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80.第380章 我会派人来接你
  景佳人努力冷静下来,是啊,她跟尚彦轩本来就越来越不可能。

  西门龙霆缠着她,西门龙樱缠着他……

  与其让尚彦轩痛苦挣扎,不如让他变得强大有力,未来有一天可以抵抗这对兄妹,届时他还有自由的一天。

  “你说得倒轻巧,我要怎么放他走?”

  “做让他对你绝望的事。”

  “我已经做过了……”连孩子的事都让他知道了存在,他什么都不在乎。

  “那一定是你做得不够……”

  “麻烦西门小姐提醒我,怎样做得才算是够?!”尚彦轩的爱无限宽大和包容,已经不论她做什么,他都死心眼地认定了她。

  西门龙樱何尝不知道这男人的个性!就是他的专情更为打动她!

  “我要知道方法,还用得着来找你么?怎么想办法说服她,不是我该考虑的事情。”

  “……”

  “小风风,真的是个专情的好男人。”她扬唇笑了,“我期待他爱上我的那一天,一定终始不渝。”

  “你到死都不会等到这天。”

  “感情由时间培养。”

  景佳人注视着她:“让我帮你也可以,我想打你一巴掌作为回报。”

  西门龙樱立即浑身涌起无限的杀气:“你敢打我,知道后果?”

  “就算不打,我也知道我会是什么下场。”

  手起掌落,西门龙樱还来不及反应,就结实挨了一掌,她头上的小礼帽掉下来,一缕金色的头发散落。

  景佳人摇了摇手腕:“这一掌,不为我,是为彦轩给你的。”

  “彦轩……”西门龙樱突然凄厉地大笑起来,“叫得很亲热。”

  “……”

  “只可惜过去的尚彦轩已经死了,从这刻起,他是冷傲风!”西门龙樱缓缓摘下蕾丝手套,朝景佳人走近。

  “你敢打回来试试……”景佳人冷笑,“只要有一点巴掌印,我可会告状。”

  “哈!”西门龙樱又笑了,“我还真佩服你这股不怕死的勇气。”

  这句话曾经西门龙霆也说过类似的。

  景佳人寒着眼,如果可以,她不止打她一个耳光,十个,一百个,都不够!

  “我会记住这一掌的。”西门龙樱捋了捋散落的头发,眼底全身这个巴掌的耻辱。

  她堂堂西门小姐居然被一个平民打了耳光。永世的羞辱,这笔账迟早会算。

  “对了,这根烂项链既然是你的,现在物归原主。”

  她走到窗边,打开窗户。

  “住手!”

  西门龙樱已经将手放出窗外:“从今天起,我要你的一切都从风的世界里消失!”

  五指伸开,项链随着手巾一起丢了出去。

  “你准备一下要怎么说服我的小风风吧,”西门龙樱戴回手套,“等他醒了,我会派人来接你。”

  “……”

  房门啪地拉开,又关上了。

  景佳人手脚冰冷地在原地站了片刻,走到窗边。

  下面是一片密茵的草地……

  如果下去找,一定能够找到的。

  可是为什么要去找,就让过去消失,不要再让尚彦轩对她有任何奢望不是更好么?景佳人努力冷静下来,是啊,她跟尚彦轩本来就越来越不可能。

  西门龙霆缠着她,西门龙樱缠着他……

  与其让尚彦轩痛苦挣扎,不如让他变得强大有力,未来有一天可以抵抗这对兄妹,届时他还有自由的一天。

  “你说得倒轻巧,我要怎么放他走?”

  “做让他对你绝望的事。”

  “我已经做过了……”连孩子的事都让他知道了存在,他什么都不在乎。

  “那一定是你做得不够……”

  “麻烦西门小姐提醒我,怎样做得才算是够?!”尚彦轩的爱无限宽大和包容,已经不论她做什么,他都死心眼地认定了她。

  西门龙樱何尝不知道这男人的个性!就是他的专情更为打动她!

  “我要知道方法,还用得着来找你么?怎么想办法说服她,不是我该考虑的事情。”

  “……”

  “小风风,真的是个专情的好男人。”她扬唇笑了,“我期待他爱上我的那一天,一定终始不渝。”

  “你到死都不会等到这天。”

  “感情由时间培养。”

  景佳人注视着她:“让我帮你也可以,我想打你一巴掌作为回报。”

  西门龙樱立即浑身涌起无限的杀气:“你敢打我,知道后果?”

  “就算不打,我也知道我会是什么下场。”

  手起掌落,西门龙樱还来不及反应,就结实挨了一掌,她头上的小礼帽掉下来,一缕金色的头发散落。

  景佳人摇了摇手腕:“这一掌,不为我,是为彦轩给你的。”

  “彦轩……”西门龙樱突然凄厉地大笑起来,“叫得很亲热。”

  “……”

  “只可惜过去的尚彦轩已经死了,从这刻起,他是冷傲风!”西门龙樱缓缓摘下蕾丝手套,朝景佳人走近。

  “你敢打回来试试……”景佳人冷笑,“只要有一点巴掌印,我可会告状。”

  “哈!”西门龙樱又笑了,“我还真佩服你这股不怕死的勇气。”

  这句话曾经西门龙霆也说过类似的。

  景佳人寒着眼,如果可以,她不止打她一个耳光,十个,一百个,都不够!

  “我会记住这一掌的。”西门龙樱捋了捋散落的头发,眼底全身这个巴掌的耻辱。

  她堂堂西门小姐居然被一个平民打了耳光。永世的羞辱,这笔账迟早会算。

  “对了,这根烂项链既然是你的,现在物归原主。”

  她走到窗边,打开窗户。

  “住手!”

  西门龙樱已经将手放出窗外:“从今天起,我要你的一切都从风的世界里消失!”

  五指伸开,项链随着手巾一起丢了出去。

  “你准备一下要怎么说服我的小风风吧,”西门龙樱戴回手套,“等他醒了,我会派人来接你。”

  “……”

  房门啪地拉开,又关上了。

  景佳人手脚冰冷地在原地站了片刻,走到窗边。

  下面是一片密茵的草地……

  如果下去找,一定能够找到的。

  可是为什么要去找,就让过去消失,不要再让尚彦轩对她有任何奢望不是更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