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422.第422章 少爷不在家
  没办法,澳门赌博网站:只好暂时委身做女佣了,他心高气傲,除非逼到她主动妥协,在这之前应该不会碰她。不然早就碰了……

  景佳人在卫生间换上那一套夸张的佣人装。

  宝宝才在肚子里一个多月,腹部没有丝毫隆起,一点也看不出来是孕妇。

  镜子里的她充满了情趣甜美,就像一块可口的蛋糕,让人忍不住想要品尝。

  景佳人皱了皱眉,真不想穿成这样去诱惑一个男人……

  忽然镜子里出现一个魔鬼的身影,从身后环抱住她,邪肆的嘴角挽起:【佳人……】

  景佳人全身一激,那身影又消失了。

  这个魔鬼,为什么在哪里都缠着她不放!还是她被他囚禁太久,所以有心理阴影了?

  她昨晚也梦见他了……

  怀着复杂的心情走出房间,一个空桶和抹布就被扔到她面前。

  “既然你选择了佣人装,就要跟我们一起干活了。”

  “……”

  “你不想干也可以,就要在少爷的床上干活。”佣人双手叉腰,颐指气使。

  景佳人很想给一巴掌,但知道这不过是冷麟天的命令,打佣人也没用。

  虽然她是景家小姐,倒也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还是会的——这也是西门龙霆在第一次检验她时,对她略微粗糙的手心不满意。

  “楼上楼下所有房间的地板……我们少爷很爱干净,一丝灰尘都不能有!”

  景佳人扬扬眉:“我是孕妇,你们让我趴在地上擦地板?”

  “那关我什么事,是你自己要选女佣的。快点干活,我们少爷回来要验收。”

  “你们少爷不在家?”

  “不在家怎样?”

  方便她想办法逃跑啊。

  景佳人笑了笑:“在别人手下做女佣很受气吧,尤其是他这种阴晴不定的男人,一定很难伺候。”

  佣人立即充满防备:“你在我们面前说我们主人的坏话,就不怕我们告状?”

  她当面都敢骂,有什么怕的。

  “每天这么辛苦,倒不如……”景佳人话锋一转,“我有一些值钱的珠宝,如果你们喜欢?”

  两个女佣互看一眼,明显有些心动,盯着她颈子上的项链问:“有多值钱?”

  景佳人抚摸着颈上的珠宝:“不是这一根,不过其它的也很值钱。”

  她把包里的链子都倒出来,既然打上了烙印不能用了,倒不如收买佣人带她逃走。

  “你们随便挑选,不过一人只能拿一条。”

  两个佣人惊叹着,虽然不懂辨识珠宝的真假,可看这精致做工和宝石的色泽,就知道不是仿冒廉价品。

  女人爱珠宝,她们于是一人挑了一条。

  “你们拿了我的珠宝,知道要怎么做事吧?”景佳人笑眯眯地问。

  “知道,这楼上楼下的卫生,都会由我们整理干净。”一个佣人说。

  “等少爷回来,我还会禀告他,是你的功劳。”另一个佣人紧接着说。

  “不止是这样,我想离开这里。”自己今年真是命犯牢狱之灾吗,不管去到哪里都是在逃亡。没办法,只好暂时委身做女佣了,他心高气傲,除非逼到她主动妥协,在这之前应该不会碰她。不然早就碰了……

  景佳人在卫生间换上那一套夸张的佣人装。

  宝宝才在肚子里一个多月,腹部没有丝毫隆起,一点也看不出来是孕妇。

  镜子里的她充满了情趣甜美,就像一块可口的蛋糕,让人忍不住想要品尝。

  景佳人皱了皱眉,真不想穿成这样去诱惑一个男人……

  忽然镜子里出现一个魔鬼的身影,从身后环抱住她,邪肆的嘴角挽起:【佳人……】

  景佳人全身一激,那身影又消失了。

  这个魔鬼,为什么在哪里都缠着她不放!还是她被他囚禁太久,所以有心理阴影了?

  她昨晚也梦见他了……

  怀着复杂的心情走出房间,一个空桶和抹布就被扔到她面前。

  “既然你选择了佣人装,就要跟我们一起干活了。”

  “……”

  “你不想干也可以,就要在少爷的床上干活。”佣人双手叉腰,颐指气使。

  景佳人很想给一巴掌,但知道这不过是冷麟天的命令,打佣人也没用。

  虽然她是景家小姐,倒也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还是会的——这也是西门龙霆在第一次检验她时,对她略微粗糙的手心不满意。

  “楼上楼下所有房间的地板……我们少爷很爱干净,一丝灰尘都不能有!”

  景佳人扬扬眉:“我是孕妇,你们让我趴在地上擦地板?”

  “那关我什么事,是你自己要选女佣的。快点干活,我们少爷回来要验收。”

  “你们少爷不在家?”

  “不在家怎样?”

  方便她想办法逃跑啊。

  景佳人笑了笑:“在别人手下做女佣很受气吧,尤其是他这种阴晴不定的男人,一定很难伺候。”

  佣人立即充满防备:“你在我们面前说我们主人的坏话,就不怕我们告状?”

  她当面都敢骂,有什么怕的。

  “每天这么辛苦,倒不如……”景佳人话锋一转,“我有一些值钱的珠宝,如果你们喜欢?”

  两个女佣互看一眼,明显有些心动,盯着她颈子上的项链问:“有多值钱?”

  景佳人抚摸着颈上的珠宝:“不是这一根,不过其它的也很值钱。”

  她把包里的链子都倒出来,既然打上了烙印不能用了,倒不如收买佣人带她逃走。

  “你们随便挑选,不过一人只能拿一条。”

  两个佣人惊叹着,虽然不懂辨识珠宝的真假,可看这精致做工和宝石的色泽,就知道不是仿冒廉价品。

  女人爱珠宝,她们于是一人挑了一条。

  “你们拿了我的珠宝,知道要怎么做事吧?”景佳人笑眯眯地问。

  “知道,这楼上楼下的卫生,都会由我们整理干净。”一个佣人说。

  “等少爷回来,我还会禀告他,是你的功劳。”另一个佣人紧接着说。

  “不止是这样,我想离开这里。”自己今年真是命犯牢狱之灾吗,不管去到哪里都是在逃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