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78.第378章 你帮我说服他
  西门龙樱双手抱臂,冷冷地撤退点心房里的佣人:“都退下,我和景小姐有话要说。”

  “如果我出了事,别忘记告诉你们少爷,我在点心房里见过谁。”景佳人微微一笑,猜想她来者不善。

  西门龙樱挽唇笑起来:“你真有趣。”

  佣人都退下后,还关上了点心房的门。

  景佳人正色说:“别以为我不知道暗道的事是你做的。”

  “嗯哼?”

  “代生儿的事,也是你做的。”

  西门龙樱耸耸肩,不置可否,“有什么证据?”

  “尚彦轩就是最好的证据……”

  西门龙樱点点头:“所以呢,你想怎么样,告发我吗?我知道你不会的。”

  “……”

  “或者说,你不敢。”她微笑着眯起眼,“否则你那天不会落荒而逃。”

  虽然她不明白景佳人不敢告发的原因是为什么,不过景佳人的行为已经很好的证明了一切。

  景佳人脸色冰冷冰冷:“别怪我没提醒你,他很在乎这个孩子。若再有意外,一次是巧合,次次你都在场,他一定很快会查出来。”

  “放心吧,我如果要下手,就不会亲自来见你了。”她不想再拐弯抹角,“你既然知道我是风的未婚妻,就该知道我这次是为他而来。”

  “谢谢,我不知道。”

  “我会跟他成婚,”她把玩着手里的蕾丝折扇,“不管他爱着谁,我都要嫁给他。”

  “这似乎跟我没有关系。”

  “怎么没关系,你是唯一能说动他的人,你的话他都会听。”

  “所以?”

  “我要你帮我说服他。”

  景佳人笑了,漂亮的眼睛弯起无限冰寒的冷漠。如果不是西门龙樱强行拆散,他们将会是一对过得非常幸福的情侣。现在的一切,都是西门龙樱一手造成。

  “你竟让我帮你说服他!你在跟我开玩笑?”

  “你看我的样子像在开玩笑?”

  “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帮你!”

  “只要他娶我,冷家的一半家产就都是他的了,他可以享受至高无上的荣耀,和我哥的权利平起平坐,再不是现在这般弱小无力,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西门龙樱笑着将折扇打开,“他会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俯瞰一切的王者,你不希望他成为那样的人?”

  “连自己的幸福都镬取不了,成为那么强大的人又有什么意义?”

  “……”

  “我倒是觉得那样他会更可怜。”喜欢无拘无束,不为名利束缚的尚彦轩!

  西门龙樱眼神一冷:“即便是他死了,也无所谓吗?”

  死?

  “他为了反抗这段婚姻,今天早晨自杀了。”

  景佳人的身子重重颤了一下,全身冰凉到底。

  但是很快,她反应过来——

  如果尚彦轩死了,西门龙樱也就犯不着再来找她去说服。

  “那与我何干?我都跟他分手了,从今以后,他的生死都与我再不相干。”景佳人转过身,朝软化的黄油里加白砂糖,“西门小姐找错人了。”

  “别装了,我知道你很关心他。”西门龙樱双手抱臂,冷冷地撤退点心房里的佣人:“都退下,我和景小姐有话要说。”

  “如果我出了事,别忘记告诉你们少爷,我在点心房里见过谁。”景佳人微微一笑,猜想她来者不善。

  西门龙樱挽唇笑起来:“你真有趣。”

  佣人都退下后,还关上了点心房的门。

  景佳人正色说:“别以为我不知道暗道的事是你做的。”

  “嗯哼?”

  “代生儿的事,也是你做的。”

  西门龙樱耸耸肩,不置可否,“有什么证据?”

  “尚彦轩就是最好的证据……”

  西门龙樱点点头:“所以呢,你想怎么样,告发我吗?我知道你不会的。”

  “……”

  “或者说,你不敢。”她微笑着眯起眼,“否则你那天不会落荒而逃。”

  虽然她不明白景佳人不敢告发的原因是为什么,不过景佳人的行为已经很好的证明了一切。

  景佳人脸色冰冷冰冷:“别怪我没提醒你,他很在乎这个孩子。若再有意外,一次是巧合,次次你都在场,他一定很快会查出来。”

  “放心吧,我如果要下手,就不会亲自来见你了。”她不想再拐弯抹角,“你既然知道我是风的未婚妻,就该知道我这次是为他而来。”

  “谢谢,我不知道。”

  “我会跟他成婚,”她把玩着手里的蕾丝折扇,“不管他爱着谁,我都要嫁给他。”

  “这似乎跟我没有关系。”

  “怎么没关系,你是唯一能说动他的人,你的话他都会听。”

  “所以?”

  “我要你帮我说服他。”

  景佳人笑了,漂亮的眼睛弯起无限冰寒的冷漠。如果不是西门龙樱强行拆散,他们将会是一对过得非常幸福的情侣。现在的一切,都是西门龙樱一手造成。

  “你竟让我帮你说服他!你在跟我开玩笑?”

  “你看我的样子像在开玩笑?”

  “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帮你!”

  “只要他娶我,冷家的一半家产就都是他的了,他可以享受至高无上的荣耀,和我哥的权利平起平坐,再不是现在这般弱小无力,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西门龙樱笑着将折扇打开,“他会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俯瞰一切的王者,你不希望他成为那样的人?”

  “连自己的幸福都镬取不了,成为那么强大的人又有什么意义?”

  “……”

  “我倒是觉得那样他会更可怜。”喜欢无拘无束,不为名利束缚的尚彦轩!

  西门龙樱眼神一冷:“即便是他死了,也无所谓吗?”

  死?

  “他为了反抗这段婚姻,今天早晨自杀了。”

  景佳人的身子重重颤了一下,全身冰凉到底。

  但是很快,她反应过来——

  如果尚彦轩死了,西门龙樱也就犯不着再来找她去说服。

  “那与我何干?我都跟他分手了,从今以后,他的生死都与我再不相干。”景佳人转过身,朝软化的黄油里加白砂糖,“西门小姐找错人了。”

  “别装了,我知道你很关心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