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72.第372章 这次一定是他
  景佳人坐在大厅里喝下午茶。

  西门龙霆这个骗子,说饭后带她看家族相册,结果刚吃完饭,威尔逊就匆匆赶来,说是有点公务急事……于是他进了书房就不见影了。

  景佳人百无聊赖地翻着杂志,不时看看时钟。

  忽然,她猛地惊醒,她该不会是在等他吧……

  该死,家族相册有什么好看的,她为什么突然对他的事感兴趣了?

  景佳人开始审视自己这两天的不对劲,她是怎么了?如果真的对西门龙霆动心——

  一种巨大的恐慌镬住她,她一直喜欢的都是尚彦轩,怎么可以同时爱上两个人?

  她不会滥情,更不会蠢到对西门龙霆产生感情!她可能是因为怀了孩子,产前焦虑?

  景佳人心绪复杂,胡思乱想着……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走来。

  景佳人立即合上书本站起来,又突然一怔,为自己的行为感到不耻,坐回去。

  端起红茶,她恍若漫不经心的优雅抿着……

  然后,看到进来的人并不是西门龙霆。

  几个保镖抬着担架放在大厅空地上,昏迷的男人明显有伤,浅色的衬衫被鲜血咽红了很大一块。

  尚彦轩!

  景佳人手一抖,茶杯跌到地上,滚烫的茶水烫到她的手,她也毫不自知。

  她呆了整整几十秒,才面色苍白地反应过来。

  立即起身,跑到担架前面,蹲下身扳过尚彦轩的脸……

  于是,一张干净俊逸的面容出现在她眼前,他昏睡得很安静。

  真的是他……

  景佳人的手骤然缩回,他怎么会在这里,是被西门龙霆抓过来的?他已经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尚彦轩?

  为什么这之前没有一点预兆?

  景佳人的世界里响起巨雷,尚彦轩受伤了,是哪里受伤,重不重?西门龙霆下的手!?

  他把尚彦轩弄来这个古堡又是什么意思!

  这时,脚步声。

  大气凛然,唯我独尊。这次一定是他。

  景佳人慌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抬起头,正好看到西门龙霆走进来,身后跟着威尔逊,显然刚刚处理好事情过来大厅见她。

  目光扫了一眼担架,落在蹲在一旁的景佳人,她双手沾着的鲜血上。

  俊眉一皱,立即大步而来,弯腰捉住她的手:“怎么,受伤了?”

  景佳人脑子还是空白状态。

  西门龙霆检查了下,没有伤口,用手一擦,血迹可以抹去,立刻明白血是尚彦轩身上的。

  他暗眸问:“蹲在这里做什么?”

  “他受伤了,是你干的?”

  “据说在逮捕冷先生时,他不愿配合,所以发生了一点小意外。”威尔逊答,“我已经通知二小姐,她马上赶过来。”

  “你好像很关心他?”西门龙霆敏锐地问,“你认识?”

  景佳人的脑子如雷达般迅速分析着西门龙霆的话。

  他怎么会问她认不认识尚彦轩?

  “不,我只是看他流了这么多血,以为他快死了,过来看看他还有没有呼吸。”

  西门龙霆挽唇一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心怀慈悲?”景佳人坐在大厅里喝下午茶。

  西门龙霆这个骗子,说饭后带她看家族相册,结果刚吃完饭,威尔逊就匆匆赶来,说是有点公务急事……于是他进了书房就不见影了。

  景佳人百无聊赖地翻着杂志,不时看看时钟。

  忽然,她猛地惊醒,她该不会是在等他吧……

  该死,家族相册有什么好看的,她为什么突然对他的事感兴趣了?

  景佳人开始审视自己这两天的不对劲,她是怎么了?如果真的对西门龙霆动心——

  一种巨大的恐慌镬住她,她一直喜欢的都是尚彦轩,怎么可以同时爱上两个人?

  她不会滥情,更不会蠢到对西门龙霆产生感情!她可能是因为怀了孩子,产前焦虑?

  景佳人心绪复杂,胡思乱想着……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走来。

  景佳人立即合上书本站起来,又突然一怔,为自己的行为感到不耻,坐回去。

  端起红茶,她恍若漫不经心的优雅抿着……

  然后,看到进来的人并不是西门龙霆。

  几个保镖抬着担架放在大厅空地上,昏迷的男人明显有伤,浅色的衬衫被鲜血咽红了很大一块。

  尚彦轩!

  景佳人手一抖,茶杯跌到地上,滚烫的茶水烫到她的手,她也毫不自知。

  她呆了整整几十秒,才面色苍白地反应过来。

  立即起身,跑到担架前面,蹲下身扳过尚彦轩的脸……

  于是,一张干净俊逸的面容出现在她眼前,他昏睡得很安静。

  真的是他……

  景佳人的手骤然缩回,他怎么会在这里,是被西门龙霆抓过来的?他已经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尚彦轩?

  为什么这之前没有一点预兆?

  景佳人的世界里响起巨雷,尚彦轩受伤了,是哪里受伤,重不重?西门龙霆下的手!?

  他把尚彦轩弄来这个古堡又是什么意思!

  这时,脚步声。

  大气凛然,唯我独尊。这次一定是他。

  景佳人慌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抬起头,正好看到西门龙霆走进来,身后跟着威尔逊,显然刚刚处理好事情过来大厅见她。

  目光扫了一眼担架,落在蹲在一旁的景佳人,她双手沾着的鲜血上。

  俊眉一皱,立即大步而来,弯腰捉住她的手:“怎么,受伤了?”

  景佳人脑子还是空白状态。

  西门龙霆检查了下,没有伤口,用手一擦,血迹可以抹去,立刻明白血是尚彦轩身上的。

  他暗眸问:“蹲在这里做什么?”

  “他受伤了,是你干的?”

  “据说在逮捕冷先生时,他不愿配合,所以发生了一点小意外。”威尔逊答,“我已经通知二小姐,她马上赶过来。”

  “你好像很关心他?”西门龙霆敏锐地问,“你认识?”

  景佳人的脑子如雷达般迅速分析着西门龙霆的话。

  他怎么会问她认不认识尚彦轩?

  “不,我只是看他流了这么多血,以为他快死了,过来看看他还有没有呼吸。”

  西门龙霆挽唇一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心怀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