “别哭!”唐初羽有些心疼,吻去他不断滑落的泪珠。

  脸上的柔软触感,只会让宋辰瑄感觉到恶心,唐靖羽也曾吻过他,可是感觉完全不同。迷迷糊糊望着身上的男人,他愤恨的骂了一句“恶心”。

  这个词语完全激怒了唐初羽,“恶心?唐靖羽这样对你时,你也对他说‘恶心’吗?嗯?说呀!”说完他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沿着宋辰瑄的下巴一路吻下去。

  宋辰瑄虽常游历四方,但皮肤却像没有经过风吹日晒似的特别白皙细腻,平时除了问问诊,采采药,没有别的锻炼,所以他身上没有肌肉,软乎乎的,像婴儿一样。

  唐初羽留恋的吻着他的胸口,那个地方跳动的心脏,年轻有力,可是他知道里面满满当当的只装下了唐靖羽一个人,他,连个可以委身的角落都没有。

  既然这样,那就毁掉他吧。心里的恶魔呲牙咧嘴,蛊惑着他。他泄愤地重重一口咬下去,引得身下人痛苦地叫了出来。

  “痛!”胸口传来的剧痛,使得宋辰瑄蜷起身子。他的叫声,也总算让唐初羽冷静了下来。

  看着宋辰瑄胸口还粘着他口水的红肿牙印,唐初羽立刻弹开。看到对方额头因为疼痛而冒出的冷汗,唐初羽陷入深深的自责。

  身上的人起开了,宋辰瑄赶紧忍着疼痛,穿好衣服。虽然那件上衣已经被唐初羽撕了个大口子,但是聊胜于无,他努力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爬到离唐初羽很远的地方,戒备的盯着他。

  自责许久的唐初羽,最后没有在做过分的事情,他只是气馁地说了一声“对不起”,就匆忙离开了。

  这座千秋殿,唐初羽早已屏退了所有宫女太监,现在他也走了,只剩宋辰瑄一个人靠坐在墙角。

  许久许久,到太阳都昏昏沉沉地西下了,他才抹去不知从何时开始流的泪,慢慢爬起来,吩咐外面侯着的人,准备洗澡水。

  有些污渍,已经笼罩上心头,一桶水又岂可以洗的干净。身上的红肿斑点,宋辰瑄用毛巾来来回回的擦,一直把那些有痕迹的地方擦的破了皮,也没有消除掉。洗澡水早已冷点,而他也毫无所觉,呆愣的靠坐在桶壁上,心里空洞洞的,思想完全放空。

  到了掌灯时分,前来看望宋辰瑄的唐初羽,看到眼前的一幕,立刻暴怒起来,“你们这些蠢货,他在这里多久了?”

  隔着屏风的宫女太监立时战战兢兢地跪下来,磕磕绊绊地回答:“禀,禀皇上,宋公子下过命令,谁都不可以进,进去的。”

  将昏死过去的宋辰瑄从水里捞出来,唐初羽扯了条大毛巾把他裹好,打横抱了出去。

  放到床上,唐初羽才松了口气。想摸一摸他的脸颊,触手却一阵发烫。唐初羽登时紧张起来,摸了摸额头,也是发烫的厉害。

  “快宣太医!”他压低了声音,努力压制心中的怒火。什么时候起,自己居然开始变得暴躁易怒起来,以前别人可都是说自己温和可亲的。

  “是!”一大群人立刻像卸了重担似的领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