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406.第406章 一抹迷人的笑意
  倒是景佳人不能表现得太弱,至少要在气势上压倒他们,以免被这些臭男人欺负!

  “不帮。”

  他简洁利落,准备策马绕开她继续前行。

  “你要多少钱?”她从包里掏出一窜珠宝,“我有的是,只要你送我出去,我还有奖赏。”

  长长的猎枪洞突然顶住景佳人的脑袋,冷麟天阴鸷说:“让路。再跟着我,我就杀了你。”

  “……”

  景佳人皱了下眉,他如果要杀她,早在见她的第一眼就杀她了,不会等到现在。

  更不会在老虎扑向她的千钧一发之际救了她。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救他,有一点景佳人可以确定的是:现在他才能带她走。

  冷麟天虽然嗜血残酷,但也有处事原则——不杀女人和小孩。

  他冷酷地带着队伍离开。

  其中一个手下骑着马绕了景佳人一圈,啧啧有声:“可怜的小美人,看来你要跟野兽为伴了。”

  景佳人叫住他:“等等,这地上的东西是你掉的么?”

  一窜珠宝躺在地上,镶嵌的宝石耀眼夺目,绝对价值不菲。

  那手下看了看前方走远的队伍,心念一动,下马去捡项链。

  马蹄声奔扬!

  那手下忙抬头,看着景佳人趁机骑上他的大马跑了:“你这该死的臭娘们——!”

  等他手忙脚乱地端起猎枪,景佳人早就跑没了影子。

  景佳人顺着马蹄印很快就跟上那个队伍,相隔了一段距离。她心想,只要跟着他们,就一定能找到出路。

  几个手下发现她,当然就看出那匹马是他们队友的,向冷麟天汇报。

  冷麟天眉峰一皱,拉了缰绳往她走来:“女人,忘记我方才的警告?”

  “森林这么大,又不是你家的,我走哪条路你也要管?”景佳人冷声。

  冷麟天的眼神犀利地扫在她的马身上。

  景佳人拍了拍:“我方才用珠宝同你的手下做了交换,它卖给我了。”

  冷麟天神色一凛,一个手下领会老大的意思,骑着马往单独回走。

  片刻后,一声枪响。

  景佳人的心惊了一下,天知道她现在的镇定都是装出来的,她有多害怕。

  等那手下再回来时,手里拿着那根项链交给冷麟天。

  冷然的手臂接过来,项链上的鲜血脏了他白色的手套。

  他冷冷一扬手,项链扔回她身上:“交易无效,下马。”

  景佳人咬了下唇:“他都死了,你们多出一匹马送我不行?”

  “下马。”

  景佳人突然摘下帽子,手像是不经意地打开发夹扣,一头如云的青丝滑落而下。她自然地捋了一下头发:“这位先生,我不会打扰你狩猎,我远远跟在你们后面,出了森林就走。”

  色~诱。

  所有的手下目光发直,刚刚只看得出她是个唇红齿白的美女,却没想到会美得这么灵气诱人。

  冷麟天端起猎枪,冷冷瞄准她:“我叫你下马,听不懂?”

  “你的意思是,想让我跟你共乘同一匹?”景佳人故作不懂,挽起一抹迷人的笑意。倒是景佳人不能表现得太弱,至少要在气势上压倒他们,以免被这些臭男人欺负!

  “不帮。”

  他简洁利落,准备策马绕开她继续前行。

  “你要多少钱?”她从包里掏出一窜珠宝,“我有的是,只要你送我出去,我还有奖赏。”

  长长的猎枪洞突然顶住景佳人的脑袋,冷麟天阴鸷说:“让路。再跟着我,我就杀了你。”

  “……”

  景佳人皱了下眉,他如果要杀她,早在见她的第一眼就杀她了,不会等到现在。

  更不会在老虎扑向她的千钧一发之际救了她。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救他,有一点景佳人可以确定的是:现在他才能带她走。

  冷麟天虽然嗜血残酷,但也有处事原则——不杀女人和小孩。

  他冷酷地带着队伍离开。

  其中一个手下骑着马绕了景佳人一圈,啧啧有声:“可怜的小美人,看来你要跟野兽为伴了。”

  景佳人叫住他:“等等,这地上的东西是你掉的么?”

  一窜珠宝躺在地上,镶嵌的宝石耀眼夺目,绝对价值不菲。

  那手下看了看前方走远的队伍,心念一动,下马去捡项链。

  马蹄声奔扬!

  那手下忙抬头,看着景佳人趁机骑上他的大马跑了:“你这该死的臭娘们——!”

  等他手忙脚乱地端起猎枪,景佳人早就跑没了影子。

  景佳人顺着马蹄印很快就跟上那个队伍,相隔了一段距离。她心想,只要跟着他们,就一定能找到出路。

  几个手下发现她,当然就看出那匹马是他们队友的,向冷麟天汇报。

  冷麟天眉峰一皱,拉了缰绳往她走来:“女人,忘记我方才的警告?”

  “森林这么大,又不是你家的,我走哪条路你也要管?”景佳人冷声。

  冷麟天的眼神犀利地扫在她的马身上。

  景佳人拍了拍:“我方才用珠宝同你的手下做了交换,它卖给我了。”

  冷麟天神色一凛,一个手下领会老大的意思,骑着马往单独回走。

  片刻后,一声枪响。

  景佳人的心惊了一下,天知道她现在的镇定都是装出来的,她有多害怕。

  等那手下再回来时,手里拿着那根项链交给冷麟天。

  冷然的手臂接过来,项链上的鲜血脏了他白色的手套。

  他冷冷一扬手,项链扔回她身上:“交易无效,下马。”

  景佳人咬了下唇:“他都死了,你们多出一匹马送我不行?”

  “下马。”

  景佳人突然摘下帽子,手像是不经意地打开发夹扣,一头如云的青丝滑落而下。她自然地捋了一下头发:“这位先生,我不会打扰你狩猎,我远远跟在你们后面,出了森林就走。”

  色~诱。

  所有的手下目光发直,刚刚只看得出她是个唇红齿白的美女,却没想到会美得这么灵气诱人。

  冷麟天端起猎枪,冷冷瞄准她:“我叫你下马,听不懂?”

  “你的意思是,想让我跟你共乘同一匹?”景佳人故作不懂,挽起一抹迷人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