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82.第382章 听说你病了
  次日下了些小雨,晶莹的雨水从翠绿的叶片滴落下来,天开始转凉了,有秋的冷意。

  本来约好是上午的时间就去看尚彦轩,可由于突然下雨,西门龙霆不让她外出,一直到下午天渐渐放晴,她软磨硬泡西门龙霆才答应。

  她没想到的是,从昨晚西门龙樱说她会来,尚彦轩就一直在等。

  天不亮就坐在露台上等。

  清凉的雨飘进来,西门龙樱给他披上外套,怎么也无法说动让他进去等。

  他就像一尊石膏,脸上毫无表情,看着飘落的雨,眼中的光亮从期待渐渐熄灭。

  佣人端来食物,西门龙樱亲手接在手里。

  “吃点东西?你已经几天没有吃过东西了……”

  她吹了吹气,舀起粥去喂。

  尚彦轩冷冷一挡,一碗粥都泼到她身上,她有了脾气:“你是第一个享受我为你喂食服务的人。”

  “……”

  “冷傲风,别仗着我喜欢你就一直挑战我的忍耐力。”

  尚彦轩冷漠淡然,漆黑的瞳孔一眼都没看她。

  西门龙樱沉默了片刻:“你要是不吃东西,她就永远都不会来了。”

  “……”

  “想让她来看你,就乖乖把东西吃了。”

  “你骗我。”沙哑的嗓音终于出声。这是他醒来后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你终于舍得开口说话了?”西门龙樱既高兴,又妒忌,是提到景佳人他才愿意说话,“我邀请了她过来做客,她答应了,雨停后她一定会来。”

  他就在露台里等了整整一上午!

  下午雨停了,一辆马车轱辘滚过微湿的露面,朝这座城堡驶来。

  景佳人走下马车,早有西门龙樱派来的佣人等在门口迎接她,为她带路。

  脚步声还没有靠近那间房,房门已经打开了——

  西门龙樱闲散地靠在门口:“景小姐,欢迎光临。”

  早在景佳人下马车的那一刻,尚彦轩就看到了她,差点他就要贸然冲出房间去接她——若不是西门龙樱阻止的话。

  脚步声还没到门口,尚彦轩就要起来开门。

  该死,那心急的每一个动静都让她嫉妒得要发狂了!

  景佳人走近了,微微点了头:“上午下雨了。”

  “我就猜到了,下雨他一定不会放你出门。”西门龙樱冷笑说,“他在里面,我给你们一个时辰。你知道该怎么做?”

  “不用你费心。”

  “对了,他一直不肯吃东西,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他多吃点。”

  景佳人一怔:“我尽量。”

  冷漠的男人躺在床上,两个佣人在照顾着他,景佳人一进来,他试图从床上坐起。

  佣人压着他的肩:“冷先生,你应该多休息,不要起来。”

  “你不用乱动,”景佳人几个快步过去,“我已经来了,又不会跑掉。”

  尚彦轩凝视着她,眼瞳漆黑发亮。

  苍白清俊的面容上含满了对她苦苦的依恋。

  景佳人感觉心猛地被掐了一下,他消瘦了好多!

  尚彦轩淡声:“你来了,我等你很久。”

  “我听说你病了,为什么不吃饭?”次日下了些小雨,晶莹的雨水从翠绿的叶片滴落下来,天开始转凉了,有秋的冷意。

  本来约好是上午的时间就去看尚彦轩,可由于突然下雨,西门龙霆不让她外出,一直到下午天渐渐放晴,她软磨硬泡西门龙霆才答应。

  她没想到的是,从昨晚西门龙樱说她会来,尚彦轩就一直在等。

  天不亮就坐在露台上等。

  清凉的雨飘进来,西门龙樱给他披上外套,怎么也无法说动让他进去等。

  他就像一尊石膏,脸上毫无表情,看着飘落的雨,眼中的光亮从期待渐渐熄灭。

  佣人端来食物,西门龙樱亲手接在手里。

  “吃点东西?你已经几天没有吃过东西了……”

  她吹了吹气,舀起粥去喂。

  尚彦轩冷冷一挡,一碗粥都泼到她身上,她有了脾气:“你是第一个享受我为你喂食服务的人。”

  “……”

  “冷傲风,别仗着我喜欢你就一直挑战我的忍耐力。”

  尚彦轩冷漠淡然,漆黑的瞳孔一眼都没看她。

  西门龙樱沉默了片刻:“你要是不吃东西,她就永远都不会来了。”

  “……”

  “想让她来看你,就乖乖把东西吃了。”

  “你骗我。”沙哑的嗓音终于出声。这是他醒来后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你终于舍得开口说话了?”西门龙樱既高兴,又妒忌,是提到景佳人他才愿意说话,“我邀请了她过来做客,她答应了,雨停后她一定会来。”

  他就在露台里等了整整一上午!

  下午雨停了,一辆马车轱辘滚过微湿的露面,朝这座城堡驶来。

  景佳人走下马车,早有西门龙樱派来的佣人等在门口迎接她,为她带路。

  脚步声还没有靠近那间房,房门已经打开了——

  西门龙樱闲散地靠在门口:“景小姐,欢迎光临。”

  早在景佳人下马车的那一刻,尚彦轩就看到了她,差点他就要贸然冲出房间去接她——若不是西门龙樱阻止的话。

  脚步声还没到门口,尚彦轩就要起来开门。

  该死,那心急的每一个动静都让她嫉妒得要发狂了!

  景佳人走近了,微微点了头:“上午下雨了。”

  “我就猜到了,下雨他一定不会放你出门。”西门龙樱冷笑说,“他在里面,我给你们一个时辰。你知道该怎么做?”

  “不用你费心。”

  “对了,他一直不肯吃东西,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他多吃点。”

  景佳人一怔:“我尽量。”

  冷漠的男人躺在床上,两个佣人在照顾着他,景佳人一进来,他试图从床上坐起。

  佣人压着他的肩:“冷先生,你应该多休息,不要起来。”

  “你不用乱动,”景佳人几个快步过去,“我已经来了,又不会跑掉。”

  尚彦轩凝视着她,眼瞳漆黑发亮。

  苍白清俊的面容上含满了对她苦苦的依恋。

  景佳人感觉心猛地被掐了一下,他消瘦了好多!

  尚彦轩淡声:“你来了,我等你很久。”

  “我听说你病了,为什么不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