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67.第367章 所以,是爱情么
  到了餐厅相连的大堂,澳门赌博网站:西门龙霆小心将她放置在沙发上,将她转到沙发靠背上的脸扳过来。

  景佳人用力一犟,又扭了回去。

  西门龙霆暗沉的眸子盯着她,心比被刀子划过还难受——

  她怎么会知道他此时有多后悔?

  该死,他不该迁怒于昨天的事,导致昨天和今天都不理她,还派了佣人上去接她。

  若是平时,他一定会陪在她身边,等她醒来,让她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是他。

  不敢想象如果暗道修建得高一些,这一摔,孩子流掉,她也会有生命危险……

  如果威尔逊不是去得那么及时,让她在暗道里多呆一会,她不小心触到机关,也已经万箭穿心。

  “我差点就失去你了。”他低沉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景佳人冷冷不说话,是他差点失去了这个孩子吧!

  他为什么要把她带到这种奇怪的地方?就是因为这里更像囚笼,更不方便她逃脱么?

  居然在庄园里还有机关暗道,她有种刚出狼窝,又入虎口的危机感。

  医生很快赶来了,在西门龙霆的监视下对景佳人做了仔细检查……

  “她的身体状况一切很好。宝宝也很安全。”

  西门龙霆终于松口气:“听见了?医生确认你没事。”

  “谢谢,我听不懂法文。”景佳人冰冷地犟他。她当然知道自己没事,如果有哪里不舒服,她肯定是第一个感受的人。

  “我会换一批中国佣人和医生。”他握着她略显冰凉的小手,“今天气温降低了,怎么还穿这么单薄。”

  “……”

  “着凉了怎么办?”他一脸宠溺地说。完全将昨天的事翻过一页。

  这个该死的小女人,也只有她能够如此轻易地打破他的原则。在他的底线上每天跳舞!

  景佳人的肚子适时咕地叫出声。

  西门龙霆淡淡地挑起眉头:“你饿了。”

  “……”

  “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吃东西,你需要补充营养。”

  昨天发生了那种事,谁还有心情吃东西。

  西门龙霆将她的脸又扳回来:“你还要跟我赌气到什么时候?”

  西门龙樱一直就尾随他们来了大堂,将眼前的一切纳入眼底。

  西门龙霆对景佳人的担心,宠溺,那看着景佳人时独一无二的专宠,都是前所未有的。这分明不是因为宝宝而刻意装出来的关心。

  以西门龙樱对西门龙霆的了解,就算真是为了传宗接待,他也绝不会给代生儿半点温存——不过是生育工具明买明卖的交易罢了!

  所以,是爱情么?

  景佳人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让世界上最难搞的男人,都被她俘获了心,还如此死心塌地!

  她又看到西门龙霆将景佳人抱到餐厅,放到首席座——专属于西门龙霆的位置。

  “想吃什么,我帮你盛。”

  “……”

  “这么多美味佳肴,若没你爱吃的,我让佣人现做。”

  “不用了,我没那么难伺候。”

  “你不难伺候还有谁敢难伺候?”西门龙霆低低凝视着她。到了餐厅相连的大堂,西门龙霆小心将她放置在沙发上,将她转到沙发靠背上的脸扳过来。

  景佳人用力一犟,又扭了回去。

  西门龙霆暗沉的眸子盯着她,心比被刀子划过还难受——

  她怎么会知道他此时有多后悔?

  该死,他不该迁怒于昨天的事,导致昨天和今天都不理她,还派了佣人上去接她。

  若是平时,他一定会陪在她身边,等她醒来,让她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是他。

  不敢想象如果暗道修建得高一些,这一摔,孩子流掉,她也会有生命危险……

  如果威尔逊不是去得那么及时,让她在暗道里多呆一会,她不小心触到机关,也已经万箭穿心。

  “我差点就失去你了。”他低沉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景佳人冷冷不说话,是他差点失去了这个孩子吧!

  他为什么要把她带到这种奇怪的地方?就是因为这里更像囚笼,更不方便她逃脱么?

  居然在庄园里还有机关暗道,她有种刚出狼窝,又入虎口的危机感。

  医生很快赶来了,在西门龙霆的监视下对景佳人做了仔细检查……

  “她的身体状况一切很好。宝宝也很安全。”

  西门龙霆终于松口气:“听见了?医生确认你没事。”

  “谢谢,我听不懂法文。”景佳人冰冷地犟他。她当然知道自己没事,如果有哪里不舒服,她肯定是第一个感受的人。

  “我会换一批中国佣人和医生。”他握着她略显冰凉的小手,“今天气温降低了,怎么还穿这么单薄。”

  “……”

  “着凉了怎么办?”他一脸宠溺地说。完全将昨天的事翻过一页。

  这个该死的小女人,也只有她能够如此轻易地打破他的原则。在他的底线上每天跳舞!

  景佳人的肚子适时咕地叫出声。

  西门龙霆淡淡地挑起眉头:“你饿了。”

  “……”

  “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吃东西,你需要补充营养。”

  昨天发生了那种事,谁还有心情吃东西。

  西门龙霆将她的脸又扳回来:“你还要跟我赌气到什么时候?”

  西门龙樱一直就尾随他们来了大堂,将眼前的一切纳入眼底。

  西门龙霆对景佳人的担心,宠溺,那看着景佳人时独一无二的专宠,都是前所未有的。这分明不是因为宝宝而刻意装出来的关心。

  以西门龙樱对西门龙霆的了解,就算真是为了传宗接待,他也绝不会给代生儿半点温存——不过是生育工具明买明卖的交易罢了!

  所以,是爱情么?

  景佳人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让世界上最难搞的男人,都被她俘获了心,还如此死心塌地!

  她又看到西门龙霆将景佳人抱到餐厅,放到首席座——专属于西门龙霆的位置。

  “想吃什么,我帮你盛。”

  “……”

  “这么多美味佳肴,若没你爱吃的,我让佣人现做。”

  “不用了,我没那么难伺候。”

  “你不难伺候还有谁敢难伺候?”西门龙霆低低凝视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