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433.第433章 这一夜无眠
  “……”杀人目光。

  “好,我闭嘴,等到有一天西门家族被那个贱人搞到家破人亡你才甘心。”西门龙樱冷冷地往椅子上一坐,下一秒西门龙霆站起来,一脸冷冽淡然地朝前走,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是他走过的地方,不停传来东西摔裂在地上的声音。

  西门龙樱想来心里也有气,也随手将烛台往地上用力一摔——

  冲她发什么火,不知道景佳人到底给他下了什么**药,要这样护着她!

  “二小姐,火!”

  威尔逊突然低声叫道。

  烛台上的火点燃了地上的餐布,加上一些菜上的油加剧了火焰的燃烧,只眨眼功夫就烧了起来。

  威尔逊立即命令道:“快去打水来!”

  西门龙樱就站在旁边,火苗突然吞噬了她的裙子。

  “二小姐,快闪开。”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水,快点,水!”

  她裙子穿得太长了,拖着地,拼命抖着,一个佣人端着茶壶扑过来,结果踩到她的裙子,绊倒了,一起摔到地上。

  威尔逊拖了外套,迅速地扑到西门龙樱的裙子上,这才消了火。

  而西门龙樱这一跤可摔了个大跟头……

  精心做的头发散落下来,额头还撞到桌脚,立即就有肿起来的痕迹。

  她揉着头,咬牙切齿:“还压着我做什么,给我滚!”

  佣人立即胆战心惊地爬起来。

  西门龙樱狠狠捏了拳头,该死,这都是景佳人的错,如果不是这贱人惹火了她,她又怎么会打落烛台!

  景佳人就是她的噩梦,一天不除,她就不能高枕无忧。

  起居室的门被一股大力推开,森冷的人影走进来。

  西门龙霆没有开灯,仿佛灯光只是会更加照亮这个起居室的寂寞。

  看到照片,他的确愤怒到失去理智,但是他还不傻!

  景佳人是不是故意接近他,为了得到他的孩子,他很清楚……

  从一开始她就想方设法在逃跑,吃打胎药,为了不让他碰她不惜让自己的伤口发炎,高烧。她做的种种的一切,都证明她不是处心积虑想要接近他的女人。

  不过,这并不能成为景佳人对他如此放肆伤害的借口……

  一想到相片里的画面,西门龙霆的脸色就晦暗起来。

  以景佳人刚烈的性子,想让她臣服于他怎么可能?

  没有人能够强迫她,除非她自愿!

  为什么冷麟天偏偏送来“倾世之恋”,还割成两半?

  除非,景佳人将他们的一切都告知冷麟天了,他才会笃定“盒子里装着西门龙霆最珍贵的宝物”。

  冷冽的唇角挽起。

  的确是最珍贵的宝物。

  这项链对他来说,凝聚了对景佳人的所有心血,可以说是把他的心交给了她,现在……

  变成了两半。

  冷冽的身影站在黑暗之中,与黑暗和孤寂融合在一起。这一夜无眠。

  景佳人的确是自愿服侍冷麟天——

  但在这个男人的要挟之下。

  他给她一盒堕胎药做选择,是流掉孩子,还是做他“不陪床”的情人!“……”杀人目光。

  “好,我闭嘴,等到有一天西门家族被那个贱人搞到家破人亡你才甘心。”西门龙樱冷冷地往椅子上一坐,下一秒西门龙霆站起来,一脸冷冽淡然地朝前走,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是他走过的地方,不停传来东西摔裂在地上的声音。

  西门龙樱想来心里也有气,也随手将烛台往地上用力一摔——

  冲她发什么火,不知道景佳人到底给他下了什么**药,要这样护着她!

  “二小姐,火!”

  威尔逊突然低声叫道。

  烛台上的火点燃了地上的餐布,加上一些菜上的油加剧了火焰的燃烧,只眨眼功夫就烧了起来。

  威尔逊立即命令道:“快去打水来!”

  西门龙樱就站在旁边,火苗突然吞噬了她的裙子。

  “二小姐,快闪开。”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水,快点,水!”

  她裙子穿得太长了,拖着地,拼命抖着,一个佣人端着茶壶扑过来,结果踩到她的裙子,绊倒了,一起摔到地上。

  威尔逊拖了外套,迅速地扑到西门龙樱的裙子上,这才消了火。

  而西门龙樱这一跤可摔了个大跟头……

  精心做的头发散落下来,额头还撞到桌脚,立即就有肿起来的痕迹。

  她揉着头,咬牙切齿:“还压着我做什么,给我滚!”

  佣人立即胆战心惊地爬起来。

  西门龙樱狠狠捏了拳头,该死,这都是景佳人的错,如果不是这贱人惹火了她,她又怎么会打落烛台!

  景佳人就是她的噩梦,一天不除,她就不能高枕无忧。

  起居室的门被一股大力推开,森冷的人影走进来。

  西门龙霆没有开灯,仿佛灯光只是会更加照亮这个起居室的寂寞。

  看到照片,他的确愤怒到失去理智,但是他还不傻!

  景佳人是不是故意接近他,为了得到他的孩子,他很清楚……

  从一开始她就想方设法在逃跑,吃打胎药,为了不让他碰她不惜让自己的伤口发炎,高烧。她做的种种的一切,都证明她不是处心积虑想要接近他的女人。

  不过,这并不能成为景佳人对他如此放肆伤害的借口……

  一想到相片里的画面,西门龙霆的脸色就晦暗起来。

  以景佳人刚烈的性子,想让她臣服于他怎么可能?

  没有人能够强迫她,除非她自愿!

  为什么冷麟天偏偏送来“倾世之恋”,还割成两半?

  除非,景佳人将他们的一切都告知冷麟天了,他才会笃定“盒子里装着西门龙霆最珍贵的宝物”。

  冷冽的唇角挽起。

  的确是最珍贵的宝物。

  这项链对他来说,凝聚了对景佳人的所有心血,可以说是把他的心交给了她,现在……

  变成了两半。

  冷冽的身影站在黑暗之中,与黑暗和孤寂融合在一起。这一夜无眠。

  景佳人的确是自愿服侍冷麟天——

  但在这个男人的要挟之下。

  他给她一盒堕胎药做选择,是流掉孩子,还是做他“不陪床”的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