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79.第379章 你就是我的钥匙
  景佳人拿起打蛋器:“我再不再乎,要试试看吗?”

  西门龙樱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她的眼睛是金色的,头发也是金色的大卷,就像一只慵懒却也凶猛的波斯猫。

  “只差几毫米他就死了,要不是我阻止得快,现在你应该跪在他床前哭丧。”

  景佳人用力挣开手,冷淡地笑了笑:“可笑,要哭的人是你才对。我拿了你六千万的分手费,早跟他划分界限。”

  “既然如此,念在你们旧情一场,帮我去劝说也是救他一命。这点人情你都做不到?”

  “我不想帮助一个三番五次害我的人!”

  “nonono,”西门龙樱摇着折扇,“你不是帮我,是帮他。”

  “我要是不帮?”

  “他死了,我就让你死,大家玉石俱焚,谁都别想好过。”

  “……”

  “总之,我要定他了!他这辈子都是我的人!就算是死,他的墓碑旁边也是刻着我的名字!”

  她这狂妄霸道的口气跟西门龙霆完全一个样。

  喜欢的东西,就要不惜一切代价地夺过来,变成自己的——

  西门龙樱仿佛想起什么,掏出一块手巾,里面包着一根断开的精钢项链,项坠是一把有点掉漆的锁。

  手巾上沾着的血明显是项链上晕开的……

  “这是他一直不肯让任何人触碰的链子,什么时候都戴在身上。我想你会眼熟。”

  景佳人浑身一怔。

  “看来你果然眼熟——”

  “为什么在你手里?”

  “他早上自杀,要不是这根项链为他挡了一下,他的力道会把心脏刺穿,我也就来不及阻止了。”西门龙樱神色变得极其凝重,“没想到这根毫无价值的项链,竟能在关键时刻救他一命。”

  景佳人的心口痛得蔓延开来……

  这链子本来有一对,一把是锁,一把是钥匙,高中时代情侣之间很流行互送这些。

  有一次在学校门口的摊贩上偶然看到,就买了。

  尚彦轩要了锁的,景佳人自然就是钥匙。

  【佳人……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钥匙。】

  他说他的心会为她封锁,只有她才能够打开……

  那项链根本不值钱,精钢的,连银的都不是!

  这么多年过去,景佳人那条项链早就不翼而飞,不想尚彦轩这条一直都还保留着。

  难怪她几次看到他脖子上挂着的链子藏在衣服里面,问他是什么,他却总不肯拿出来给她看……

  不是这把锁的项坠,她几乎都忘了!

  “现在项链断了,风活了下来,但是他到现在还没有清醒。我担心他醒来后不肯接受治疗,崩裂伤口,他那么虚弱,再折腾一下这半条命也要没掉。”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放他走!”景佳人低吼出声。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为什么不放他走?”

  “……”

  “你怀着我哥的孩子,就算我不插手,我哥会放你们在一起?与其让他痛苦,对你恋恋不忘,你为什么不放他走?短暂的痛苦过后,他会迎来强大的新生。”景佳人拿起打蛋器:“我再不再乎,要试试看吗?”

  西门龙樱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她的眼睛是金色的,头发也是金色的大卷,就像一只慵懒却也凶猛的波斯猫。

  “只差几毫米他就死了,要不是我阻止得快,现在你应该跪在他床前哭丧。”

  景佳人用力挣开手,冷淡地笑了笑:“可笑,要哭的人是你才对。我拿了你六千万的分手费,早跟他划分界限。”

  “既然如此,念在你们旧情一场,帮我去劝说也是救他一命。这点人情你都做不到?”

  “我不想帮助一个三番五次害我的人!”

  “nonono,”西门龙樱摇着折扇,“你不是帮我,是帮他。”

  “我要是不帮?”

  “他死了,我就让你死,大家玉石俱焚,谁都别想好过。”

  “……”

  “总之,我要定他了!他这辈子都是我的人!就算是死,他的墓碑旁边也是刻着我的名字!”

  她这狂妄霸道的口气跟西门龙霆完全一个样。

  喜欢的东西,就要不惜一切代价地夺过来,变成自己的——

  西门龙樱仿佛想起什么,掏出一块手巾,里面包着一根断开的精钢项链,项坠是一把有点掉漆的锁。

  手巾上沾着的血明显是项链上晕开的……

  “这是他一直不肯让任何人触碰的链子,什么时候都戴在身上。我想你会眼熟。”

  景佳人浑身一怔。

  “看来你果然眼熟——”

  “为什么在你手里?”

  “他早上自杀,要不是这根项链为他挡了一下,他的力道会把心脏刺穿,我也就来不及阻止了。”西门龙樱神色变得极其凝重,“没想到这根毫无价值的项链,竟能在关键时刻救他一命。”

  景佳人的心口痛得蔓延开来……

  这链子本来有一对,一把是锁,一把是钥匙,高中时代情侣之间很流行互送这些。

  有一次在学校门口的摊贩上偶然看到,就买了。

  尚彦轩要了锁的,景佳人自然就是钥匙。

  【佳人……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钥匙。】

  他说他的心会为她封锁,只有她才能够打开……

  那项链根本不值钱,精钢的,连银的都不是!

  这么多年过去,景佳人那条项链早就不翼而飞,不想尚彦轩这条一直都还保留着。

  难怪她几次看到他脖子上挂着的链子藏在衣服里面,问他是什么,他却总不肯拿出来给她看……

  不是这把锁的项坠,她几乎都忘了!

  “现在项链断了,风活了下来,但是他到现在还没有清醒。我担心他醒来后不肯接受治疗,崩裂伤口,他那么虚弱,再折腾一下这半条命也要没掉。”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放他走!”景佳人低吼出声。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为什么不放他走?”

  “……”

  “你怀着我哥的孩子,就算我不插手,我哥会放你们在一起?与其让他痛苦,对你恋恋不忘,你为什么不放他走?短暂的痛苦过后,他会迎来强大的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