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96.第396章 只有我最疼你
  “我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你根本就不相信我!”

  她突然提出要他教她学射击,他当然会多想。

  景佳人又连着放了两枪。

  西门龙霆捂住胸口,面露痛苦之色,就要朝地上栽去。

  景佳人一愣,虽说这是假的子弹,这么近距离打过去也会很痛吧。她狠狠咬住下唇,抓着手枪一时手足无措起来,脸色看起来有点点愧疚。

  忽然大掌一捞,她被搂进他怀中。

  男人邪肆满满的笑意挽起:“别担心,就像你在给我挠痒痒,一点也不痛。”

  “你骗我?!”

  “我想看你紧张我的样子。”西门龙霆深沉地探究着她:“你在担心我么?”

  “我没有!”

  “小骗子,你的担心都满满写在脸上,还嘴硬!”

  “我说没有!”

  “要不要拿镜子给你照照?”

  “我都说没有了!”

  西门龙霆深情满满地凝视着她:“不要再骗自己,你已经对我动心了!无论你怎么躲藏,逃不过我的眼睛!”

  深红的瞳孔仿佛有穿透她思想的力量。

  景佳人的心猛地停顿了一下,就像被当场抓住的小偷,开始迅速地跳动起来。

  她的脑子一片空白,男人英俊的面容正在压下来吻她。

  他其实根本不确认她的情感,这个女人明明站在他面前,触手可及,他却觉得永远都触摸不到她。

  她就像一团谜,迷惑了他的理智和思维,让他辨不清方向,失去了身为他本该有的睿智和沉稳。

  她让他由天之骄子变成最普通的男人。一个渴望被爱的男人。

  他逼她承认爱他,唯有她亲口说出来,他才会相信。

  【爱我。】

  【景佳人,你必须爱我!】

  他的眼神,气息,神情,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手臂上奋起的肌肉,都在向她索要爱。

  这种霸道逼人的索要方式只会吓得人逃跑。

  景佳人猛地推开他的脸,用力的推搡他。他蛮横地抱着她,她用手肘捅他的胸膛。

  “放开我!否则我不客气了!”

  “佳人,这世界上只有我最疼你。”

  “多疼?”景佳人挣扎中给了一耳光,问:“有这么疼吗?”

  西门龙霆愣了三秒:“有。”

  景佳人猛踹他一脚:“这么疼吗?”

  西门龙霆:“更疼。”

  景佳人举起手枪,黑洞的枪口抵住他的脑门:“疼到死吗?”

  西门龙霆:“疼到要命……”

  “那你就去死吧!”景佳人扣动扳手!

  西门龙霆脑子震痛,这一击还真是尝到了苦处,揉着头部。

  景佳人趁机脱离他的怀抱,退后好几步远,全身充满了机警防范地盯着他:“你这么耍戏我,愚弄我,还指望我关心你爱你?呵,西门少爷,我厌恶你还来不及。”

  厌恶两个字刺到他胸口。

  “你知道爱情最基础的是什么?信任?”景佳人撂下狠话,“我们连最基础的东西都没有,就不要每天侮辱爱这个字眼,很恶心人好吗?”

  西门龙霆眯了眼:“你想我怎么信任你?”

  “给我一把手枪。”“我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你根本就不相信我!”

  她突然提出要他教她学射击,澳门赌博网站:他当然会多想。

  景佳人又连着放了两枪。

  西门龙霆捂住胸口,面露痛苦之色,就要朝地上栽去。

  景佳人一愣,虽说这是假的子弹,这么近距离打过去也会很痛吧。她狠狠咬住下唇,抓着手枪一时手足无措起来,脸色看起来有点点愧疚。

  忽然大掌一捞,她被搂进他怀中。

  男人邪肆满满的笑意挽起:“别担心,就像你在给我挠痒痒,一点也不痛。”

  “你骗我?!”

  “我想看你紧张我的样子。”西门龙霆深沉地探究着她:“你在担心我么?”

  “我没有!”

  “小骗子,你的担心都满满写在脸上,还嘴硬!”

  “我说没有!”

  “要不要拿镜子给你照照?”

  “我都说没有了!”

  西门龙霆深情满满地凝视着她:“不要再骗自己,你已经对我动心了!无论你怎么躲藏,逃不过我的眼睛!”

  深红的瞳孔仿佛有穿透她思想的力量。

  景佳人的心猛地停顿了一下,就像被当场抓住的小偷,开始迅速地跳动起来。

  她的脑子一片空白,男人英俊的面容正在压下来吻她。

  他其实根本不确认她的情感,这个女人明明站在他面前,触手可及,他却觉得永远都触摸不到她。

  她就像一团谜,迷惑了他的理智和思维,让他辨不清方向,失去了身为他本该有的睿智和沉稳。

  她让他由天之骄子变成最普通的男人。一个渴望被爱的男人。

  他逼她承认爱他,唯有她亲口说出来,他才会相信。

  【爱我。】

  【景佳人,你必须爱我!】

  他的眼神,气息,神情,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手臂上奋起的肌肉,都在向她索要爱。

  这种霸道逼人的索要方式只会吓得人逃跑。

  景佳人猛地推开他的脸,用力的推搡他。他蛮横地抱着她,她用手肘捅他的胸膛。

  “放开我!否则我不客气了!”

  “佳人,这世界上只有我最疼你。”

  “多疼?”景佳人挣扎中给了一耳光,问:“有这么疼吗?”

  西门龙霆愣了三秒:“有。”

  景佳人猛踹他一脚:“这么疼吗?”

  西门龙霆:“更疼。”

  景佳人举起手枪,黑洞的枪口抵住他的脑门:“疼到死吗?”

  西门龙霆:“疼到要命……”

  “那你就去死吧!”景佳人扣动扳手!

  西门龙霆脑子震痛,这一击还真是尝到了苦处,揉着头部。

  景佳人趁机脱离他的怀抱,退后好几步远,全身充满了机警防范地盯着他:“你这么耍戏我,愚弄我,还指望我关心你爱你?呵,西门少爷,我厌恶你还来不及。”

  厌恶两个字刺到他胸口。

  “你知道爱情最基础的是什么?信任?”景佳人撂下狠话,“我们连最基础的东西都没有,就不要每天侮辱爱这个字眼,很恶心人好吗?”

  西门龙霆眯了眼:“你想我怎么信任你?”

  “给我一把手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