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89.第389章 我想学射击
  “你会有这么乖?”西门龙霆凝视着她,这女人不会脑子里又在打什么主意?来了这个庄园后,都没见她有什么动静,难道她真的放弃逃跑了?

  “不过,你要走这么多天,为了弥补我,明天一整天都不要忙公事了,陪我吧。”

  西门龙霆一挑眉:“要我怎么陪你?”

  “我看这庄园有一个很大的射击场,你好久没有带我玩射击了。”景佳人用胳膊圈住他的颈子,“明天带我玩?”

  在佳人庄园里也有一个射击场,西门龙霆曾带她玩过两次。

  西门龙霆盯着她:“怎么突然想玩这个?”

  他记得前两次都是他强迫她陪他,她远远在旁边坐着喝茶,一点都提不起兴趣的样子。

  “这个庄园什么可以玩的活动都没有,太沉闷了。”

  “我可以带你骑马。”

  “不要,马车我坐腻了,我想学射击!”

  “不行,你怀有身孕,射击场很危险。”

  “有你保护我,怎么会危险?”景佳人稍微带着撒娇的口气,“我这些天这么乖,表现还不够好吗?再不把我放出去,我肯定会闷出病来。”

  西门龙霆目光暗沉,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不过就算她长了翅膀,都不可能从这个庄园逃脱。

  “再表现更好一些。”他目光贼亮的,“吻我。”

  景佳人吻了吻他的下巴。

  “这里,”他压着嘴唇,“至少十分钟。”

  景佳人在西门龙霆的教导下,吻技已经如火纯情了。她闭上眼,送上双唇,主动吸附住他,吮~吸,舔弄,轻轻啃咬,吸附柱他火热的舌头……

  想到这是他们的最后一个吻。

  景佳人的吻越来越火热,深入。

  她寻找着适合接吻的姿势,骑坐在他身上,用力地将他压在化妆椅的大靠背上。

  如此的攻势令西门龙霆诧异挑眉,险些招架不住。

  以前景佳人都是数着时间等吻结束,而今天,她仿佛忘记了时间,手从他宽大的领口伸进去,抚摸着他结实有力的胸膛,然后她发现,她的身体有了巨大的感觉。

  脚趾头蜷缩,浑身颤栗着。

  从怀上宝宝到现在有一个来月,他们都没有过肌肤之亲。

  男人雄壮的身体哪经得起撩拨,西门龙霆眼眸深谙,**之火在体内点燃,下腹的某处明显硬了。

  景佳人感觉他抬起头抵住她的臀,这才惊醒,分开唇……

  浓稠的唾液跟着扯出,掉在她的颈子上。

  她尴尬自己刚刚竟会吻得这么忘情!

  西门龙霆擦了擦她的嘴角,嘴唇殷红,邪肆笑道:“你今天真的很热情。”

  景佳人说不出话,只觉得心口那种空洞的感觉越来越大。

  西门龙霆低哑的嗓音说:“是不是想要了?嗯?”

  “……”

  “难得你会主动想要,我还以为你没有**。”

  除非他撩拨她,勾引她,她根本没有反应。

  一直以来,每夜都是他在忍受**的煎熬。

  现在他也极力忍耐:“为了宝宝和你的身体安危,前三个月尽量忍忍?”“你会有这么乖?”西门龙霆凝视着她,这女人不会脑子里又在打什么主意?来了这个庄园后,都没见她有什么动静,难道她真的放弃逃跑了?

  “不过,你要走这么多天,为了弥补我,明天一整天都不要忙公事了,陪我吧。”

  西门龙霆一挑眉:“要我怎么陪你?”

  “我看这庄园有一个很大的射击场,你好久没有带我玩射击了。”景佳人用胳膊圈住他的颈子,“明天带我玩?”

  在佳人庄园里也有一个射击场,西门龙霆曾带她玩过两次。

  西门龙霆盯着她:“怎么突然想玩这个?”

  他记得前两次都是他强迫她陪他,她远远在旁边坐着喝茶,一点都提不起兴趣的样子。

  “这个庄园什么可以玩的活动都没有,太沉闷了。”

  “我可以带你骑马。”

  “不要,马车我坐腻了,我想学射击!”

  “不行,你怀有身孕,射击场很危险。”

  “有你保护我,怎么会危险?”景佳人稍微带着撒娇的口气,“我这些天这么乖,表现还不够好吗?再不把我放出去,我肯定会闷出病来。”

  西门龙霆目光暗沉,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不过就算她长了翅膀,都不可能从这个庄园逃脱。

  “再表现更好一些。”他目光贼亮的,“吻我。”

  景佳人吻了吻他的下巴。

  “这里,”他压着嘴唇,“至少十分钟。”

  景佳人在西门龙霆的教导下,吻技已经如火纯情了。她闭上眼,送上双唇,主动吸附住他,吮~吸,舔弄,轻轻啃咬,吸附柱他火热的舌头……

  想到这是他们的最后一个吻。

  景佳人的吻越来越火热,深入。

  她寻找着适合接吻的姿势,骑坐在他身上,用力地将他压在化妆椅的大靠背上。

  如此的攻势令西门龙霆诧异挑眉,险些招架不住。

  以前景佳人都是数着时间等吻结束,而今天,她仿佛忘记了时间,手从他宽大的领口伸进去,抚摸着他结实有力的胸膛,然后她发现,她的身体有了巨大的感觉。

  脚趾头蜷缩,浑身颤栗着。

  从怀上宝宝到现在有一个来月,他们都没有过肌肤之亲。

  男人雄壮的身体哪经得起撩拨,西门龙霆眼眸深谙,**之火在体内点燃,下腹的某处明显硬了。

  景佳人感觉他抬起头抵住她的臀,这才惊醒,分开唇……

  浓稠的唾液跟着扯出,掉在她的颈子上。

  她尴尬自己刚刚竟会吻得这么忘情!

  西门龙霆擦了擦她的嘴角,嘴唇殷红,邪肆笑道:“你今天真的很热情。”

  景佳人说不出话,只觉得心口那种空洞的感觉越来越大。

  西门龙霆低哑的嗓音说:“是不是想要了?嗯?”

  “……”

  “难得你会主动想要,我还以为你没有**。”

  除非他撩拨她,勾引她,她根本没有反应。

  一直以来,每夜都是他在忍受**的煎熬。

  现在他也极力忍耐:“为了宝宝和你的身体安危,前三个月尽量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