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409.第409章 是你的运气好
  “需要我谢谢你的大恩大德么?不劳烦你了,我这就走。”景佳人坐起来,准备下地。

  医生立即制止她:“你在输液,不要乱走动。”

  景佳人这才发现床边立着吊瓶呢。

  毕竟是宝宝的生命安危,景佳人不敢冒险,又躺回去。

  “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我要输液,请你出去。”

  冷麟天皱眉盯着她:“需要我提醒你这是谁的房间,你躺的是谁的床?”

  景佳人微微吃惊:“你的主卧?”

  “客卧。”

  “那就跟你没关系了。”她放下心来。

  冷麟天:“客卧就不是我的房间么?”

  “既叫客卧,自然是招待客人的。”景佳人顿了顿,“别担心,我会付你房租钱。”

  虽然冷麟天性格残暴,在森林里杀了那么多人……

  但她想他既然救了她,自然不会对她再下杀手。而且她怀着身孕,除了变态应该不会有男人对一个孕妇下手?

  景佳人一直盛气凌人的态度面对他,是不想让他觉得她是柔弱的女子,觉得她好欺负。

  必须在气势上压倒他,震住他。让他以为她不是普通女人,不敢对她乱来。

  “听过西门家族么?”景佳人撩了撩头发,忽然开口。

  “听过如何?”

  “我是西门家的大小姐,西门龙樱。”她轻薄地睨了他一眼,“今天救了我,是你的运气好。”

  冷麟天黑暗的眼睛盯着她,眼底闪过一丝不可捉摸的笑意。

  他绝不会告诉她,西门龙樱是他曾经的未婚妻。

  如果西门龙樱本人有她这般机灵有趣……

  也许,他就不会答应退了这门婚事。

  “原来你就是西门家的大小姐。”他假意恭维,“真是我的荣幸。”

  “绝对是你三生有幸!把我伺候好了,回头少不了你的好处。要是敢对我有一丝怠慢,你知道后果吧?”

  冷麟天扬眉:“什么后果?”

  “做成一道菜,蒸煎炸煮,生不如死。”

  景佳人想起西门龙霆惩罚景家两姐妹的方法,觉得这个够狠。

  冷麟天低低笑起来,第一次有女人敢这么跟他讲话,真是有意思。

  “你笑什么?”景佳人防备地打量他,“难道你不怕?”

  “我怕得要死,”冷麟天薄唇抿出一道讥笑,却故作害怕的口气,“西门家族的权势我久闻大名。”

  景佳人松口气,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除了冷家没有人可以和西门龙霆匹敌。

  听到西门家族的名号自然都要敬畏三分。

  想起冷傲风给的手机号码,她说:“我要借用电话,让我的人来接我。”

  “请便。”

  “没见我躺在床上不能动么,帮我把听筒拿过来。”景佳人颐指气使地命令。

  “……”

  “还坐着做什么?我的耐心可是很有限度。”

  平时看多了西门龙霆欠扁的样子,她学得是有模有样。

  冷麟天还没有起身,他身后的保镖已经快速地过去把听筒拿过来了。

  景佳人从裤兜里掏出字条,然后悲剧地发现,号码被鲜血模糊了……“需要我谢谢你的大恩大德么?不劳烦你了,我这就走。”景佳人坐起来,准备下地。

  医生立即制止她:“你在输液,不要乱走动。”

  景佳人这才发现床边立着吊瓶呢。

  毕竟是宝宝的生命安危,景佳人不敢冒险,又躺回去。

  “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我要输液,请你出去。”

  冷麟天皱眉盯着她:“需要我提醒你这是谁的房间,你躺的是谁的床?”

  景佳人微微吃惊:“你的主卧?”

  “客卧。”

  “那就跟你没关系了。”她放下心来。

  冷麟天:“客卧就不是我的房间么?”

  “既叫客卧,自然是招待客人的。”景佳人顿了顿,“别担心,我会付你房租钱。”

  虽然冷麟天性格残暴,在森林里杀了那么多人……

  但她想他既然救了她,自然不会对她再下杀手。而且她怀着身孕,除了变态应该不会有男人对一个孕妇下手?

  景佳人一直盛气凌人的态度面对他,是不想让他觉得她是柔弱的女子,觉得她好欺负。

  必须在气势上压倒他,震住他。让他以为她不是普通女人,不敢对她乱来。

  “听过西门家族么?”景佳人撩了撩头发,忽然开口。

  “听过如何?”

  “我是西门家的大小姐,西门龙樱。”她轻薄地睨了他一眼,“今天救了我,是你的运气好。”

  冷麟天黑暗的眼睛盯着她,眼底闪过一丝不可捉摸的笑意。

  他绝不会告诉她,西门龙樱是他曾经的未婚妻。

  如果西门龙樱本人有她这般机灵有趣……

  也许,他就不会答应退了这门婚事。

  “原来你就是西门家的大小姐。”他假意恭维,“真是我的荣幸。”

  “绝对是你三生有幸!把我伺候好了,回头少不了你的好处。要是敢对我有一丝怠慢,你知道后果吧?”

  冷麟天扬眉:“什么后果?”

  “做成一道菜,蒸煎炸煮,生不如死。”

  景佳人想起西门龙霆惩罚景家两姐妹的方法,觉得这个够狠。

  冷麟天低低笑起来,第一次有女人敢这么跟他讲话,真是有意思。

  “你笑什么?”景佳人防备地打量他,“难道你不怕?”

  “我怕得要死,”冷麟天薄唇抿出一道讥笑,却故作害怕的口气,“西门家族的权势我久闻大名。”

  景佳人松口气,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除了冷家没有人可以和西门龙霆匹敌。

  听到西门家族的名号自然都要敬畏三分。

  想起冷傲风给的手机号码,她说:“我要借用电话,让我的人来接我。”

  “请便。”

  “没见我躺在床上不能动么,帮我把听筒拿过来。”景佳人颐指气使地命令。

  “……”

  “还坐着做什么?我的耐心可是很有限度。”

  平时看多了西门龙霆欠扁的样子,她学得是有模有样。

  冷麟天还没有起身,他身后的保镖已经快速地过去把听筒拿过来了。

  景佳人从裤兜里掏出字条,然后悲剧地发现,号码被鲜血模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