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58.第358章 猛狮已觉醒
  景佳人心烦意乱,挂掉电话,就在这时清脆的嗓音传来:“佳人姐姐,听佣人说你们要走?”

  景佳人一震,回过头,看到景美雪只穿着件睡衣就跑出来了。显然她才刚刚睡醒,头发凌乱,双颊通红,颈子上还有清晰的爱~欲痕迹。

  看到景佳人看着她的脖子,她立即羞涩地退后两步,掩住衣襟:“西少爷人呢,你已经先走了吗?”

  景佳人突然觉得那些红痕是那么刺眼,胸口难受,连话都说不出来。

  西门龙霆不是昏迷不醒的吗?怎么会吻她,制造出那么多的爱痕!

  难道……

  一阵反胃的感觉袭来,她立即撑着电话台呕吐起来。

  “怎么了,你不要紧吧?”景美雪担忧地看着她,那漆黑明亮的瞳孔却如时光穿梭,将时间倒回下午——

  奶白的牛奶浴上飘满粉色花瓣……

  景美雪微笑着,在佣人的侍候下洗净身体,穿上丝质的白色睡裙,就像一朵优雅绽开的睡莲。

  赤着足走近床边,看着床上天神般昏睡的男人……

  他全身透出逼人的魅力和情~欲气息,就像魔王伸出罪恶之爪,镬住她,将她拽向深渊。

  佣人问:“我们方才教你的,你都会了?”

  景美雪难堪地点点头:“会了。”

  “要不要我们留下来服侍你们?”

  “不,不用了!那太难为情!”景美雪忙摇头,“我自己来,我会……”

  “好,我们就守在门外,若遇到了什么麻烦,可随时叫我们。”

  景美雪听着门关上,紧张地凑近西门龙霆,描绘他英朗俊气的面容。他的五官精湛无比,皮肤透着热度,这一刻,是她做梦也没想过的!

  她马上就可以拥有他了——

  窗外突然滚过雷声,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大雨瓢泼而下。

  景美雪爬上床,分开修长双腿,骑在西门龙霆身上。

  回忆着佣人的话慢慢往下坐。

  “佳人……”

  就在那瞬间,一只有力的手掌镬住她的手腕,沉睡的野兽忽然惊醒,血红的瞳孔蔓延开血丝。

  景美雪惊喜地睁大眼:“西少爷,你醒了?”

  西门龙霆拢起俊眉——

  身上半裸的女人面容生疏,而她喷发出来的气息也并不是景佳人。

  一声低吼,他将她摔下了床。

  突然而来的冲力让景美雪撞到床柜,后脑勺受到重击,立即晕了过去。

  佣人听见动静开门进来,看到猛狮已觉醒,全都吓了一跳。

  一同守候在外的威尔逊和保镖也进来了,或许是麻醉药的药效抵抗了春药的药性,西门龙霆恢复了理智。

  他勃然大怒:“这女人是怎么回事!”

  威尔逊因尽量言简意赅,只说了大致经过。

  使得西门龙霆听成了是“景佳人挑了景美雪给他做解药”。

  “没有我的命令,谁给你胆子?”西门龙霆暴怒的脸色比窗外的狂风暴雨还要阴沉!

  “少爷你陷入昏迷,我要尽快帮你找到释放药性的解药,一时也想不到其它的办法……”景佳人心烦意乱,挂掉电话,就在这时清脆的嗓音传来:“佳人姐姐,听佣人说你们要走?”

  景佳人一震,回过头,看到景美雪只穿着件睡衣就跑出来了。显然她才刚刚睡醒,头发凌乱,双颊通红,颈子上还有清晰的爱~欲痕迹。

  看到景佳人看着她的脖子,她立即羞涩地退后两步,掩住衣襟:“西少爷人呢,你已经先走了吗?”

  景佳人突然觉得那些红痕是那么刺眼,胸口难受,连话都说不出来。

  西门龙霆不是昏迷不醒的吗?怎么会吻她,制造出那么多的爱痕!

  难道……

  一阵反胃的感觉袭来,她立即撑着电话台呕吐起来。

  “怎么了,你不要紧吧?”景美雪担忧地看着她,那漆黑明亮的瞳孔却如时光穿梭,将时间倒回下午——

  奶白的牛奶浴上飘满粉色花瓣……

  景美雪微笑着,在佣人的侍候下洗净身体,穿上丝质的白色睡裙,就像一朵优雅绽开的睡莲。

  赤着足走近床边,看着床上天神般昏睡的男人……

  他全身透出逼人的魅力和情~欲气息,就像魔王伸出罪恶之爪,镬住她,将她拽向深渊。

  佣人问:“我们方才教你的,你都会了?”

  景美雪难堪地点点头:“会了。”

  “要不要我们留下来服侍你们?”

  “不,不用了!那太难为情!”景美雪忙摇头,“我自己来,我会……”

  “好,我们就守在门外,若遇到了什么麻烦,可随时叫我们。”

  景美雪听着门关上,紧张地凑近西门龙霆,描绘他英朗俊气的面容。他的五官精湛无比,皮肤透着热度,这一刻,是她做梦也没想过的!

  她马上就可以拥有他了——

  窗外突然滚过雷声,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大雨瓢泼而下。

  景美雪爬上床,分开修长双腿,骑在西门龙霆身上。

  回忆着佣人的话慢慢往下坐。

  “佳人……”

  就在那瞬间,一只有力的手掌镬住她的手腕,沉睡的野兽忽然惊醒,血红的瞳孔蔓延开血丝。

  景美雪惊喜地睁大眼:“西少爷,你醒了?”

  西门龙霆拢起俊眉——

  身上半裸的女人面容生疏,而她喷发出来的气息也并不是景佳人。

  一声低吼,他将她摔下了床。

  突然而来的冲力让景美雪撞到床柜,后脑勺受到重击,立即晕了过去。

  佣人听见动静开门进来,看到猛狮已觉醒,全都吓了一跳。

  一同守候在外的威尔逊和保镖也进来了,或许是麻醉药的药效抵抗了春药的药性,西门龙霆恢复了理智。

  他勃然大怒:“这女人是怎么回事!”

  威尔逊因尽量言简意赅,只说了大致经过。

  使得西门龙霆听成了是“景佳人挑了景美雪给他做解药”。

  “没有我的命令,谁给你胆子?”西门龙霆暴怒的脸色比窗外的狂风暴雨还要阴沉!

  “少爷你陷入昏迷,我要尽快帮你找到释放药性的解药,一时也想不到其它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