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83.第383章 和西门龙霆匹敌
  尚彦轩依然用那种淡漠却深情的目光注视着她:“这是来自恋人的关心,还是前女友的问候?”

  景佳人心一沉:“都不是,这是来自一个朋友的慰问。”

  “……”

  佣人在西门龙樱的命令中下去了,她合上门之前,看到尚彦轩凝视景佳人的眼神,那浓得化不开的爱恋,让她的心里涌起强烈的杀意。

  就算将景佳人送去国外,保不准又会被西门龙霆逮回来。

  倒不如趁着这个时机——

  房门合上,房间顿时陷入诡异的寂静。

  “冷先生,我看你应该吃些东西。”景佳人在床边坐下,端起粥碗。

  尚彦轩并不伸手来接,苍白的嘴唇龟裂,鲜血泌在唇缝之间。

  景佳人看着这样的他,真的很心疼:“没力气?要我喂你吃吗?”

  她舀了一口,放到他唇边,他淡淡地别开脸。

  “尚彦轩!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

  “我想你。”

  三个字,轻易地瓦解了景佳人强壮的冷硬。

  “我知道你被关在这里很难受。可是你就要这样认输吗?你自杀?绝食?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

  “你不吃,宁愿继续堕落下去,我也管不着你。”景佳人冷冷放下碗,“看来我这一趟是来错了,你让我很失望。”

  她作势要走,然而脚步还没迈开,手腕被猛地攥住。

  尚彦轩紧紧攥着她:“别走。”

  “吃东西吗?”景佳人坐下来,“我喂你吃。”

  一大碗米粥很快喂光了……

  景佳人恍惚间想起以前生病的时候,喂她吃东西的都是他。一直都是他在照顾她。这是第一次她喂他吃东西。

  “吃饱了没有?”景佳人拿起纸巾擦擦他的嘴。

  她的身形靠过去,清香的气息在他的面前拂着。

  尚彦轩的神色一深,拿住她的下颌,高俊的脸就要朝她逼过来——

  在双唇即将接触之时,景佳人推开他的肩:“你在挂药水,别乱动。”

  他盯着她。

  “我今天来,不是跟你叙旧情的。你应该明白?”

  “不明白。”

  他盯着她的目光太过炙热,烫得她没办法直视。

  别开脸:“现在你被西门龙樱囚困了,我们都失去自由,在一起更不可能。以你的权势,没办法抵抗他们,我就更不可能……你希望继续这样下去?你可以死了一了百了,我呢?”

  尚彦轩身形一动,就要去握她的手,她先一步将手抽开。

  “告诉我,你不会轻易妥协认输,不会再自寻死路——”

  尚彦轩沉默,眼睛像黑色的潮水将她包围了。

  景佳人大声说:“你说啊,为什么不说话?你打算丢下我一个人是吗?”

  “我不会。”他终于捉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炙热滚烫的心口,“我怎么舍得丢下你一个人。”

  “那就答应我,不准再寻死!”

  “好。”

  “答应我变得更强大,强到足以和西门龙霆匹敌。到时候你来找我,我跟你走。”

  尚彦轩神色一沉,听出她的话外音:“你要去哪?”尚彦轩依然用那种淡漠却深情的目光注视着她:“这是来自恋人的关心,还是前女友的问候?”

  景佳人心一沉:“都不是,这是来自一个朋友的慰问。”

  “……”

  佣人在西门龙樱的命令中下去了,她合上门之前,看到尚彦轩凝视景佳人的眼神,那浓得化不开的爱恋,让她的心里涌起强烈的杀意。

  就算将景佳人送去国外,保不准又会被西门龙霆逮回来。

  倒不如趁着这个时机——

  房门合上,房间顿时陷入诡异的寂静。

  “冷先生,我看你应该吃些东西。”景佳人在床边坐下,端起粥碗。

  尚彦轩并不伸手来接,苍白的嘴唇龟裂,鲜血泌在唇缝之间。

  景佳人看着这样的他,真的很心疼:“没力气?要我喂你吃吗?”

  她舀了一口,放到他唇边,他淡淡地别开脸。

  “尚彦轩!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

  “我想你。”

  三个字,轻易地瓦解了景佳人强壮的冷硬。

  “我知道你被关在这里很难受。可是你就要这样认输吗?你自杀?绝食?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

  “你不吃,宁愿继续堕落下去,我也管不着你。”景佳人冷冷放下碗,“看来我这一趟是来错了,你让我很失望。”

  她作势要走,然而脚步还没迈开,手腕被猛地攥住。

  尚彦轩紧紧攥着她:“别走。”

  “吃东西吗?”景佳人坐下来,“我喂你吃。”

  一大碗米粥很快喂光了……

  景佳人恍惚间想起以前生病的时候,喂她吃东西的都是他。一直都是他在照顾她。这是第一次她喂他吃东西。

  “吃饱了没有?”景佳人拿起纸巾擦擦他的嘴。

  她的身形靠过去,清香的气息在他的面前拂着。

  尚彦轩的神色一深,拿住她的下颌,高俊的脸就要朝她逼过来——

  在双唇即将接触之时,景佳人推开他的肩:“你在挂药水,别乱动。”

  他盯着她。

  “我今天来,不是跟你叙旧情的。你应该明白?”

  “不明白。”

  他盯着她的目光太过炙热,烫得她没办法直视。

  别开脸:“现在你被西门龙樱囚困了,我们都失去自由,在一起更不可能。以你的权势,没办法抵抗他们,我就更不可能……你希望继续这样下去?你可以死了一了百了,我呢?”

  尚彦轩身形一动,就要去握她的手,她先一步将手抽开。

  “告诉我,你不会轻易妥协认输,不会再自寻死路——”

  尚彦轩沉默,眼睛像黑色的潮水将她包围了。

  景佳人大声说:“你说啊,为什么不说话?你打算丢下我一个人是吗?”

  “我不会。”他终于捉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炙热滚烫的心口,“我怎么舍得丢下你一个人。”

  “那就答应我,不准再寻死!”

  “好。”

  “答应我变得更强大,强到足以和西门龙霆匹敌。到时候你来找我,我跟你走。”

  尚彦轩神色一沉,听出她的话外音:“你要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