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420.第420章 救走景佳人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想知道你的身高和三围。”

  “癞蛤蟆吃天鹅肉,痴心妄想!”景佳人真的好想踹他,她的右脚一定要忍住。

  “癞蛤蟆?”冷麟天不怒反笑,第一次有女人这样形容他,实在是有趣极了。

  “你再逼我,我就从窗户里跳出去!”

  她知道他还没玩够她,不会让她死的。打不过,骂不过,还逃不出去,她只好威胁!

  冷麟天拢拢眉:“你以为你死了,我会关心?”

  “我死了,你逗弄的乐趣就没有了,那你岂不是无聊极了?相信你一定不想让这样的事发生。”

  “那可未必。”冷麟天眸色一转,回归正常,“我要你的三围尺寸,是给你做衣服。”

  “什么衣服?”

  “佣人装,或者情人装,你尽管选。”

  “我要孕妇装!”景佳人咬牙提醒,“别忘记,我肚子里怀着别人的孩子,你不是讨厌破鞋吗,还是缺女人缺得紧了。”

  她的话终于引起冷麟天的不悦。

  他一向不玩别人玩过的女人,更何况是西门龙霆玩剩的。

  可是偏偏,这个女人的拒绝和挑衅让他不能罢手。

  “你若喜欢在我的别墅里裸~奔,我也没有意见。”丢下这句话,他冷冽地转过身离开。

  听着门轰然关上,景佳人微微一怔,他没有想要冒犯她么?

  正准备松口气,门又被打开了——

  两个佣人走进来,微微行礼:“我们是来帮你量身高和三围的。”

  景佳人想,她总不能一直穿着这条裙子,也不可能真的裸~奔吧!

  “不用了,给我纸笔,我写给你们。”

  写好尺码交给佣人,等她们出去以后,景佳人跑过去倒锁房门——

  其实有什么用?一开始她就把房门倒锁了,人家是这房子的主人,有钥匙,想要进来不在话下。

  想了想,便吃力地推着个大柜子,挪到门口。

  不堵住门,她怕半夜那个混蛋男人突然走进来,玩突~袭。

  不知道冷麟天有什么讨厌的气味和忌讳,要用什么办法,才能阻止她碰他,打消他对她的念头?

  景佳人睡在大床上,毕竟折腾了一天,全身酸痛难耐,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同她的好梦相比,某人恐怕就没那么轻松入眠。

  黑暗的身影站在落地窗前,手里的雪茄头烟火明灭。

  整个庄园今晚都陪他陷入不眠夜。

  威尔逊派人将森林里尸首上的子弹挖出来,连夜进行检验……

  西门龙霆的枪支弹药,都有自己办的黑厂进行锤炼打造。同理,冷麟天的军火也是自己生产走私。

  这次竟敢有人闯进他的地盘,在他的猎场放肆,救走景佳人。

  除了冷麟天没有第二个人敢有这么大的胆子!

  何况,景佳人一直跟冷麟天有暧昧不清的关系,会里应外合救走她的也只有他。

  一丝苦笑染上嘴边。

  他对她掏心挖肺,对她还不够好么?

  这时威尔逊敲门而进:“少爷,结果出来了。”

  西门龙霆夹着雪茄冷冷回身。“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想知道你的身高和三围。”

  “癞蛤蟆吃天鹅肉,痴心妄想!”景佳人真的好想踹他,她的右脚一定要忍住。

  “癞蛤蟆?”冷麟天不怒反笑,第一次有女人这样形容他,实在是有趣极了。

  “你再逼我,我就从窗户里跳出去!”

  她知道他还没玩够她,不会让她死的。打不过,骂不过,还逃不出去,她只好威胁!

  冷麟天拢拢眉:“你以为你死了,我会关心?”

  “我死了,你逗弄的乐趣就没有了,那你岂不是无聊极了?相信你一定不想让这样的事发生。”

  “那可未必。”冷麟天眸色一转,澳门赌博网站:回归正常,“我要你的三围尺寸,是给你做衣服。”

  “什么衣服?”

  “佣人装,或者情人装,你尽管选。”

  “我要孕妇装!”景佳人咬牙提醒,“别忘记,我肚子里怀着别人的孩子,你不是讨厌破鞋吗,还是缺女人缺得紧了。”

  她的话终于引起冷麟天的不悦。

  他一向不玩别人玩过的女人,更何况是西门龙霆玩剩的。

  可是偏偏,这个女人的拒绝和挑衅让他不能罢手。

  “你若喜欢在我的别墅里裸~奔,我也没有意见。”丢下这句话,他冷冽地转过身离开。

  听着门轰然关上,景佳人微微一怔,他没有想要冒犯她么?

  正准备松口气,门又被打开了——

  两个佣人走进来,微微行礼:“我们是来帮你量身高和三围的。”

  景佳人想,她总不能一直穿着这条裙子,也不可能真的裸~奔吧!

  “不用了,给我纸笔,我写给你们。”

  写好尺码交给佣人,等她们出去以后,景佳人跑过去倒锁房门——

  其实有什么用?一开始她就把房门倒锁了,人家是这房子的主人,有钥匙,想要进来不在话下。

  想了想,便吃力地推着个大柜子,挪到门口。

  不堵住门,她怕半夜那个混蛋男人突然走进来,玩突~袭。

  不知道冷麟天有什么讨厌的气味和忌讳,要用什么办法,才能阻止她碰他,打消他对她的念头?

  景佳人睡在大床上,毕竟折腾了一天,全身酸痛难耐,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同她的好梦相比,某人恐怕就没那么轻松入眠。

  黑暗的身影站在落地窗前,手里的雪茄头烟火明灭。

  整个庄园今晚都陪他陷入不眠夜。

  威尔逊派人将森林里尸首上的子弹挖出来,连夜进行检验……

  西门龙霆的枪支弹药,都有自己办的黑厂进行锤炼打造。同理,冷麟天的军火也是自己生产走私。

  这次竟敢有人闯进他的地盘,在他的猎场放肆,救走景佳人。

  除了冷麟天没有第二个人敢有这么大的胆子!

  何况,景佳人一直跟冷麟天有暧昧不清的关系,会里应外合救走她的也只有他。

  一丝苦笑染上嘴边。

  他对她掏心挖肺,对她还不够好么?

  这时威尔逊敲门而进:“少爷,结果出来了。”

  西门龙霆夹着雪茄冷冷回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