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431.第431章 最珍贵的宝物
  “心有不甘为什么要偷他的宝石链?”

  “抢走他最重视的东西,让他尝尝丢失宝物的滋味——顺便告诉他,我不是随便得罪得起的女人。”

  “有个性。”

  冷麟天捏起她的下巴,赞赏地说:“你的求救钢管舞,也更有个性。”

  “……”太丢人了。

  “关门。”冷麟天这才命令机长关门。

  景佳人终于感觉到安全,推开他,整整衣服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

  此时飞机已经越过城市,开到海域。

  西门龙霆的车停在海边的公路上,被迫停止追击。

  车门被一脚踹开,西门龙霆走下来,浑身气场凌厉煞气,站在公路边的护栏前。

  海风吹起他的头发,他的领带猎猎狂舞,那红瞳是泌血的红色!

  景佳人从高空俯视,见他的身影逐渐变远,变远……变成一个即将看不见的小黑点儿……

  冷麟天的直升机在海域上方飞行了一阵,确定身后没有追来,调了方向开回老巢。

  景佳人双脚才落地,颈子上的项链就被摘了去。

  景佳人只觉得颈前一空,那链子被她带习惯后,都有了她的温度:“你做什么?”

  “让他知道,你我都不是随便得罪得起的。”

  “还给我!”

  “想要链子,还是做我的情人?”

  “……”

  这该死的男人简直是无时无刻地在威胁她!

  冷麟天轻浮一笑,攥着链子大步朝别墅走去:“把她带进来。”

  随后下飞机的保镖钳住景佳人的手脚,压回别墅里。

  当晚,西门庄园,餐桌上。

  西门龙樱亲自倒了一杯香槟递过去:“哥,你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犯不着为一个女人焦虑。”

  “……”

  “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她跑了就跑了,有的是女人给我们西门家延续血脉。”

  “闭嘴。”

  这时一个属下拿着一个盒子进来,交给威尔逊,威尔逊又转身走到餐桌边:“少爷,这是冷大少爷派人送过来的,说是要你亲自打开。”

  西门龙霆眉峰一冷,面色难看得不行。

  威尔逊迟疑道:“据说,里面是你最珍贵的宝物。”

  西门龙霆的嘴唇立即苍然失血。

  是景佳人的眼珠,手指——还是心脏?!

  西门龙霆高大的身影微晃,怒意冲顶,用力一掀,餐桌布带着大量的食物稀里哗啦落到地上。

  西门龙樱啧啧摇头:“哥,你没胃口,我还没开始吃呢!”

  还好都是银制的餐具,只是浪费了一桌的美食。

  威尔逊看着被打落到地上的盒子,迟疑问:“少爷若不想看,我这就派人去扔了。”

  西门龙霆冷然凝眉,伸出手——

  威尔逊忙捡起盒子,递到他手里,诧异地发现,主人的手竟有些微的颤抖。

  跟随在少爷身边这么多年,少爷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识过,如今为了个女人……

  西门龙霆森冷地吸了口气,打开盒盖。

  意料之外没有血腥肮脏气息,盒子内是几张照片,还有一根残缺的项链。

  西门龙霆将项链拿出来——“心有不甘为什么要偷他的宝石链?”

  “抢走他最重视的东西,让他尝尝丢失宝物的滋味——顺便告诉他,我不是随便得罪得起的女人。”

  “有个性。”

  冷麟天捏起她的下巴,赞赏地说:“你的求救钢管舞,也更有个性。”

  “……”太丢人了。

  “关门。”冷麟天这才命令机长关门。

  景佳人终于感觉到安全,推开他,整整衣服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

  此时飞机已经越过城市,开到海域。

  西门龙霆的车停在海边的公路上,被迫停止追击。

  车门被一脚踹开,西门龙霆走下来,浑身气场凌厉煞气,站在公路边的护栏前。

  海风吹起他的头发,他的领带猎猎狂舞,那红瞳是泌血的红色!

  景佳人从高空俯视,见他的身影逐渐变远,变远……变成一个即将看不见的小黑点儿……

  冷麟天的直升机在海域上方飞行了一阵,确定身后没有追来,调了方向开回老巢。

  景佳人双脚才落地,颈子上的项链就被摘了去。

  景佳人只觉得颈前一空,那链子被她带习惯后,都有了她的温度:“你做什么?”

  “让他知道,你我都不是随便得罪得起的。”

  “还给我!”

  “想要链子,还是做我的情人?”

  “……”

  这该死的男人简直是无时无刻地在威胁她!

  冷麟天轻浮一笑,攥着链子大步朝别墅走去:“把她带进来。”

  随后下飞机的保镖钳住景佳人的手脚,压回别墅里。

  当晚,西门庄园,餐桌上。

  西门龙樱亲自倒了一杯香槟递过去:“哥,你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犯不着为一个女人焦虑。”

  “……”

  “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她跑了就跑了,有的是女人给我们西门家延续血脉。”

  “闭嘴。”

  这时一个属下拿着一个盒子进来,交给威尔逊,威尔逊又转身走到餐桌边:“少爷,这是冷大少爷派人送过来的,说是要你亲自打开。”

  西门龙霆眉峰一冷,面色难看得不行。

  威尔逊迟疑道:“据说,里面是你最珍贵的宝物。”

  西门龙霆的嘴唇立即苍然失血。

  是景佳人的眼珠,手指——还是心脏?!

  西门龙霆高大的身影微晃,怒意冲顶,用力一掀,餐桌布带着大量的食物稀里哗啦落到地上。

  西门龙樱啧啧摇头:“哥,你没胃口,我还没开始吃呢!”

  还好都是银制的餐具,只是浪费了一桌的美食。

  威尔逊看着被打落到地上的盒子,迟疑问:“少爷若不想看,我这就派人去扔了。”

  西门龙霆冷然凝眉,伸出手——

  威尔逊忙捡起盒子,递到他手里,诧异地发现,主人的手竟有些微的颤抖。

  跟随在少爷身边这么多年,少爷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识过,如今为了个女人……

  西门龙霆森冷地吸了口气,打开盒盖。

  意料之外没有血腥肮脏气息,盒子内是几张照片,还有一根残缺的项链。

  西门龙霆将项链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