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71.第371章 我就是牧马人
  景佳人浑身一震,澳门赌博网站:脖子麻麻烫烫。

  她攥紧了拳头,她会吃醋?怎么可能!

  可是她今天的别扭情绪就连她自己都觉得难以解释——

  她平时才不会关心西门龙霆有几个未婚妻。也不会在意在她受伤的时候,他是更关心宝宝还是她。

  一切都没有变,变的只是她的心态。

  “你浑身都冒着一股很大的酸味。”他在她身上用力地嗅嗅,仿佛她身上真的很有味道。

  景佳人皱起眉:“那你高兴什么,你不是最讨厌醋味?”

  “如果是你的醋,越浓我越喜欢。”

  “你想多了……我只是不想莫名其妙就中箭。你不是很在乎这个宝宝吗,你的未婚妻容得下它?我不希望方才的事又发生一边,我还想活着出去。”

  “那件事我还在彻查,她确实没有伤害你的动机。”

  “女人的嫉妒心最可怕了。她怎么没有?”

  “她是我妹妹。”西门龙霆握住她的手,在手心里重重亲了一口,“我没有未婚妻,也没有其她的情人。”

  景佳人的心突然乱了节奏。

  “我只有你一个。”

  那种郁闷的情绪就因为他这个解释而一扫而光,甚至变得有些许雀跃。

  她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不想让他看出她的变化:“亲妹妹?”

  “同父异母。”

  “你到底还有几个姐妹?”

  西门龙霆含笑望着她:“怎么,现在对我有兴趣了?当初给你看家谱,你很不情愿。”

  景佳人咬了咬唇:“我没有感兴趣,当我没有问。”

  “快点吃饭,吃完了我给你看家族的相册。”他梳理她的头发,“届时你就一清二楚了。”

  既然西门龙霆这样说,那他一定没有撒谎了。况且他也没有撒谎的必要啊。

  景佳人又有胃口了,正好他夹了一块肉递过来,她咬进嘴里。

  “刚刚为什么不高兴?”他言语中有一丝期待,“以为她是我的未婚妻,所以才充满敌意?”

  “不是!”景佳人下意识反驳。

  “那是为何?”

  “你们用法语在谈论我,”景佳人说,“明知道我不懂法文,所以故意用我听不懂的语言嘲笑我,讽刺我。”

  “我舍得么?”

  “可是她看我的眼神分明就很讽刺。”

  西门龙霆淡淡一笑:“是你对她有成见在先。你们都不相识,她何必不喜欢你?”

  景佳人沉默了片刻,她总感觉西门龙樱看她的目光不友善,有一丝淡淡的杀意和阴狠。或许真如西门龙霆所说,是她多想了。

  “那你们在聊我什么?”她试图转移话题,“她叫我野马,你还说没讽刺我?”

  “你是野马,我就是牧马人……”他诱哄说,“以后在你面前,一律只说中文,满意了么?”

  景佳人没说话,但是全身心的松懈下来,脸色也好多了。

  “气消了?”

  她哼了一声。

  “张口,多吃肉。”

  下午4点,一架直升飞机通过红外线的勘测,在西门庄园降落。

  俊美男人处在昏迷中,被几个保镖用担架抬出来——景佳人浑身一震,脖子麻麻烫烫。

  她攥紧了拳头,她会吃醋?怎么可能!

  可是她今天的别扭情绪就连她自己都觉得难以解释——

  她平时才不会关心西门龙霆有几个未婚妻。也不会在意在她受伤的时候,他是更关心宝宝还是她。

  一切都没有变,变的只是她的心态。

  “你浑身都冒着一股很大的酸味。”他在她身上用力地嗅嗅,仿佛她身上真的很有味道。

  景佳人皱起眉:“那你高兴什么,你不是最讨厌醋味?”

  “如果是你的醋,越浓我越喜欢。”

  “你想多了……我只是不想莫名其妙就中箭。你不是很在乎这个宝宝吗,你的未婚妻容得下它?我不希望方才的事又发生一边,我还想活着出去。”

  “那件事我还在彻查,她确实没有伤害你的动机。”

  “女人的嫉妒心最可怕了。她怎么没有?”

  “她是我妹妹。”西门龙霆握住她的手,在手心里重重亲了一口,“我没有未婚妻,也没有其她的情人。”

  景佳人的心突然乱了节奏。

  “我只有你一个。”

  那种郁闷的情绪就因为他这个解释而一扫而光,甚至变得有些许雀跃。

  她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不想让他看出她的变化:“亲妹妹?”

  “同父异母。”

  “你到底还有几个姐妹?”

  西门龙霆含笑望着她:“怎么,现在对我有兴趣了?当初给你看家谱,你很不情愿。”

  景佳人咬了咬唇:“我没有感兴趣,当我没有问。”

  “快点吃饭,吃完了我给你看家族的相册。”他梳理她的头发,“届时你就一清二楚了。”

  既然西门龙霆这样说,那他一定没有撒谎了。况且他也没有撒谎的必要啊。

  景佳人又有胃口了,正好他夹了一块肉递过来,她咬进嘴里。

  “刚刚为什么不高兴?”他言语中有一丝期待,“以为她是我的未婚妻,所以才充满敌意?”

  “不是!”景佳人下意识反驳。

  “那是为何?”

  “你们用法语在谈论我,”景佳人说,“明知道我不懂法文,所以故意用我听不懂的语言嘲笑我,讽刺我。”

  “我舍得么?”

  “可是她看我的眼神分明就很讽刺。”

  西门龙霆淡淡一笑:“是你对她有成见在先。你们都不相识,她何必不喜欢你?”

  景佳人沉默了片刻,她总感觉西门龙樱看她的目光不友善,有一丝淡淡的杀意和阴狠。或许真如西门龙霆所说,是她多想了。

  “那你们在聊我什么?”她试图转移话题,“她叫我野马,你还说没讽刺我?”

  “你是野马,我就是牧马人……”他诱哄说,“以后在你面前,一律只说中文,满意了么?”

  景佳人没说话,但是全身心的松懈下来,脸色也好多了。

  “气消了?”

  她哼了一声。

  “张口,多吃肉。”

  下午4点,一架直升飞机通过红外线的勘测,在西门庄园降落。

  俊美男人处在昏迷中,被几个保镖用担架抬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