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91.第391章 诺言是一辈子的
  “……”

  婚戒要戴在左手的无名指上面,因为传说这里是有血管直通心脏的,代表两个人的诺言是一辈子的。

  景佳人的手抓紧了一下,用力呼口气,告诉自己,他就是喜欢耍戏她,看她丢脸,没有别的意思!

  “好啊,画好的话我就不欠你了。”景佳人打开笔筒,“这是你要的。”

  西门龙霆暗了下眸,为什么觉得她话语里有一种要跟他划清界限的诀别意思?

  景佳人拿起西门龙霆的手,在他的无名指上认真画了个戒指。

  “画完了…好丑……”

  西门龙霆在手指上亲了一下:“不丑,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戒指。”

  “西门少爷喜欢就好。”

  “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在向我求婚?”他邪肆地勾起嘴唇,打趣问,“你就这么想变成我的老婆?”

  “……”

  “不说话,被我说中了?突然送我生日礼物,爱上我了?”

  “……你出去,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西门龙霆皱眉:“好好的,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我累了,想一个人休息,我不想看到你!”看到他就会压抑,难受,不舒服。

  西门龙霆捏起她的下颌:“我又说错话了?”

  “你哪里都错了,你就没有地方做对过!”景佳人用力地吸了一口气,为什么要来招惹她,为什么要霸道地干预她的生活,为什么把她逼成她自己都陌生的样子。

  现在只不过是逃离他都会让她如此纠结!如果生下孩子,不敢想象!

  她在书里看过有一种病叫“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指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

  以人质为例,如果符合下列条件:

  1,感觉到你的生命受到威胁,相信施暴者随时会毫不犹豫地杀害你;

  2,施暴者一定会给你施以小恩小惠,例如在你各种绝望的情况下给你水喝;

  3,除了他所给的信息和思想,其它任何信息都不让你得到,完全隔离了;

  4,控制你,让你感到无路可逃……

  有了这4个条件下,人们就会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她一定是得了这个病,而不是爱上他了,她绝不会爱上“罪犯”!

  温热的唇吻了吻她的眼角。

  西门龙霆低声说:“你想让我怎么做,我都依你。我对你还不好么?”

  宽大的五指罩着她的手指,十指相扣。

  “我对你也没别的奢望,你只要乖乖的,安全生下孩子。对我好点,别一天到晚的虐我。”

  温热的气息呼在她睫毛上。

  “更别想着逃跑,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我最想要的你给不了,其它的我都不想要了。”景佳人努力收拾心情,“没什么,刚刚我在发神经,你就当我又焦虑了。”

  西门龙霆双臂一收,将她紧紧拢在怀里。

  近期她的精神状况真的让他担心……

  他询问过医生,说是她可能被关太久,才会如此焦虑反常,这很可能是她患忧郁症的前兆。“……”

  婚戒要戴在左手的无名指上面,因为传说这里是有血管直通心脏的,代表两个人的诺言是一辈子的。

  景佳人的手抓紧了一下,用力呼口气,告诉自己,他就是喜欢耍戏她,看她丢脸,没有别的意思!

  “好啊,画好的话我就不欠你了。”景佳人打开笔筒,“这是你要的。”

  西门龙霆暗了下眸,为什么觉得她话语里有一种要跟他划清界限的诀别意思?

  景佳人拿起西门龙霆的手,在他的无名指上认真画了个戒指。

  “画完了…好丑……”

  西门龙霆在手指上亲了一下:“不丑,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戒指。”

  “西门少爷喜欢就好。”

  “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在向我求婚?”他邪肆地勾起嘴唇,打趣问,“你就这么想变成我的老婆?”

  “……”

  “不说话,被我说中了?突然送我生日礼物,爱上我了?”

  “……你出去,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西门龙霆皱眉:“好好的,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我累了,想一个人休息,我不想看到你!”看到他就会压抑,难受,不舒服。

  西门龙霆捏起她的下颌:“我又说错话了?”

  “你哪里都错了,你就没有地方做对过!”景佳人用力地吸了一口气,为什么要来招惹她,为什么要霸道地干预她的生活,为什么把她逼成她自己都陌生的样子。

  现在只不过是逃离他都会让她如此纠结!如果生下孩子,不敢想象!

  她在书里看过有一种病叫“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指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

  以人质为例,如果符合下列条件:

  1,感觉到你的生命受到威胁,相信施暴者随时会毫不犹豫地杀害你;

  2,施暴者一定会给你施以小恩小惠,例如在你各种绝望的情况下给你水喝;

  3,除了他所给的信息和思想,其它任何信息都不让你得到,完全隔离了;

  4,控制你,让你感到无路可逃……

  有了这4个条件下,人们就会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她一定是得了这个病,而不是爱上他了,她绝不会爱上“罪犯”!

  温热的唇吻了吻她的眼角。

  西门龙霆低声说:“你想让我怎么做,我都依你。我对你还不好么?”

  宽大的五指罩着她的手指,十指相扣。

  “我对你也没别的奢望,你只要乖乖的,安全生下孩子。对我好点,别一天到晚的虐我。”

  温热的气息呼在她睫毛上。

  “更别想着逃跑,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我最想要的你给不了,其它的我都不想要了。”景佳人努力收拾心情,“没什么,刚刚我在发神经,你就当我又焦虑了。”

  西门龙霆双臂一收,将她紧紧拢在怀里。

  近期她的精神状况真的让他担心……

  他询问过医生,说是她可能被关太久,才会如此焦虑反常,这很可能是她患忧郁症的前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