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61.第361章 我的吻,很值钱
  他承认了!

  景佳人只感觉一股血气从脚底冲上来,整个人有些摇摇欲坠站不稳。

  她极力稳住身形,不想让恶魔看出她的异状:“你口口声声讨伐我们,但天知道你有多享受这美妙的一餐。”

  “你是在吃醋么。”西门龙霆挽起好看的唇角。

  “笑话,我为什么要吃醋?我是为你的虚伪卑鄙感到恶心。”

  “我如何虚伪卑鄙?”

  景佳人一口气提不上来,不想跟这只禽兽说话了。

  她抬脚就要走,却发现自己的胳膊还被景美雪紧紧地攥在手心里。

  景美雪垂着头,双肩微颤,泪水很大一颗嗒下去。

  单薄的睡裙遮不住她雪白的肌肤,和那红红点点的旖旎春光……

  “真的不能带我一起走吗?”

  “他刚刚的拒绝,你都听到了。”

  带着她,恐怕会让她也沦为景美琳的下场。不行!

  “你帮我求求情,我知道他会听你的话。我真的不会打扰你们,就像在这个庄园里一样,我们只要生活在同一个地方,我能远远地看着他就好了……”

  “他值吗?”

  “值,在我心里就值。”带着哭腔的嗓音哀求着。

  景佳人的心柔软下来,既为西门龙霆的所作所为愤怒不耻,又为景美雪的傻而感到酸涩难过。

  景美雪爱了,又一个女人沦为魔掌之下!

  景佳人不明白她们为什么那么轻易地就都交出了自己的心,魔鬼根本不屑……

  如果当初她也和她们一样,是不是结果也相同?

  可惜她始终是景佳人,她做不到。

  “带她一起走?”景佳人抬头看着西门龙霆,“是你招惹了她,你要为她负责。”

  西门龙霆走下最后一层阶梯,朝她们走过来。

  那邪肆满满的眼睛里流转着星辰也比之不及的光芒。

  景美雪的双手揪紧了,呼不过气。

  “我如果非说不行?”

  景美雪眼里涌起铺天盖地的失望。

  “可是你总要补偿她!”景佳人说,“她最宝贵的第一次给了你,你不会知道这对女人有多重要——”

  是啊,对只玩处~女的他来说,他怎么会知道这有多重要?

  女人的身体是通往心的城门。

  很多傻女孩**了,出于保守思想,就认定那男人一辈子。

  不管怎么说,景美雪是无辜牵连进来的,是景佳人的失误害了她一生。

  “就算在外面玩女人,你也要付费吧?”景佳人冷声说,“你补偿不起?”

  西门龙霆不以为然:“可以,她想要什么补偿。”

  景佳人松口气:“把这座庄园送给她。”也算是对景家一夜失去两个女儿的补偿。

  “我不要庄园。”

  “跑车,名表,宝石?”他翘着唇,居高临下地俯望着她。

  “goodbyekiss。”

  “……”

  空气静默了十几秒钟。

  景美雪抓紧睡裙,抬起头,眼睛里还有泪花在滚动:“像情人分别的吻,是我现在最想要的。”

  西门龙霆拢了拢眉,为她的无稽之谈嗤笑出声:“我的吻,很值钱。”他承认了!

  景佳人只感觉一股血气从脚底冲上来,整个人有些摇摇欲坠站不稳。

  她极力稳住身形,不想让恶魔看出她的异状:“你口口声声讨伐我们,但天知道你有多享受这美妙的一餐。”

  “你是在吃醋么。”西门龙霆挽起好看的唇角。

  “笑话,我为什么要吃醋?我是为你的虚伪卑鄙感到恶心。”

  “我如何虚伪卑鄙?”

  景佳人一口气提不上来,不想跟这只禽兽说话了。

  她抬脚就要走,却发现自己的胳膊还被景美雪紧紧地攥在手心里。

  景美雪垂着头,双肩微颤,泪水很大一颗嗒下去。

  单薄的睡裙遮不住她雪白的肌肤,和那红红点点的旖旎春光……

  “真的不能带我一起走吗?”

  “他刚刚的拒绝,你都听到了。”

  带着她,恐怕会让她也沦为景美琳的下场。不行!

  “你帮我求求情,我知道他会听你的话。我真的不会打扰你们,就像在这个庄园里一样,我们只要生活在同一个地方,我能远远地看着他就好了……”

  “他值吗?”

  “值,在我心里就值。”带着哭腔的嗓音哀求着。

  景佳人的心柔软下来,既为西门龙霆的所作所为愤怒不耻,又为景美雪的傻而感到酸涩难过。

  景美雪爱了,又一个女人沦为魔掌之下!

  景佳人不明白她们为什么那么轻易地就都交出了自己的心,澳门赌博网站:魔鬼根本不屑……

  如果当初她也和她们一样,是不是结果也相同?

  可惜她始终是景佳人,她做不到。

  “带她一起走?”景佳人抬头看着西门龙霆,“是你招惹了她,你要为她负责。”

  西门龙霆走下最后一层阶梯,朝她们走过来。

  那邪肆满满的眼睛里流转着星辰也比之不及的光芒。

  景美雪的双手揪紧了,呼不过气。

  “我如果非说不行?”

  景美雪眼里涌起铺天盖地的失望。

  “可是你总要补偿她!”景佳人说,“她最宝贵的第一次给了你,你不会知道这对女人有多重要——”

  是啊,对只玩处~女的他来说,他怎么会知道这有多重要?

  女人的身体是通往心的城门。

  很多傻女孩**了,出于保守思想,就认定那男人一辈子。

  不管怎么说,景美雪是无辜牵连进来的,是景佳人的失误害了她一生。

  “就算在外面玩女人,你也要付费吧?”景佳人冷声说,“你补偿不起?”

  西门龙霆不以为然:“可以,她想要什么补偿。”

  景佳人松口气:“把这座庄园送给她。”也算是对景家一夜失去两个女儿的补偿。

  “我不要庄园。”

  “跑车,名表,宝石?”他翘着唇,居高临下地俯望着她。

  “goodbyekiss。”

  “……”

  空气静默了十几秒钟。

  景美雪抓紧睡裙,抬起头,眼睛里还有泪花在滚动:“像情人分别的吻,是我现在最想要的。”

  西门龙霆拢了拢眉,为她的无稽之谈嗤笑出声:“我的吻,很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