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86.第386章 一定要带我逃走
  冷傲风冷漠地坐在床上,脸色死寂的,可是眼眸深处却划过一丝傲然的痛处。

  那痛一点点蔓延。

  全身的血液都在很缓慢地流着,刺痛的感觉逐渐包围他的心脏。

  他以为他早就习惯了撕心裂肺的疼痛。然而这一次,才是最痛的感觉吗?

  ……

  “什么时候帮我逃走?”

  景佳人站在大厅的窗台前等着与西门龙樱会面,听见身后响起的骄傲脚步声。

  “等他跟我结婚以后。”

  景佳人猛地回头盯着她:“你说什么?”

  两个女人,一黑一白,相对林立,骤然勇气的杀气风起云涌。

  “我怎么知道他会不会出尔反尔,等送你一逃走,他就反悔了呢。”西门龙樱挽唇,一脸算计地说。

  “等你们结婚是什么时候——我肚子里的孩子都生下来了!”

  “不用那么久,我可以先和他办证,婚宴等他继承了冷家财产再举行。”

  西门龙樱已经想好了,以冷傲风现在的身份,西门家族不会同意这门婚事。

  她可以先斩后奏,领证后让西门龙霆帮冷傲风夺得家产,再告知家族,举办盛世婚礼……

  “先拿证,也防止他继承财产后翻脸不认人。”西门龙樱交叠着双腿坐在沙发上,一只波斯猫跳上她的腿,慵懒地伸着四肢,“一旦他跟我结婚了,这辈子都别妄想摆脱我!”

  景佳人一怔。

  冷家的财产划分两半,始终不如西门家族。

  往后有西门龙霆撑腰,就算冷傲风夺得一半家产,也斗不过西门家。

  景佳人早料如此,所以明白她跟冷傲风不可能在一起!不过,倘若冷傲风以后有心爱的女人,他可以和西门龙霆一样强抢掠夺,包养情~妇。

  西门龙樱注定只是个挂名的老婆!

  想到这里,景佳人看西门龙樱的目光就变得同情。

  “你——在可怜我么?”西门龙樱危险眯眼。

  “没有,我只是在同情一个渴望被爱的女人。”

  “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她笑了,澳门赌博网站:悠然地抚摸着波斯猫蓬松的毛发,“就算他有多爱你,最终他还是我的,跟他相伴一生的都是我。而你,迟早会被他忘记。”

  “你们什么时候拿证?”景佳人不想再废话。

  “等他的伤好,就这几天吧。再说,我拟定婚后协议也要时间。”

  “几天,我要确定的时间。”

  “三天。”

  “好,三天,你一定要带我逃走,”景佳人威胁说,“逾期一天,我就让他反悔。”

  西门龙樱大笑起来:“女人,你的胆子真的很大。”就这么赶着去送死么?

  佣人过来禀报说:“二小姐,据说大少爷正在找景小姐。”

  景佳人看看时间,心下一沉:“我要走了,记住我们的约定。”

  “那么——你跟风的约定又是什么?”

  “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你不是说了,不管我用什么办法,只要能让你达到目的就好?”

  “……”

  “西门小姐,不用送。”

  “我没打算送。”西门龙樱:这个女人,太嚣张了!冷傲风冷漠地坐在床上,脸色死寂的,可是眼眸深处却划过一丝傲然的痛处。

  那痛一点点蔓延。

  全身的血液都在很缓慢地流着,刺痛的感觉逐渐包围他的心脏。

  他以为他早就习惯了撕心裂肺的疼痛。然而这一次,才是最痛的感觉吗?

  ……

  “什么时候帮我逃走?”

  景佳人站在大厅的窗台前等着与西门龙樱会面,听见身后响起的骄傲脚步声。

  “等他跟我结婚以后。”

  景佳人猛地回头盯着她:“你说什么?”

  两个女人,一黑一白,相对林立,骤然勇气的杀气风起云涌。

  “我怎么知道他会不会出尔反尔,等送你一逃走,他就反悔了呢。”西门龙樱挽唇,一脸算计地说。

  “等你们结婚是什么时候——我肚子里的孩子都生下来了!”

  “不用那么久,我可以先和他办证,婚宴等他继承了冷家财产再举行。”

  西门龙樱已经想好了,以冷傲风现在的身份,西门家族不会同意这门婚事。

  她可以先斩后奏,领证后让西门龙霆帮冷傲风夺得家产,再告知家族,举办盛世婚礼……

  “先拿证,也防止他继承财产后翻脸不认人。”西门龙樱交叠着双腿坐在沙发上,一只波斯猫跳上她的腿,慵懒地伸着四肢,“一旦他跟我结婚了,这辈子都别妄想摆脱我!”

  景佳人一怔。

  冷家的财产划分两半,始终不如西门家族。

  往后有西门龙霆撑腰,就算冷傲风夺得一半家产,也斗不过西门家。

  景佳人早料如此,所以明白她跟冷傲风不可能在一起!不过,倘若冷傲风以后有心爱的女人,他可以和西门龙霆一样强抢掠夺,包养情~妇。

  西门龙樱注定只是个挂名的老婆!

  想到这里,景佳人看西门龙樱的目光就变得同情。

  “你——在可怜我么?”西门龙樱危险眯眼。

  “没有,我只是在同情一个渴望被爱的女人。”

  “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她笑了,悠然地抚摸着波斯猫蓬松的毛发,“就算他有多爱你,最终他还是我的,跟他相伴一生的都是我。而你,迟早会被他忘记。”

  “你们什么时候拿证?”景佳人不想再废话。

  “等他的伤好,就这几天吧。再说,我拟定婚后协议也要时间。”

  “几天,我要确定的时间。”

  “三天。”

  “好,三天,你一定要带我逃走,”景佳人威胁说,“逾期一天,我就让他反悔。”

  西门龙樱大笑起来:“女人,你的胆子真的很大。”就这么赶着去送死么?

  佣人过来禀报说:“二小姐,据说大少爷正在找景小姐。”

  景佳人看看时间,心下一沉:“我要走了,记住我们的约定。”

  “那么——你跟风的约定又是什么?”

  “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你不是说了,不管我用什么办法,只要能让你达到目的就好?”

  “……”

  “西门小姐,不用送。”

  “我没打算送。”西门龙樱:这个女人,太嚣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