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90.第390章 不想要手表
  景佳人怔了一下,反应过来,脸颊飞快地升起两朵羞涩的红晕。她咬住唇,就想要从他的怀里下地。

  西门龙霆钳住她的肩:“在我面前不必害羞。”

  “……放开我。”

  “脸很红。”

  “我说放开我!”景佳人恼羞成怒,猛地在他的胸口上用力捶了几拳。

  西门龙霆一脸享受地说:“给我按摩真舒服。”

  “下~流无耻!”

  “我什么都没做,怎么下~流无耻?”西门龙霆笑笑地整理着她的衣服,该死,他现在全身的浴火都在强忍着打消。

  景佳人不说话,一想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她就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掉。

  她竟会主动吻他吻得那么忘情,竟会如此贪恋他的怀抱和温暖。

  心情太过复杂和伤痛。

  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莫名的悲伤袭~击了她的胸口,忍不住就红了眼眶。

  “我有一样东西要送你。”

  西门龙霆扬眉,戏谑地说:“送什么。送我耳光么?”

  “不是……”景佳人无语,咬了下唇,“你的生日礼物。”

  “生日礼物?”西门龙霆皱眉,以为自己听错了,“我的生日还没到。”还差一个星期。

  “我知道,提前送你。”

  “为何要提前,当天送我不行么?”西门龙霆深沉地凝视她,目光里全是漾开了的笑意,“提前送就失去了意义。”

  她根本不可能留下来给他过生日了啊。

  西门龙霆用力地亲了她几口:“佳人,我很高兴。”

  景佳人心思涌动,难得看到他笑得如此率真:“又不是值钱的东西,你有什么好高兴的?”

  “没想到你一直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我答应过的事,就一定会做到。我是个信守承诺的人。”

  西门龙霆顿了一会,问:“是什么?”

  “你不是说提前送就失去意义了么?”

  “你可以先告诉我。”

  “你觉得会是什么?”景佳人忽然想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不如你猜猜看。”

  “手表?”

  “不是说好我亲手做的吗,我哪里有钱买手表——不过如果你喜欢手表的话,我也可以送你一个。”

  景佳人下地,走到柜子前拿起一支笔走过来:“我给你画,你想要什么,我画什么给你。”

  “……”

  “名表,房子,跑车,还是美女!你想要什么,我就送你什么。”

  西门龙霆俊眉一皱:“女人,你未必也太吝啬了!”

  “没钱的人就是这样子。”

  “你好歹花点心思?”西门龙霆略微失望说,“做一点有意义的东西。”

  比如亲手织条围巾给他,或者做一件衣服,再或者给他做一个充满纪念情怀的蛋糕……

  景佳人扬了扬手里的笔:“是你说我送你什么都会喜欢,只要是我亲手做的。果然现在嫌弃太廉价了?”

  “你送的我怎么敢嫌弃廉价。”西门龙霆伸出手,“不过我现在不想要手表。”

  “那你要什么?”

  “戒指。”他伸出左手,示意无名指,“画在这里。”景佳人怔了一下,反应过来,脸颊飞快地升起两朵羞涩的红晕。她咬住唇,就想要从他的怀里下地。

  西门龙霆钳住她的肩:“在我面前不必害羞。”

  “……放开我。”

  “脸很红。”

  “我说放开我!”景佳人恼羞成怒,猛地在他的胸口上用力捶了几拳。

  西门龙霆一脸享受地说:“给我按摩真舒服。”

  “下~流无耻!”

  “我什么都没做,怎么下~流无耻?”西门龙霆笑笑地整理着她的衣服,该死,他现在全身的浴火都在强忍着打消。

  景佳人不说话,一想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她就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掉。

  她竟会主动吻他吻得那么忘情,竟会如此贪恋他的怀抱和温暖。

  心情太过复杂和伤痛。

  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莫名的悲伤袭~击了她的胸口,忍不住就红了眼眶。

  “我有一样东西要送你。”

  西门龙霆扬眉,戏谑地说:“送什么。送我耳光么?”

  “不是……”景佳人无语,咬了下唇,“你的生日礼物。”

  “生日礼物?”西门龙霆皱眉,以为自己听错了,“我的生日还没到。”还差一个星期。

  “我知道,提前送你。”

  “为何要提前,当天送我不行么?”西门龙霆深沉地凝视她,目光里全是漾开了的笑意,“提前送就失去了意义。”

  她根本不可能留下来给他过生日了啊。

  西门龙霆用力地亲了她几口:“佳人,我很高兴。”

  景佳人心思涌动,难得看到他笑得如此率真:“又不是值钱的东西,你有什么好高兴的?”

  “没想到你一直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我答应过的事,就一定会做到。我是个信守承诺的人。”

  西门龙霆顿了一会,问:“是什么?”

  “你不是说提前送就失去意义了么?”

  “你可以先告诉我。”

  “你觉得会是什么?”景佳人忽然想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不如你猜猜看。”

  “手表?”

  “不是说好我亲手做的吗,我哪里有钱买手表——不过如果你喜欢手表的话,我也可以送你一个。”

  景佳人下地,走到柜子前拿起一支笔走过来:“我给你画,你想要什么,我画什么给你。”

  “……”

  “名表,房子,跑车,还是美女!你想要什么,我就送你什么。”

  西门龙霆俊眉一皱:“女人,你未必也太吝啬了!”

  “没钱的人就是这样子。”

  “你好歹花点心思?”西门龙霆略微失望说,“做一点有意义的东西。”

  比如亲手织条围巾给他,或者做一件衣服,再或者给他做一个充满纪念情怀的蛋糕……

  景佳人扬了扬手里的笔:“是你说我送你什么都会喜欢,只要是我亲手做的。果然现在嫌弃太廉价了?”

  “你送的我怎么敢嫌弃廉价。”西门龙霆伸出手,“不过我现在不想要手表。”

  “那你要什么?”

  “戒指。”他伸出左手,澳门赌博网站:示意无名指,“画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