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430.第430章 没下限的男人
  “你把飞机门关上再跟我说话!”

  冷麟天淡淡地笑了起来,关上门,他岂不是享受不到这温存的福利了?

  “要我关上门也可以,若你选择做我的情人。”

  这个无耻没下限的男人!

  景佳人狠狠地瞪着他,紧咬着下唇。他根本是趁人之危。

  “不答应?”

  “……”

  “怕不怕高?”他忽然将她往外推了一点,景佳人身体一倾,就要掉出去。

  她忙抓紧他,他又将她带进怀中。

  “你可以慎重考虑我的提议——”

  “冷先生说白了就是重口味,喜欢玩破鞋,更何况还是你的对头西门少爷玩过不要的女人。”景佳人激他,“就算逼我同意,也展现不了你的魅力。你还是比西门要差!”

  冷麟天嘴角的笑意瞬间敛住。

  这是第一个敢如此大胆地挑衅她的女人。

  “看来你真的不怕死么!”

  “你错了,我怕死——但是我宁死也不想狼狈为奸!做你的情人!”

  冷麟天丹凤眼弯得迷人:“那你是想做狼,还是做狈?”

  “……无聊!”

  直升飞机朝西方向飞,马路上西门的车从各个路口朝西方向汇聚。

  这次搜索没有调动飞机,威尔逊临时下令,恐怕等飞机赶到时,冷麟天早就没了踪影……

  冷麟天看着脚下穷追不舍的车队,澳门赌博网站:其中就有西门龙霆的房车。

  他挽起唇一笑:“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他为什么要追杀你?”

  先是猎场里的埋伏,而这次他调动了大量的人手,还亲自来追杀。

  景佳人很想告诉他,追杀她的不是西门龙霆,而是他的妹妹西门龙樱。可是一解释起来,就有一纸篓的话那么多。

  而且这事儿会牵扯到冷傲风,冷麟天一定非常忌讳这个名字。

  “你现在有三个选择,一个是做的情人,一个是从飞机里跳下去……还有一个是,解释你为什么会被追杀的原由。”

  原本冷麟天对别人的事一向淡漠毫无兴趣。

  可是现在,他却对这个女人感兴趣极了……

  景佳人皱起眉,他不是在为难她吗?三个选择她都是死路!

  冷麟天开始放松握着她的手,好死不死飞机在经过一个30层高的钟楼时颠簸了一下。

  景佳人胆战心惊:“因为我偷了他的珠宝!”

  “堂堂西门少爷会看得起一些珠宝?”

  “是这根,”景佳人摸着颈上的链子,“据说这根链子对他来说有特别的意义,或许是他父母亲的信物。”

  好吧,她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又被逼着讲谎话了。

  “他父母亲的信物?”冷麟天目光一凛,“我怎么没听说过。”

  “难道世界上的什么事你都可以知晓吗?”

  “那好,你为什么偷这根链子?”

  “因为他对待失宠的女人就是弃之如敝屣……他最近又了新欢,我知道自己的下场,心有不甘,就偷了他的链子从庄园里逃出来,谁知道惹怒了他,他在猎场里布置了杀手,追杀我和想要夺回这根宝石链……后来遇见你,你救了我。”“你把飞机门关上再跟我说话!”

  冷麟天淡淡地笑了起来,关上门,他岂不是享受不到这温存的福利了?

  “要我关上门也可以,若你选择做我的情人。”

  这个无耻没下限的男人!

  景佳人狠狠地瞪着他,紧咬着下唇。他根本是趁人之危。

  “不答应?”

  “……”

  “怕不怕高?”他忽然将她往外推了一点,景佳人身体一倾,就要掉出去。

  她忙抓紧他,他又将她带进怀中。

  “你可以慎重考虑我的提议——”

  “冷先生说白了就是重口味,喜欢玩破鞋,更何况还是你的对头西门少爷玩过不要的女人。”景佳人激他,“就算逼我同意,也展现不了你的魅力。你还是比西门要差!”

  冷麟天嘴角的笑意瞬间敛住。

  这是第一个敢如此大胆地挑衅她的女人。

  “看来你真的不怕死么!”

  “你错了,我怕死——但是我宁死也不想狼狈为奸!做你的情人!”

  冷麟天丹凤眼弯得迷人:“那你是想做狼,还是做狈?”

  “……无聊!”

  直升飞机朝西方向飞,马路上西门的车从各个路口朝西方向汇聚。

  这次搜索没有调动飞机,威尔逊临时下令,恐怕等飞机赶到时,冷麟天早就没了踪影……

  冷麟天看着脚下穷追不舍的车队,其中就有西门龙霆的房车。

  他挽起唇一笑:“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他为什么要追杀你?”

  先是猎场里的埋伏,而这次他调动了大量的人手,还亲自来追杀。

  景佳人很想告诉他,追杀她的不是西门龙霆,而是他的妹妹西门龙樱。可是一解释起来,就有一纸篓的话那么多。

  而且这事儿会牵扯到冷傲风,冷麟天一定非常忌讳这个名字。

  “你现在有三个选择,一个是做的情人,一个是从飞机里跳下去……还有一个是,解释你为什么会被追杀的原由。”

  原本冷麟天对别人的事一向淡漠毫无兴趣。

  可是现在,他却对这个女人感兴趣极了……

  景佳人皱起眉,他不是在为难她吗?三个选择她都是死路!

  冷麟天开始放松握着她的手,好死不死飞机在经过一个30层高的钟楼时颠簸了一下。

  景佳人胆战心惊:“因为我偷了他的珠宝!”

  “堂堂西门少爷会看得起一些珠宝?”

  “是这根,”景佳人摸着颈上的链子,“据说这根链子对他来说有特别的意义,或许是他父母亲的信物。”

  好吧,她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又被逼着讲谎话了。

  “他父母亲的信物?”冷麟天目光一凛,“我怎么没听说过。”

  “难道世界上的什么事你都可以知晓吗?”

  “那好,你为什么偷这根链子?”

  “因为他对待失宠的女人就是弃之如敝屣……他最近又了新欢,我知道自己的下场,心有不甘,就偷了他的链子从庄园里逃出来,谁知道惹怒了他,他在猎场里布置了杀手,追杀我和想要夺回这根宝石链……后来遇见你,你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