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419.第419章 比西门龙霆还欠扁
  “你来做什么?”

  “想好了,是做佣人,还是我的贴身情人。”他匪匪地一笑,阔步而来。

  “你连孕妇也下得了口?好重的口味!”景佳人嫌恶地往后退,“你不知道怀孕前三个月不能那什么,否则会流产,会死么?”

  “我可以不对你那什么,你可以用手代替你那什么。”冷麟天挑挑眉,“不就没事了么?”

  他还真打着这龌蹉的主意?

  “下流!”景佳人觉得他比西门龙霆还恶心。

  “你还没有见识过我的下流就这么紧张,等你见识过了……怎么办?”

  他一脸轻松地走到她面前,她已经退到窗口。

  “我警告你别过来。”

  “我想知道你身后藏着什么?”

  “……”

  “把双手交出来看看。”

  景佳人猛地把刀子亮出来:“你再逼我试试看!”

  冷麟天低低地笑起来:“哪里拿的水果刀,这么锋利的东西,怎么能随便拿在手上,你就不怕割伤了?”

  说着,就要伸手来拿。

  “住手!”景佳人挥舞了两下刀子,“刀子不长眼,我刺到你了可别怪我。”

  “别乱挥,我怕你刺到自己就不好了。”

  景佳人继续挥,因为不挥舞他就会过来。

  忽然手心一滑,刀子甩出去,在空中转了一圈,又掉下来。

  景佳人没来得及反应,好在冷麟天及时拉了她一把,那把刀掉下来时,擦过她的手臂,划破白嫩的肌肤。

  一阵刺痛,泌红的血珠流出来,好在只是擦破点皮。

  冷麟天皱了皱眉:“我警告过你不要乱挥的,这下好了,割到手了。”

  “……”

  他以为都是谁害的啊,不是他半夜擅闯她的房间,她可能会割伤自己?

  他微微俯身,忽然温润的双唇含住了她的手臂。

  景佳人全身犹如雷击,感受到他吮吸着她的鲜血,猛地就一脚朝他的小腹踹去。

  冷麟天身子往后一撤,抓住她的脚踝:“怀孕了还这么不老实?忘记医生说的话了?不怕摔跤掉了孩子?”

  景佳人忙按住自己的裙子,以免春光乍泄,气愤地骂道:“混账,放开我的脚!”

  “孕妇最好时刻保持好心情,切忌易怒易爆。”冷麟天放下她的脚,挽唇笑了笑。

  景佳人真是气到爆,失去理智,猛地伸出拳头去打他的脸。

  他退后一步脸朝左闪。

  景佳人朝左打。

  他又朝右闪。

  景佳人左右左右左右打,他右左右左右左闪。

  冷麟天的动作游刃有余,明明可以随手制作她,偏偏就是要放任她逗她玩,看她被惹得气急败坏的样子。

  而他脸上的表情越惬意,景佳人就更是气得没法控制情绪。

  就这样打了一阵,景佳人没力气了——

  “呼……”她喘着气,扶着墙,头发被汗水咽湿,红润起的双颊更是娇俏迷人。

  “怎么,没力气了?不打了?”冷麟天悠然自得站定了身子,整了整衣领,自以为很帅地一笑。

  该死,她从没有如此想要揍扁一个人。简直比西门龙霆还欠扁!“你来做什么?”

  “想好了,是做佣人,还是我的贴身情人。”他匪匪地一笑,阔步而来。

  “你连孕妇也下得了口?好重的口味!”景佳人嫌恶地往后退,“你不知道怀孕前三个月不能那什么,否则会流产,会死么?”

  “我可以不对你那什么,你可以用手代替你那什么。”冷麟天挑挑眉,“不就没事了么?”

  他还真打着这龌蹉的主意?

  “下流!”景佳人觉得他比西门龙霆还恶心。

  “你还没有见识过我的下流就这么紧张,等你见识过了……怎么办?”

  他一脸轻松地走到她面前,她已经退到窗口。

  “我警告你别过来。”

  “我想知道你身后藏着什么?”

  “……”

  “把双手交出来看看。”

  景佳人猛地把刀子亮出来:“你再逼我试试看!”

  冷麟天低低地笑起来:“哪里拿的水果刀,这么锋利的东西,怎么能随便拿在手上,你就不怕割伤了?”

  说着,就要伸手来拿。

  “住手!”景佳人挥舞了两下刀子,“刀子不长眼,我刺到你了可别怪我。”

  “别乱挥,我怕你刺到自己就不好了。”

  景佳人继续挥,因为不挥舞他就会过来。

  忽然手心一滑,刀子甩出去,在空中转了一圈,又掉下来。

  景佳人没来得及反应,好在冷麟天及时拉了她一把,那把刀掉下来时,擦过她的手臂,划破白嫩的肌肤。

  一阵刺痛,泌红的血珠流出来,好在只是擦破点皮。

  冷麟天皱了皱眉:“我警告过你不要乱挥的,这下好了,割到手了。”

  “……”

  他以为都是谁害的啊,不是他半夜擅闯她的房间,她可能会割伤自己?

  他微微俯身,忽然温润的双唇含住了她的手臂。

  景佳人全身犹如雷击,感受到他吮吸着她的鲜血,猛地就一脚朝他的小腹踹去。

  冷麟天身子往后一撤,抓住她的脚踝:“怀孕了还这么不老实?忘记医生说的话了?不怕摔跤掉了孩子?”

  景佳人忙按住自己的裙子,以免春光乍泄,气愤地骂道:“混账,放开我的脚!”

  “孕妇最好时刻保持好心情,切忌易怒易爆。”冷麟天放下她的脚,挽唇笑了笑。

  景佳人真是气到爆,失去理智,猛地伸出拳头去打他的脸。

  他退后一步脸朝左闪。

  景佳人朝左打。

  他又朝右闪。

  景佳人左右左右左右打,他右左右左右左闪。

  冷麟天的动作游刃有余,明明可以随手制作她,偏偏就是要放任她逗她玩,看她被惹得气急败坏的样子。

  而他脸上的表情越惬意,景佳人就更是气得没法控制情绪。

  就这样打了一阵,景佳人没力气了——

  “呼……”她喘着气,扶着墙,头发被汗水咽湿,红润起的双颊更是娇俏迷人。

  “怎么,没力气了?不打了?”冷麟天悠然自得站定了身子,整了整衣领,自以为很帅地一笑。

  该死,她从没有如此想要揍扁一个人。简直比西门龙霆还欠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