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408.第408章 是谁救了你
  ############################

  景佳人皱眉睡着大床上,恍惚间感觉房门被打开,充满暴戾气息的男人走进来。

  她半磕开眼缝,看到冷然走来的男人,高大威猛,兽的野性。

  西门龙霆……?

  景佳人诧异,她不是逃走了么,什么时候又回来了。

  身边是城堡里的起居室,她躺在深紫色绒被的大床上。

  一双大手用力地钳住她的面颊,西门龙霆单腿跪上床,俯身,薄情的唇瓣压下来,便粗暴地开始吻她。

  景佳人被吻得透不过气,用力地挣扎。

  他的吻痕凶,野蛮,不给她一点反抗的余地。

  “唔…不要……”

  **的吻袭击着她的唇腔,他缠着她的舌头,抬起下身。

  当她的裙子被粗暴地扯开,她用力地反抗起来:“不要,孩子……你会压坏我们的孩子……”

  西门龙霆仿佛听不见,强行地分开她的双腿。

  冷冽的薄唇弯起:“哪来的孩子?不是已经被你杀死了么?”

  “……”

  “佳人,你杀了我们的孩子,休想我放过你……”

  景佳人猛地一僵,睁开眼,全身大汗淋漓,迎面就对上一张俊美的面容,凤眼妩媚而不失阴狠,眼中泛过凌厉的光。

  景佳人毫无思考,刚刚还是西门龙霆,转眼就变成了冷麟天!

  原谅她一时没有从梦境里反应过来——猛地就将他的脸一掌推开:

  “臭流氓,你想对我做什么?”

  “……”

  旁边明显的到抽气声音。

  景佳人回头看去,几个医生睁大了眼一脸匪夷所思的神情盯着她。

  景佳人这才发现那是个梦。而现实中她被带到了冷麟天的住处,正在接受医生对她的检查。

  忽然手腕传来一阵被扼断的巨痛。

  冷麟天攥着她的手,要不是她是个女人,还是个孕妇,他恐怕就立即折断了她这只手。

  “误会,”景佳人疼痛地说,“我刚刚做了个噩梦,才醒来就看到你,所以以为——”

  “以为我要强~暴你么?”

  “……”

  “噩梦?”冷麟天嘲讽地放掉她的手,“我看是春~梦吧。”

  “……”

  景佳人也顾不上自己为什么会在这,想起昏过去时的状况:“医生,我的孩子还在不在?”

  医生回答道:“我们刚刚给你做了检查,只是动了胎气,喝些安胎药,注意修养几天就好。这几天切忌不要乱跑,让自己过于劳累,尤其不能再摔跤……”

  景佳人咬住下唇,明明一直想要打掉孩子的是她,可以为孩子要流掉那一刻,她却比任何时候还焦虑绝望,而现在,却是失而复得的高兴。

  难道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对宝宝有了感情?

  “快流产的女人,澳门赌博网站:还能在昏迷时跟男人鱼水之~欢?你倒是个称职的好母亲。”

  冷麟天轻视和讽刺的声音传来。

  景佳人回过神,立即就变得冰冷:“托你的福,我的孩子差点没掉。”

  冷麟天残酷地笑了:“别忘了是谁救了你。”############################

  景佳人皱眉睡着大床上,恍惚间感觉房门被打开,充满暴戾气息的男人走进来。

  她半磕开眼缝,看到冷然走来的男人,高大威猛,兽的野性。

  西门龙霆……?

  景佳人诧异,她不是逃走了么,什么时候又回来了。

  身边是城堡里的起居室,她躺在深紫色绒被的大床上。

  一双大手用力地钳住她的面颊,西门龙霆单腿跪上床,俯身,薄情的唇瓣压下来,便粗暴地开始吻她。

  景佳人被吻得透不过气,用力地挣扎。

  他的吻痕凶,野蛮,不给她一点反抗的余地。

  “唔…不要……”

  **的吻袭击着她的唇腔,他缠着她的舌头,抬起下身。

  当她的裙子被粗暴地扯开,她用力地反抗起来:“不要,孩子……你会压坏我们的孩子……”

  西门龙霆仿佛听不见,强行地分开她的双腿。

  冷冽的薄唇弯起:“哪来的孩子?不是已经被你杀死了么?”

  “……”

  “佳人,你杀了我们的孩子,休想我放过你……”

  景佳人猛地一僵,睁开眼,全身大汗淋漓,迎面就对上一张俊美的面容,凤眼妩媚而不失阴狠,眼中泛过凌厉的光。

  景佳人毫无思考,刚刚还是西门龙霆,转眼就变成了冷麟天!

  原谅她一时没有从梦境里反应过来——猛地就将他的脸一掌推开:

  “臭流氓,你想对我做什么?”

  “……”

  旁边明显的到抽气声音。

  景佳人回头看去,几个医生睁大了眼一脸匪夷所思的神情盯着她。

  景佳人这才发现那是个梦。而现实中她被带到了冷麟天的住处,正在接受医生对她的检查。

  忽然手腕传来一阵被扼断的巨痛。

  冷麟天攥着她的手,要不是她是个女人,还是个孕妇,他恐怕就立即折断了她这只手。

  “误会,”景佳人疼痛地说,“我刚刚做了个噩梦,才醒来就看到你,所以以为——”

  “以为我要强~暴你么?”

  “……”

  “噩梦?”冷麟天嘲讽地放掉她的手,“我看是春~梦吧。”

  “……”

  景佳人也顾不上自己为什么会在这,想起昏过去时的状况:“医生,我的孩子还在不在?”

  医生回答道:“我们刚刚给你做了检查,只是动了胎气,喝些安胎药,注意修养几天就好。这几天切忌不要乱跑,让自己过于劳累,尤其不能再摔跤……”

  景佳人咬住下唇,明明一直想要打掉孩子的是她,可以为孩子要流掉那一刻,她却比任何时候还焦虑绝望,而现在,却是失而复得的高兴。

  难道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对宝宝有了感情?

  “快流产的女人,还能在昏迷时跟男人鱼水之~欢?你倒是个称职的好母亲。”

  冷麟天轻视和讽刺的声音传来。

  景佳人回过神,立即就变得冰冷:“托你的福,我的孩子差点没掉。”

  冷麟天残酷地笑了:“别忘了是谁救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