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405.第405章 该死嚣张的男人
  景佳人拍拍身上的灰尘,澳门赌博网站:站起来:“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我何时救你。”

  冷艳的男人开口孤傲,轻薄。

  “刚刚不是你放的枪?”景佳人看了一眼奄奄一息躺在地上的老虎。

  冷麟天身旁的手下说:“我们少爷是来打猎的。”

  打猎前要“清场”,就恰好把西门龙樱的人都干掉了。

  事实上,这森林是西门龙霆圈养的猎场,冷麟天哪儿不去,非来这儿打猎,是一封无言的挑衅书。

  近来西门龙霆的动作他一清二楚,不但频频插手他的黑道交易,还把冷傲风接到庄园里藏起来,想帮冷傲风夺家产。

  冷麟天优雅地笑着,他好久没有敌对的人跟他玩一场了。

  “打猎?”景佳人皱眉,“那些追杀我的人,不是你杀的?”

  冷麟天没说话,策马往森林里面走进。

  手下问:“少爷,这女人怎么办?”

  “不管她。”

  没想到西门前一刻温存恩爱的女人,紧接着要在森林里痛下杀手。

  为了杀个女人还不惜布这么多人。

  冷麟天眼里出现轻视的意味。

  原本接到的消息里称,西门对景佳人宠爱有加,至为无上珍宝,他还想从景佳人下手。

  不过现在看来,她失去了任何价值……

  马队绕过她离开,几个手下一脸惋惜地看着景佳人,这是个大美人,就这么放在森林里,真可惜了……

  景佳人莫名其妙地站在那里,这男人怎么回事,为什么来救她,现在又为什么丢下她了?

  这森林这么大,又到处是野兽,她从靴子里拿出手枪握紧在手里,没人带她出去她一定会死在这里。

  “你等等。”

  景佳人喊,那个傲然的背影哪会理会她。

  还好马队走得不远,景佳人越过灌木丛,抄小路追上去。

  “这位先生,你是天生耳背,还是没听到我叫你呢!”景佳人突然蹿出来,拦在大路上。

  冷麟天微微皱眉,拉住缰绳。

  骏马扬起两只前蹄紧停,差点朝她碾过去。

  “这女人不要命了?”旁边的手下有趣地说,“少爷,她这样穷追不舍,我猜是看上您了。”

  “……”

  “长得这么漂亮,带回去玩玩也不错。”

  冷麟天把玩着猎枪:“玩别人玩过的破鞋?我没兴趣。”

  景佳人:“……”

  破鞋?这个该死嚣张的男人!

  “我对你这种油头粉面的男人也没兴趣,别误会,我只是不知道出森林的路……你带我出去。”

  旁边的手下大吸一口气:

  “她竟敢用这种口气跟我们少爷讲话。”

  “有胆量的女人……”

  冷麟天懒懒地看了她一眼,一身干净利落的猎装,在他身上穿出了惊艳的味道:“说说看,我凭什么要带你出去?”

  “既然救了我,就帮人帮到底。”

  “你求我帮忙的态度?”

  “哈,也不看看你自己的态度有多恶劣……还指望我跪下来求你么?”

  这些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怎么会有同情心,如果他们不想帮她,就算朝他们下跪也不会帮她。景佳人拍拍身上的灰尘,站起来:“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我何时救你。”

  冷艳的男人开口孤傲,轻薄。

  “刚刚不是你放的枪?”景佳人看了一眼奄奄一息躺在地上的老虎。

  冷麟天身旁的手下说:“我们少爷是来打猎的。”

  打猎前要“清场”,就恰好把西门龙樱的人都干掉了。

  事实上,这森林是西门龙霆圈养的猎场,冷麟天哪儿不去,非来这儿打猎,是一封无言的挑衅书。

  近来西门龙霆的动作他一清二楚,不但频频插手他的黑道交易,还把冷傲风接到庄园里藏起来,想帮冷傲风夺家产。

  冷麟天优雅地笑着,他好久没有敌对的人跟他玩一场了。

  “打猎?”景佳人皱眉,“那些追杀我的人,不是你杀的?”

  冷麟天没说话,策马往森林里面走进。

  手下问:“少爷,这女人怎么办?”

  “不管她。”

  没想到西门前一刻温存恩爱的女人,紧接着要在森林里痛下杀手。

  为了杀个女人还不惜布这么多人。

  冷麟天眼里出现轻视的意味。

  原本接到的消息里称,西门对景佳人宠爱有加,至为无上珍宝,他还想从景佳人下手。

  不过现在看来,她失去了任何价值……

  马队绕过她离开,几个手下一脸惋惜地看着景佳人,这是个大美人,就这么放在森林里,真可惜了……

  景佳人莫名其妙地站在那里,这男人怎么回事,为什么来救她,现在又为什么丢下她了?

  这森林这么大,又到处是野兽,她从靴子里拿出手枪握紧在手里,没人带她出去她一定会死在这里。

  “你等等。”

  景佳人喊,那个傲然的背影哪会理会她。

  还好马队走得不远,景佳人越过灌木丛,抄小路追上去。

  “这位先生,你是天生耳背,还是没听到我叫你呢!”景佳人突然蹿出来,拦在大路上。

  冷麟天微微皱眉,拉住缰绳。

  骏马扬起两只前蹄紧停,差点朝她碾过去。

  “这女人不要命了?”旁边的手下有趣地说,“少爷,她这样穷追不舍,我猜是看上您了。”

  “……”

  “长得这么漂亮,带回去玩玩也不错。”

  冷麟天把玩着猎枪:“玩别人玩过的破鞋?我没兴趣。”

  景佳人:“……”

  破鞋?这个该死嚣张的男人!

  “我对你这种油头粉面的男人也没兴趣,别误会,我只是不知道出森林的路……你带我出去。”

  旁边的手下大吸一口气:

  “她竟敢用这种口气跟我们少爷讲话。”

  “有胆量的女人……”

  冷麟天懒懒地看了她一眼,一身干净利落的猎装,在他身上穿出了惊艳的味道:“说说看,我凭什么要带你出去?”

  “既然救了我,就帮人帮到底。”

  “你求我帮忙的态度?”

  “哈,也不看看你自己的态度有多恶劣……还指望我跪下来求你么?”

  这些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怎么会有同情心,如果他们不想帮她,就算朝他们下跪也不会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