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70.第370章 像极了在吃醋
  西门龙樱笑眯眯地问:“那你是答应帮我了?”

  西门龙霆冷漠颔首。

  西门龙樱高兴得扬起眉头:“哥,我知道你人最好了。那你帮人帮到底,现在就派人去帮我找回他吧……”

  只要冷傲风还在b市,她只需提供他的车型和牌号,不用半个时辰,西门龙霆就可以很快逮到他……

  景佳人终于忍无可忍,筷子往桌上重重一拍。

  “你们有什么话请去别处聊,这里是餐桌,影响我吃饭的心情。”

  西门龙樱一怔,显然诧异景佳人这么够胆,敢在他们的地盘如此嚣张。

  而她更诧异的是西门龙霆的态度——

  “送二小姐出去。”

  “哥,你赶我走?”

  “这张餐桌没有你的位置,想吃自己令厨房的人去做。”

  “这里可是我的家。”西门龙樱费解地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女人的话了?”

  西门龙霆脸色一寒,全身涌起不悦的气息:“不想把流落的野马牵回来了?”

  “当然想……你立刻就令人去找吧,有了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西门龙樱只得收起大小姐的脾气。

  景佳人猛地站起来:“你们还没说够的话,我可以把地方让给你们。”

  西门龙霆拉住她的胳膊,将他拽到自己怀里,宠溺地揉了揉她的面颊:“今天吃炸药了?脾气这么火爆?”

  抬脸看着西门龙樱的瞬间,又变得冷若冰霜:“还不走?”

  “ok,我这就走。”

  西门龙樱起身离开,临走前忍不住又望了他们一眼。

  短短时日不见,她不敢置信自己那一向风流绝情的哥哥,竟像磕了毒药的瘾君子,在景佳人面前完全失去自我了。

  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办到的?!难道真的下了药?

  看到西门龙樱离开,景佳人浑身绷起的敌意这才松懈了许多。

  该死,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非常非常讨厌西门龙樱。有她在,空气都变得窒息,听她说话,就觉得想吐……

  “我们什么时候走。”

  “走?你想去哪?”

  “随便去哪,哪怕是第一次关我的岛屿,”景佳人排斥说,“就是尽快离开这里。”

  “你不喜欢这里?”他瞳孔一缩,“为何?”

  “你为什么非要把我带到你和你未婚妻的家里,羞辱我?让我难堪?”景佳人讽刺地笑说,“还是让我时刻看清楚我的位置?”

  “未婚妻……”西门龙霆勾起唇,低哑地笑出声。

  景佳人狠狠瞪住他:“你笑什么。”

  “原来你以为她是我的未婚妻么?”

  “她不是——?”景佳人皱眉,“那是你的谁?另一个被囚禁的情人?”但身份依然比她高很多。

  西门龙霆定定地盯着她,那火一样的眸子里跳跃着无限的亮光。

  她被那眼眸照得无所藏匿,仿佛心思都要被他窥破……

  她忙别开脸,咬牙怒问:“看着我做什么?!”

  “我在观察。”他靠过来,烫烫的气息故意喷在她颈项,“知道么,你现在的样子,像极了在吃醋。”西门龙樱笑眯眯地问:“那你是答应帮我了?”

  西门龙霆冷漠颔首。

  西门龙樱高兴得扬起眉头:“哥,我知道你人最好了。那你帮人帮到底,现在就派人去帮我找回他吧……”

  只要冷傲风还在b市,她只需提供他的车型和牌号,不用半个时辰,西门龙霆就可以很快逮到他……

  景佳人终于忍无可忍,筷子往桌上重重一拍。

  “你们有什么话请去别处聊,这里是餐桌,影响我吃饭的心情。”

  西门龙樱一怔,显然诧异景佳人这么够胆,敢在他们的地盘如此嚣张。

  而她更诧异的是西门龙霆的态度——

  “送二小姐出去。”

  “哥,你赶我走?”

  “这张餐桌没有你的位置,想吃自己令厨房的人去做。”

  “这里可是我的家。”西门龙樱费解地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女人的话了?”

  西门龙霆脸色一寒,全身涌起不悦的气息:“不想把流落的野马牵回来了?”

  “当然想……你立刻就令人去找吧,有了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西门龙樱只得收起大小姐的脾气。

  景佳人猛地站起来:“你们还没说够的话,我可以把地方让给你们。”

  西门龙霆拉住她的胳膊,将他拽到自己怀里,宠溺地揉了揉她的面颊:“今天吃炸药了?脾气这么火爆?”

  抬脸看着西门龙樱的瞬间,又变得冷若冰霜:“还不走?”

  “ok,我这就走。”

  西门龙樱起身离开,临走前忍不住又望了他们一眼。

  短短时日不见,她不敢置信自己那一向风流绝情的哥哥,竟像磕了毒药的瘾君子,在景佳人面前完全失去自我了。

  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办到的?!难道真的下了药?

  看到西门龙樱离开,景佳人浑身绷起的敌意这才松懈了许多。

  该死,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非常非常讨厌西门龙樱。有她在,空气都变得窒息,听她说话,就觉得想吐……

  “我们什么时候走。”

  “走?你想去哪?”

  “随便去哪,哪怕是第一次关我的岛屿,”景佳人排斥说,“就是尽快离开这里。”

  “你不喜欢这里?”他瞳孔一缩,“为何?”

  “你为什么非要把我带到你和你未婚妻的家里,羞辱我?让我难堪?”景佳人讽刺地笑说,“还是让我时刻看清楚我的位置?”

  “未婚妻……”西门龙霆勾起唇,低哑地笑出声。

  景佳人狠狠瞪住他:“你笑什么。”

  “原来你以为她是我的未婚妻么?”

  “她不是——?”景佳人皱眉,“那是你的谁?另一个被囚禁的情人?”但身份依然比她高很多。

  西门龙霆定定地盯着她,那火一样的眸子里跳跃着无限的亮光。

  她被那眼眸照得无所藏匿,澳门赌博网站:仿佛心思都要被他窥破……

  她忙别开脸,咬牙怒问:“看着我做什么?!”

  “我在观察。”他靠过来,烫烫的气息故意喷在她颈项,“知道么,你现在的样子,像极了在吃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