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60.第360章 温柔的幻想
  景美雪摇头说:“我很好,一点伤也没有,就是全身很酸痛……他很温柔。”

  最后四个字变成最嘲讽的刀,刺中了景佳人的胸口。

  他很温柔……

  他!很!温!柔!

  “西少爷。”景美雪突然低低唤了一声,那双颊泛红的羞涩,就像少女怀春看见爱慕的人。

  景佳人背脊僵硬,连回头看他的勇气都没有。

  男人冷然的嗓音传来:“打完了?”

  “……”

  “西少爷,听说你们要走?”景美雪问,“不回来了么?”

  西门龙霆大气凛然,走下旋转楼梯,连多余的一眼也没看她,盯着景佳人:“走。”

  景美雪方才所有的期待都像凋谢的玫瑰,迅速在枯萎。

  “你好好照顾身体,我会让下人通知你爸爸,他很快过来接你。”景佳人拍拍她的肩,转身要走。

  景美雪猛地拉住她的手:“带我一起走。”

  “……”

  “我也想去。”

  景佳人微微皱眉:“为什么?”

  “因为……”景美雪目光黯了一下,她现在是西门龙霆的女人了。在她的爱情观里,她的第一次只会给她最爱的男人。他到哪,她就要跟到哪。

  “因为你答应过我,只要我服侍西少爷,你就会给我奖励。”

  “……”

  “我不要别的奖励,只要让我跟你们一起走就好了。”她撒娇地晃了晃景佳人的胳膊,“我保证不给你们添麻烦。”

  景佳人应该立刻说不行的,西门龙霆就是魔鬼,谁靠近他,都会被他一同拽入地狱。

  可是景美雪眼里的憧憬逼得景佳人拒绝不了……

  而且,说不定西门龙霆也开始迷恋景美雪了,想要带她走呢?

  “那就要问西少爷答不答应了。”景佳人转过脸,把棘手的问题交给他。

  要拒绝也是由他来,这样景美雪会死心;如果他答应带她一起走,更好,他转移目标开始迷恋她,景佳人就可解脱。

  他正接过威尔逊递来的皮手套戴上。

  听到景佳人的问话,身形猛然一僵。

  红色的瞳孔如巨大流转的漩涡,他极力隐去怒气:“不行。”

  景佳人没想到他会拒绝得这么爽快。

  景美雪也没有想到,脸色一变,眼泪几乎是立刻就盈满了双眼……

  “为什么不行?”景佳人问。

  “你喜欢明知故问?”

  “我不知。”景佳人嘲讽地说,“如果你对她没兴趣,下午就不要接受她,不要给予她温柔的幻想,让她对你有所期待。”

  “温柔的幻想?”西门龙霆靠在扶手上,邪肆地笑起来,“我都做了什么?”

  “你对她做了龌蹉卑鄙的事,这么快就忘了?”

  西门龙霆扫了景美雪一眼,她眼里的期待和羞涩,立即让他明白怎么回事——这两个女人误解了。

  他也不急着解释,冷淡地回讽:“她是你亲手送到我嘴里的。你也忘了?”

  “……我没忘。但是被动和主动,有本质上的区别!”

  “既然都是要吃‘甜点’,自己吃和被喂着吃,有何区别?”景美雪摇头说:“我很好,一点伤也没有,就是全身很酸痛……他很温柔。”

  最后四个字变成最嘲讽的刀,刺中了景佳人的胸口。

  他很温柔……

  他!很!温!柔!

  “西少爷。”景美雪突然低低唤了一声,那双颊泛红的羞涩,就像少女怀春看见爱慕的人。

  景佳人背脊僵硬,连回头看他的勇气都没有。

  男人冷然的嗓音传来:“打完了?”

  “……”

  “西少爷,听说你们要走?”景美雪问,“不回来了么?”

  西门龙霆大气凛然,走下旋转楼梯,连多余的一眼也没看她,盯着景佳人:“走。”

  景美雪方才所有的期待都像凋谢的玫瑰,迅速在枯萎。

  “你好好照顾身体,我会让下人通知你爸爸,他很快过来接你。”景佳人拍拍她的肩,转身要走。

  景美雪猛地拉住她的手:“带我一起走。”

  “……”

  “我也想去。”

  景佳人微微皱眉:“为什么?”

  “因为……”景美雪目光黯了一下,她现在是西门龙霆的女人了。在她的爱情观里,她的第一次只会给她最爱的男人。他到哪,她就要跟到哪。

  “因为你答应过我,只要我服侍西少爷,你就会给我奖励。”

  “……”

  “我不要别的奖励,只要让我跟你们一起走就好了。”她撒娇地晃了晃景佳人的胳膊,“我保证不给你们添麻烦。”

  景佳人应该立刻说不行的,西门龙霆就是魔鬼,谁靠近他,都会被他一同拽入地狱。

  可是景美雪眼里的憧憬逼得景佳人拒绝不了……

  而且,说不定西门龙霆也开始迷恋景美雪了,想要带她走呢?

  “那就要问西少爷答不答应了。”景佳人转过脸,把棘手的问题交给他。

  要拒绝也是由他来,这样景美雪会死心;如果他答应带她一起走,更好,他转移目标开始迷恋她,景佳人就可解脱。

  他正接过威尔逊递来的皮手套戴上。

  听到景佳人的问话,身形猛然一僵。

  红色的瞳孔如巨大流转的漩涡,他极力隐去怒气:“不行。”

  景佳人没想到他会拒绝得这么爽快。

  景美雪也没有想到,脸色一变,眼泪几乎是立刻就盈满了双眼……

  “为什么不行?”景佳人问。

  “你喜欢明知故问?”

  “我不知。”景佳人嘲讽地说,“如果你对她没兴趣,下午就不要接受她,不要给予她温柔的幻想,让她对你有所期待。”

  “温柔的幻想?”西门龙霆靠在扶手上,邪肆地笑起来,“我都做了什么?”

  “你对她做了龌蹉卑鄙的事,这么快就忘了?”

  西门龙霆扫了景美雪一眼,她眼里的期待和羞涩,立即让他明白怎么回事——这两个女人误解了。

  他也不急着解释,冷淡地回讽:“她是你亲手送到我嘴里的。你也忘了?”

  “……我没忘。但是被动和主动,有本质上的区别!”

  “既然都是要吃‘甜点’,自己吃和被喂着吃,有何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