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407.第407章 景佳人放的枪
  冷麟天非但不为她的美色所动,还扣动扳手,打中马的前左腿。

  马突然朝前跪去,景佳人猛地抓住马的鬃毛。

  冷麟天又打中马的前右腿。

  马整个前倾地跪在地上,景佳人没有抓稳,顺势朝前滑到地上,滚了个灰头土脸。

  冷麟天一脸兴味地盯着他:“你知道这森林里为什么有老虎?”

  “……”

  “恐怕是专程为你放的。”

  原本这个狩猎区只有鹿、山羊、兔子等等,一些狩猎的动物。可是今天他们几次看见老虎,豹子……而显然都是饿了好几天的凶猛。

  景佳人一怔,不用想也知道是西门龙樱放的。

  “它们很快就能大饱一餐。”冷麟天冷冷地说完,转身就要走。

  他虽然不杀女人和孩子,却也没有善良到去救西门龙霆曾经宠幸过的女人。

  景佳人绝望地坐在那里,仿佛听到森林里响起无数野兽嘶嚎的声音。

  她要死了,这个该死的男人明知道她身处危险,却见死不救。他刚刚应该是无意中救了她,他并不是帮她的人!

  感觉腿间有一股暖流,腹部也有些绞痛。

  她惊震,难道是刚刚从马身上摔下来,流产了!

  不会的,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流产。

  可是……

  她探手一摸,真的是鲜血。

  脑子里猛地一片空白,心里慌得就像有千万的马在她眼前奔腾。

  隐约间,耳边好像响起西门龙霆震怒可怖的嗓音:【景佳人……我不会饶过你……】

  景佳人一时孤立无援,想到自己也是要死,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都是冷麟天,是他让她摔下马背,害死了她的孩子!

  猛地举起手枪(佣人那把),对着冷麟天的马……

  砰砰砰,连放了几枪。

  其实凭她的技术,根本不可能打到马腿的。

  没想到万分之一的幸运几率,误打误撞,有一枪射中了马的后腿。

  顿时,冷麟天的马嘶鸣着朝后栽去!

  冷麟天身手敏捷,一个帅气的前后翻,稳稳落在地上。

  所有的手下愕然,不敢相信是景佳人放的枪!

  天底下竟会有这么大胆的女人。

  景佳人压着腹部,视线一阵迷糊,看着冷麟天脚穿马靴,踩着凌厉的步子朝她走过来。

  她冷冷地笑起来,哪怕他现在就用枪口对着她,立即崩了她,她也不害怕。

  或许人怕到了极致,就会变得格外充满勇气。又或许是腿间流出的暖流吓到她,让她一时间突然丧失了生的勇气。

  “怎么样?”她扬起头,“你想杀我么?”

  烈日射下来,她脸颊脏兮兮的,可漆黑的眼睛是泌水的明镜,仿佛无数的钻石在发着光。

  冷麟天俯身下来。

  黑色的阴影罩着她,她还来不及多骂他一句,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几个手下很快下马跑过来:“少爷,她好像受伤了,在流血……”

  白色的衬衣晕了一些血水,景佳人面色苍白,毫无知觉地昏迷过去。

  冷麟天探了探她的鼻息,还有气,冷然站直身子:“把她带上。”冷麟天非但不为她的美色所动,还扣动扳手,打中马的前左腿。

  马突然朝前跪去,景佳人猛地抓住马的鬃毛。

  冷麟天又打中马的前右腿。

  马整个前倾地跪在地上,景佳人没有抓稳,顺势朝前滑到地上,滚了个灰头土脸。

  冷麟天一脸兴味地盯着他:“你知道这森林里为什么有老虎?”

  “……”

  “恐怕是专程为你放的。”

  原本这个狩猎区只有鹿、山羊、兔子等等,一些狩猎的动物。可是今天他们几次看见老虎,豹子……而显然都是饿了好几天的凶猛。

  景佳人一怔,不用想也知道是西门龙樱放的。

  “它们很快就能大饱一餐。”冷麟天冷冷地说完,转身就要走。

  他虽然不杀女人和孩子,却也没有善良到去救西门龙霆曾经宠幸过的女人。

  景佳人绝望地坐在那里,仿佛听到森林里响起无数野兽嘶嚎的声音。

  她要死了,这个该死的男人明知道她身处危险,却见死不救。他刚刚应该是无意中救了她,他并不是帮她的人!

  感觉腿间有一股暖流,腹部也有些绞痛。

  她惊震,难道是刚刚从马身上摔下来,流产了!

  不会的,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流产。

  可是……

  她探手一摸,真的是鲜血。

  脑子里猛地一片空白,心里慌得就像有千万的马在她眼前奔腾。

  隐约间,耳边好像响起西门龙霆震怒可怖的嗓音:【景佳人……我不会饶过你……】

  景佳人一时孤立无援,想到自己也是要死,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都是冷麟天,是他让她摔下马背,害死了她的孩子!

  猛地举起手枪(佣人那把),对着冷麟天的马……

  砰砰砰,连放了几枪。

  其实凭她的技术,根本不可能打到马腿的。

  没想到万分之一的幸运几率,误打误撞,有一枪射中了马的后腿。

  顿时,冷麟天的马嘶鸣着朝后栽去!

  冷麟天身手敏捷,一个帅气的前后翻,稳稳落在地上。

  所有的手下愕然,不敢相信是景佳人放的枪!

  天底下竟会有这么大胆的女人。

  景佳人压着腹部,视线一阵迷糊,看着冷麟天脚穿马靴,踩着凌厉的步子朝她走过来。

  她冷冷地笑起来,哪怕他现在就用枪口对着她,立即崩了她,她也不害怕。

  或许人怕到了极致,就会变得格外充满勇气。又或许是腿间流出的暖流吓到她,让她一时间突然丧失了生的勇气。

  “怎么样?”她扬起头,“你想杀我么?”

  烈日射下来,她脸颊脏兮兮的,可漆黑的眼睛是泌水的明镜,仿佛无数的钻石在发着光。

  冷麟天俯身下来。

  黑色的阴影罩着她,她还来不及多骂他一句,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几个手下很快下马跑过来:“少爷,她好像受伤了,在流血……”

  白色的衬衣晕了一些血水,景佳人面色苍白,毫无知觉地昏迷过去。

  冷麟天探了探她的鼻息,还有气,冷然站直身子:“把她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