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97.第397章 难缠得让人厌烦
  景佳人冷冷睨着他:“把你的命交在我手里,你敢不敢?”

  西门龙霆眯了眼,红色的眼睛涌动着巨大流转的漩涡。

  “瞪着我做什么?不敢就算了!”景佳人转身就走。

  心里其实在希望他会叫住她,像平时那样纵容地答应她的要求,给她手枪。

  可是很失望,她走了很远跟来的只有看守她的保镖。

  景佳人的心空落落的,计划失败了。

  她要来射击场的目的,就是想从他这里拿到一把枪,作为逃跑时的自卫武器。

  她本来是计划等他教会她射击后,诱惑他跟她比赛,只要她能打中红色靶心,就让他给她奖励……

  当然奖励她会索要手枪。

  虽然事情没有按照原计划进行,不过最后她还是达到了索要的目的。

  早就料到西门龙霆这么小心行事的人,怎么会肯给她手枪?

  她不过是来赌一把!

  另一方面,景佳人又对西门龙霆的不信任感到巨大的失落。

  刚刚她以为那是真枪,却并没有对他下手。这种情况下,他还是不信她?!

  哈,她果然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越发严重了吧。所以这次就算是死,也一定要逃走,再留下来她说不定会被魔鬼镬取了灵魂,心甘情愿做他的俘虏。

  景佳人回到房间,关上卧室门。

  西门龙霆明天大早的飞机,她则在他离开后就立马动身。

  弄不到手枪,就只好找可以随身携带的利器。

  景佳人翻箱倒柜地拉着抽屉,终于找到一把复古的匕首。匕首套雕着赤火凤凰,凤凰口里衔着火球,而那火球是颗血色的红宝石。

  想来这匕首是作为纪念价值的工艺品。

  景佳人打开套子,寒光闪闪,刀口锋利……

  她的面容清晰地映在匕首上。

  景佳人从床底拖出一个小包,包里都是准备逃亡所需的金银珠宝,将匕首也一同放了进去。

  刚把包包放回床底,门锁就传来拧动的声音。

  还好她进来的时候倒锁了房门!

  西门龙霆敲了敲门,她不应,便让佣人拿了钥匙来房门。

  西门龙霆走进来,景佳人背对着房门的方向侧躺,他关上门,走到景佳人面前,开始脱被汗水咽湿的衣服裤子。

  男人矫健的身形让人血脉喷张,双腿修长有力……

  她的转了个身,背对。

  大床猛地一动,西门龙霆上床,汗水的味道充满了野性袭~来。

  景佳人只感觉一片阴影落下,西门龙霆的脸从上方出现,胳膊撑在她的脑袋两边,这样不管她左侧睡还是右侧睡,都逃不过他了。

  景佳人冷冷皱起眉,翻了个身,扑着睡。

  西门龙霆:“……”

  他强行地板起她的肩膀:“这样睡不闷?不怕缺氧?”

  景佳人猛地扭开他的手,冷冰冰地说道:“我缺不缺氧,干你屁事?你是不是管得太多了?我吃多少饭你要管,去哪里你要管,几点睡觉你要管。你真是啰嗦难缠得让人厌烦!”

  西门龙霆眸色一深:“我没说不给你手枪。”景佳人冷冷睨着他:“把你的命交在我手里,你敢不敢?”

  西门龙霆眯了眼,红色的眼睛涌动着巨大流转的漩涡。

  “瞪着我做什么?不敢就算了!”景佳人转身就走。

  心里其实在希望他会叫住她,澳门赌博网站:像平时那样纵容地答应她的要求,给她手枪。

  可是很失望,她走了很远跟来的只有看守她的保镖。

  景佳人的心空落落的,计划失败了。

  她要来射击场的目的,就是想从他这里拿到一把枪,作为逃跑时的自卫武器。

  她本来是计划等他教会她射击后,诱惑他跟她比赛,只要她能打中红色靶心,就让他给她奖励……

  当然奖励她会索要手枪。

  虽然事情没有按照原计划进行,不过最后她还是达到了索要的目的。

  早就料到西门龙霆这么小心行事的人,怎么会肯给她手枪?

  她不过是来赌一把!

  另一方面,景佳人又对西门龙霆的不信任感到巨大的失落。

  刚刚她以为那是真枪,却并没有对他下手。这种情况下,他还是不信她?!

  哈,她果然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越发严重了吧。所以这次就算是死,也一定要逃走,再留下来她说不定会被魔鬼镬取了灵魂,心甘情愿做他的俘虏。

  景佳人回到房间,关上卧室门。

  西门龙霆明天大早的飞机,她则在他离开后就立马动身。

  弄不到手枪,就只好找可以随身携带的利器。

  景佳人翻箱倒柜地拉着抽屉,终于找到一把复古的匕首。匕首套雕着赤火凤凰,凤凰口里衔着火球,而那火球是颗血色的红宝石。

  想来这匕首是作为纪念价值的工艺品。

  景佳人打开套子,寒光闪闪,刀口锋利……

  她的面容清晰地映在匕首上。

  景佳人从床底拖出一个小包,包里都是准备逃亡所需的金银珠宝,将匕首也一同放了进去。

  刚把包包放回床底,门锁就传来拧动的声音。

  还好她进来的时候倒锁了房门!

  西门龙霆敲了敲门,她不应,便让佣人拿了钥匙来房门。

  西门龙霆走进来,景佳人背对着房门的方向侧躺,他关上门,走到景佳人面前,开始脱被汗水咽湿的衣服裤子。

  男人矫健的身形让人血脉喷张,双腿修长有力……

  她的转了个身,背对。

  大床猛地一动,西门龙霆上床,汗水的味道充满了野性袭~来。

  景佳人只感觉一片阴影落下,西门龙霆的脸从上方出现,胳膊撑在她的脑袋两边,这样不管她左侧睡还是右侧睡,都逃不过他了。

  景佳人冷冷皱起眉,翻了个身,扑着睡。

  西门龙霆:“……”

  他强行地板起她的肩膀:“这样睡不闷?不怕缺氧?”

  景佳人猛地扭开他的手,冷冰冰地说道:“我缺不缺氧,干你屁事?你是不是管得太多了?我吃多少饭你要管,去哪里你要管,几点睡觉你要管。你真是啰嗦难缠得让人厌烦!”

  西门龙霆眸色一深:“我没说不给你手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