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413.第413章 你是西门的女人
  “你扮演的角色很有趣。”

  “……关于我先前对你的冒犯,我感到很抱歉。”景佳人放下餐具,站起来,行了个欠礼。

  “我更喜欢你表现出真性情。”

  景佳人离开餐桌,就要走。

  冷麟天淡笑问:“怎么,不吃了?我们才刚刚开餐。”

  “不了,不便再多打扰你,我想我应该走了。”景佳人心里很怕他会怀恨在心,不放她走。

  冷麟天哈哈大笑起来:“你好像很怕我。方才不是能说会道?”

  “我刚刚已经对你道歉了,我若早知道你是冷家大少爷,一定不敢放肆。”

  “我喜欢你的放肆。”他言语暧昧。

  景佳人正色:“你不会跟一个孕妇过不去吧?放我走!”

  “我有说不放你走么。”

  景佳人松口气。

  “不过,我帮你找到了你要的人,你是不是也要履行承诺给我相应的报酬?”冷麟天惬意地喝一口香槟。

  景佳人诧异看着他,他若是冷家大少爷,金银财宝享之不尽,怎么会看得上这一点报酬。

  “后悔了?”

  “没有。我的包在楼上,我这就去拿下来。”

  “不必了,我对金银珠宝没有兴趣,我要现金,更直接方便。”

  景佳人瞪着他,这个混蛋一定是已经看过她的包包,知道她没有现金才说这种话。

  冷麟天自然会搜查的包,检查包里是否会有危险物品携带。她的手枪也被没收了。

  “太不巧,我出门不喜欢带现金,只带了一些珠宝,你可以去市场上换钱。”

  “那些烙印了西门徽章的首饰?”冷麟天不以为然地摇头,“你以为有哪个店敢回收。”

  景佳人暗暗吃了一惊,那些珠宝里有烙印西门的徽章?怎么可能!

  冷麟天笑了一声:“所有的珠宝都用红外线打了标识码,就好比银行的人民币被盗,仅凭序列号都能查出来。”

  景佳人倒是听过,劫匪去银行打劫了钱,却不敢立即用脏款,因为一旦在哪里花销,立即会被查出来。

  难怪西门家的金银珠宝到处摆放都不怕佣人手脚不干净……

  原来如此。

  “你……怎么知道我那些珠宝是西门家的?”如果是红外线打了标识码,肉眼怎么看得出来。

  冷麟天笑了笑:“常理推断。”

  “你推断试试。”

  “你在西门的猎场出现,被追杀,而且,你是西门的女人。”

  “你怎么知道我是西门的女人?”他都不知道她的名字,这么快就能调查出她的身份?

  “我们有过一面之缘,你忘了么。”

  “我们见过?什么时候?”虽然觉得他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冷麟天收敛笑容,终于感到不悦。

  这女人原来真的忘记见过他——

  以他出挑的长相,不管在哪都是鹤立鸡群,人中龙凤,这是第一次,他记住了对方,而对方却忘记了他。

  冷冷的嗓音提醒:“z城。”

  z城—旋转餐厅—走错包厢。

  景佳人想起来:“是你!?”

  那个一个口气点了几个女郎的yin棍。“你扮演的角色很有趣。”

  “……关于我先前对你的冒犯,我感到很抱歉。”景佳人放下餐具,站起来,行了个欠礼。

  “我更喜欢你表现出真性情。”

  景佳人离开餐桌,就要走。

  冷麟天淡笑问:“怎么,不吃了?我们才刚刚开餐。”

  “不了,不便再多打扰你,我想我应该走了。”景佳人心里很怕他会怀恨在心,不放她走。

  冷麟天哈哈大笑起来:“你好像很怕我。方才不是能说会道?”

  “我刚刚已经对你道歉了,我若早知道你是冷家大少爷,一定不敢放肆。”

  “我喜欢你的放肆。”他言语暧昧。

  景佳人正色:“你不会跟一个孕妇过不去吧?放我走!”

  “我有说不放你走么。”

  景佳人松口气。

  “不过,我帮你找到了你要的人,你是不是也要履行承诺给我相应的报酬?”冷麟天惬意地喝一口香槟。

  景佳人诧异看着他,他若是冷家大少爷,金银财宝享之不尽,怎么会看得上这一点报酬。

  “后悔了?”

  “没有。我的包在楼上,我这就去拿下来。”

  “不必了,我对金银珠宝没有兴趣,我要现金,更直接方便。”

  景佳人瞪着他,这个混蛋一定是已经看过她的包包,知道她没有现金才说这种话。

  冷麟天自然会搜查的包,检查包里是否会有危险物品携带。她的手枪也被没收了。

  “太不巧,我出门不喜欢带现金,只带了一些珠宝,你可以去市场上换钱。”

  “那些烙印了西门徽章的首饰?”冷麟天不以为然地摇头,“你以为有哪个店敢回收。”

  景佳人暗暗吃了一惊,那些珠宝里有烙印西门的徽章?怎么可能!

  冷麟天笑了一声:“所有的珠宝都用红外线打了标识码,就好比银行的人民币被盗,仅凭序列号都能查出来。”

  景佳人倒是听过,劫匪去银行打劫了钱,却不敢立即用脏款,因为一旦在哪里花销,立即会被查出来。

  难怪西门家的金银珠宝到处摆放都不怕佣人手脚不干净……

  原来如此。

  “你……怎么知道我那些珠宝是西门家的?”如果是红外线打了标识码,肉眼怎么看得出来。

  冷麟天笑了笑:“常理推断。”

  “你推断试试。”

  “你在西门的猎场出现,被追杀,而且,你是西门的女人。”

  “你怎么知道我是西门的女人?”他都不知道她的名字,这么快就能调查出她的身份?

  “我们有过一面之缘,你忘了么。”

  “我们见过?什么时候?”虽然觉得他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冷麟天收敛笑容,终于感到不悦。

  这女人原来真的忘记见过他——

  以他出挑的长相,不管在哪都是鹤立鸡群,人中龙凤,这是第一次,他记住了对方,而对方却忘记了他。

  冷冷的嗓音提醒:“z城。”

  z城—旋转餐厅—走错包厢。

  景佳人想起来:“是你!?”

  那个一个口气点了几个女郎的yin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