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434.第434章 目中无人的口吻
  时间回到景佳人被抓回去的那个下午。

  两个帮助她逃跑的佣人跪在地上,不断地哭声求饶:“我们下次再也不敢了,求少爷放过我们。”

  “不关她们的事,是我用珠宝诱惑她们的。”景佳人最看不得无辜的人因为她受到牵连。

  冷麟天扬起唇,悠然却带着阴鸷的笑意:“我一向赏罚分明,做错了事,就要罚。”

  跟西门龙霆一个德行。

  “既然你们这么喜欢珠宝,我可以喂你们吃个饱。”

  喂?吃个饱?

  两个佣人神色一变,就见一个保镖端着托盘走过来。

  托盘上两碟子的小金块。

  “一人一叠,吃完了,若你们还活着……我就放你们回去。”冷麟天眯眼,“可以带着这些金子回去。”

  “……”

  “如果死了,就开膛破腹,再把金子取出来。”

  金块虽小,但相对于人的咽喉来说,还是大的啊。

  根本吞不下去,会噎死的!

  两个佣人知道死期将至,泪流满面,更是磕头谢恩。

  “我都说了这事儿不关她们——”

  “你别着急,对于你敢逃跑的勇气可嘉,我也有礼物要送给你。”冷麟天扬了下手。

  又一个保镖端着托盘到她面前,上面是一杯清水,和一盒堕胎药……

  景佳人脸色一变,手捂着腹部,她原本一直处心积虑地想要打掉这个孩子。

  可是现在,不知道是激发了母性的本能……还是因为,这孩子跟西门龙霆的血缘有关系……

  总之,她突然舍不得了。

  想要生下来,好好地养大,愿意把自己的所有关爱都给他。

  “你没有这个权利,这是我的孩子!”

  “这天底下,还未有我没有权利的事。”

  和西门龙霆一样狂傲自大,目中无人的口吻。

  冷麟天依然是平时那副春风满面的笑容,他看上去不像西门龙霆凶神冰冷,他的笑容显得无害。

  却是一只阴毒的笑面虎。

  “有没有第二个选择?”景佳人咬了下唇,“你不是最喜欢让我做选择题吗?”

  “想做我的情人?”

  “不陪床的!”景佳人说,“只要你留下我的孩子——”

  “不陪床的还叫情人么?”

  “孕妇前三个月最为关键和危险,现在宝宝才一个多月,我的意思是,这两个月里我不陪床,若两个月后你还对我有兴趣……”景佳人风情万种地撩拨了一下头发,“我随你怎么处理。”

  两个月她还逃不掉的话,就自尽好了!

  “两个月,时间这么长,我岂不是很亏?”

  “随便能吃到口的东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那样的东西冷少爷一抓一大把,有意思么?”

  “我不答应呢?”

  “那恐怕会出现一尸两命……”景佳人淡下声来,“还是冷大少爷对自己的魅力没有自信,不相信你两个月的时间都没有拿下我的心。”

  冷麟天挑起眉头。

  “如果我被你征服,心甘情愿地拿掉孩子,才是你赢了。”

  “……”

  “否则你永远是西门龙霆的手下败将!”时间回到景佳人被抓回去的那个下午。

  两个帮助她逃跑的佣人跪在地上,不断地哭声求饶:“我们下次再也不敢了,求少爷放过我们。”

  “不关她们的事,是我用珠宝诱惑她们的。”景佳人最看不得无辜的人因为她受到牵连。

  冷麟天扬起唇,悠然却带着阴鸷的笑意:“我一向赏罚分明,做错了事,就要罚。”

  跟西门龙霆一个德行。

  “既然你们这么喜欢珠宝,我可以喂你们吃个饱。”

  喂?吃个饱?

  两个佣人神色一变,就见一个保镖端着托盘走过来。

  托盘上两碟子的小金块。

  “一人一叠,吃完了,若你们还活着……我就放你们回去。”冷麟天眯眼,“可以带着这些金子回去。”

  “……”

  “如果死了,就开膛破腹,再把金子取出来。”

  金块虽小,但相对于人的咽喉来说,还是大的啊。

  根本吞不下去,会噎死的!

  两个佣人知道死期将至,泪流满面,更是磕头谢恩。

  “我都说了这事儿不关她们——”

  “你别着急,对于你敢逃跑的勇气可嘉,我也有礼物要送给你。”冷麟天扬了下手。

  又一个保镖端着托盘到她面前,上面是一杯清水,和一盒堕胎药……

  景佳人脸色一变,手捂着腹部,她原本一直处心积虑地想要打掉这个孩子。

  可是现在,不知道是激发了母性的本能……还是因为,这孩子跟西门龙霆的血缘有关系……

  总之,她突然舍不得了。

  想要生下来,好好地养大,愿意把自己的所有关爱都给他。

  “你没有这个权利,这是我的孩子!”

  “这天底下,还未有我没有权利的事。”

  和西门龙霆一样狂傲自大,目中无人的口吻。

  冷麟天依然是平时那副春风满面的笑容,他看上去不像西门龙霆凶神冰冷,他的笑容显得无害。

  却是一只阴毒的笑面虎。

  “有没有第二个选择?”景佳人咬了下唇,“你不是最喜欢让我做选择题吗?”

  “想做我的情人?”

  “不陪床的!”景佳人说,“只要你留下我的孩子——”

  “不陪床的还叫情人么?”

  “孕妇前三个月最为关键和危险,现在宝宝才一个多月,我的意思是,这两个月里我不陪床,若两个月后你还对我有兴趣……”景佳人风情万种地撩拨了一下头发,“我随你怎么处理。”

  两个月她还逃不掉的话,就自尽好了!

  “两个月,时间这么长,我岂不是很亏?”

  “随便能吃到口的东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那样的东西冷少爷一抓一大把,有意思么?”

  “我不答应呢?”

  “那恐怕会出现一尸两命……”景佳人淡下声来,“还是冷大少爷对自己的魅力没有自信,不相信你两个月的时间都没有拿下我的心。”

  冷麟天挑起眉头。

  “如果我被你征服,心甘情愿地拿掉孩子,才是你赢了。”

  “……”

  “否则你永远是西门龙霆的手下败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