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412.第412章 一只慵懒的豹
  她迅速低头,扫到自己大开的领口,泄露了部分春光。

  景佳人脸色一红,迅速抓起餐叉:“收回你恶心的目光。我警告你,我的脾气是出了名的差。发起火来,我自己都觉得可怕。”

  “……”

  “你再敢对我妄想,你会惨到天边去。”景佳人边说还边比划着手里的餐叉,表情也恶狠狠的。

  冷麟天低声笑了,好久没有遇见这么让他愉快的女人了。

  “你笑什么?”景佳人防备万分地瞪着他。

  该死,就知道男人是狼,不能大意,这衣服一定是他故意挑的。她本来也不想换,可自己原本那一身都是血腥的味道,不能再穿了。

  “我想知道,你发起火来有多可怕。我能惨到哪个天边去?”

  “西天!!”

  冷麟天扬扬眉,坐回自己的位置:“吃饭吧,我对孩子的妈没胃口。”

  景佳人想他也有色心没色胆,西门二小姐这个身份,岂是一般人敢侵犯的。

  吴叔被保镖带进餐厅:“少爷,人我们已经带到了。”

  一脚朝他的背上踹去,吴叔跪在了地上。

  “我真的不知道二少爷的下落,你们抓我来也没用,他已经失踪好多天了……”

  景佳人回过脸,因为冷傲风的关系,她跟吴叔也有见过好多次,一眼就认出来了。

  “景小姐?”吴叔看到景佳人居然在冷麟天里的别墅,十分意外。

  冷麟天优雅地端起高脚杯晃了晃:“你身为他的贴身下属,竟不知道自己的主子在哪?”

  “大少爷。”吴叔垂下头,“我确实不知。”

  吴叔毕竟是为冷家办事的,在冷家财产分化以前,他看着冷麟天从小长大。

  景佳人微怔:“你叫他什么?”

  “大少爷啊,你们怎么会在一起?”吴叔问。

  景佳人嘴里的食物失去了味道,感觉有一道惊天霹雳在头顶上炸响。

  她努力镇定说:“你不要告诉我,他是冷家的大少爷,冷麟天。”

  “附带一个身份,”冷麟天扬唇说,“西门小姐的未婚夫婿。”

  “……”

  景佳人机械地转过脸看着冷麟天,他眼中那捉摸不透的笑意越发浓烈。

  “你不是离家出走,要找我么,”他放下酒杯,笑意满满,“你现在就在我家,跟我共桌吃饭。”

  太讽刺了,这世界上竟会有这么巧合的事。

  景佳人嘴唇动了动,没有说出话来。

  所以这男人一开始就知道她的身份是假的,她编造的满口谎言,但是他故意不拆穿她,反而陪她玩游戏。

  他像是一只慵懒的豹子,带着气定神闲的悠然在逗弄他看中的猎物。

  景佳人脚底下的寒意蹿到头顶,想起自己方才对他的恶劣态度。

  以及,自己现在的处境——

  冷麟天跟冷傲风可是敌对兄弟。而且他跟西门龙樱的婚约不但取消,还因为西门龙霆最近的作为变成了死对头。

  景佳人只慌了几十秒钟,就很快镇定下来。

  “既然你知道我不是西门二小姐,为什么不拆穿我?”她迅速低头,扫到自己大开的领口,泄露了部分春光。

  景佳人脸色一红,迅速抓起餐叉:“收回你恶心的目光。我警告你,我的脾气是出了名的差。发起火来,我自己都觉得可怕。”

  “……”

  “你再敢对我妄想,你会惨到天边去。”景佳人边说还边比划着手里的餐叉,表情也恶狠狠的。

  冷麟天低声笑了,好久没有遇见这么让他愉快的女人了。

  “你笑什么?”景佳人防备万分地瞪着他。

  该死,就知道男人是狼,不能大意,这衣服一定是他故意挑的。她本来也不想换,可自己原本那一身都是血腥的味道,不能再穿了。

  “我想知道,你发起火来有多可怕。我能惨到哪个天边去?”

  “西天!!”

  冷麟天扬扬眉,坐回自己的位置:“吃饭吧,我对孩子的妈没胃口。”

  景佳人想他也有色心没色胆,西门二小姐这个身份,岂是一般人敢侵犯的。

  吴叔被保镖带进餐厅:“少爷,人我们已经带到了。”

  一脚朝他的背上踹去,吴叔跪在了地上。

  “我真的不知道二少爷的下落,你们抓我来也没用,他已经失踪好多天了……”

  景佳人回过脸,因为冷傲风的关系,她跟吴叔也有见过好多次,一眼就认出来了。

  “景小姐?”吴叔看到景佳人居然在冷麟天里的别墅,十分意外。

  冷麟天优雅地端起高脚杯晃了晃:“你身为他的贴身下属,竟不知道自己的主子在哪?”

  “大少爷。”吴叔垂下头,“我确实不知。”

  吴叔毕竟是为冷家办事的,在冷家财产分化以前,他看着冷麟天从小长大。

  景佳人微怔:“你叫他什么?”

  “大少爷啊,你们怎么会在一起?”吴叔问。

  景佳人嘴里的食物失去了味道,感觉有一道惊天霹雳在头顶上炸响。

  她努力镇定说:“你不要告诉我,他是冷家的大少爷,冷麟天。”

  “附带一个身份,”冷麟天扬唇说,“西门小姐的未婚夫婿。”

  “……”

  景佳人机械地转过脸看着冷麟天,他眼中那捉摸不透的笑意越发浓烈。

  “你不是离家出走,要找我么,”他放下酒杯,笑意满满,“你现在就在我家,跟我共桌吃饭。”

  太讽刺了,这世界上竟会有这么巧合的事。

  景佳人嘴唇动了动,没有说出话来。

  所以这男人一开始就知道她的身份是假的,她编造的满口谎言,但是他故意不拆穿她,反而陪她玩游戏。

  他像是一只慵懒的豹子,带着气定神闲的悠然在逗弄他看中的猎物。

  景佳人脚底下的寒意蹿到头顶,想起自己方才对他的恶劣态度。

  以及,自己现在的处境——

  冷麟天跟冷傲风可是敌对兄弟。而且他跟西门龙樱的婚约不但取消,还因为西门龙霆最近的作为变成了死对头。

  景佳人只慌了几十秒钟,就很快镇定下来。

  “既然你知道我不是西门二小姐,为什么不拆穿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