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 352.第352章 野兽的嘶吼
  ###########################

  傍晚,澳门赌博网站:大雨还在下,整座城堡充斥在一片诡异的阴影中。

  景佳人听说恶魔觉醒了,保镖过来通知恶魔要见她……

  她的拳头紧了紧,不知道为什么心情竟会格外紧张。

  还在一楼的起居室,威尔逊面色复杂,为她打开门:“景小姐,少爷在里面等你。”

  房间里只开着一盏昏暗的台灯。

  一走进去,男女刚刚交缠过的气味熏得她想要作呕。

  她捂着唇,一手撑着墙壁就要吐……

  落地窗前的椅子上坐着黑暗的身影:“你来了。”

  景佳人快速扫了一眼,没有看见景美雪,但是大床还没有收拾,凌乱褶皱着,地上散落着女性的衣物。为什么他非得要在这间房见她?显然是故意的!

  “药不是我下的。”在他发难以前,她抢先解释,“我有录音笔,有佣人作证,是景美琳做了饼干骗我拿给你。”

  “她说,是经过你允许爬上我的床。”他低声打断道。

  景佳人知道他说的“她”是指景美雪……

  “是么?”他在等她回答。

  窗外狂风暴雨,一声沉闷的雷响!

  “是。”

  简单的一个字却轻易将他击倒。

  手背上青筋暴跳,身体忿然崛起,此时的西门龙霆愤怒得想要杀戮!

  他猛地将椅子转过来,英俊的面容却阴暗冷清,血瞳里涌起的嗜血杀气!

  这一刻,他想要杀掉景佳人——这个让他痛不欲生的女人。

  摧毁她,就不再有让他痛苦的根源。

  他猛地起身朝她走来,身上邪气的气流翻滚着,手掌掐住了她的颈子。

  喉咙里发出一道类似野兽的嘶吼!

  景佳人看着他的眼,那红瞳紧锁,仿佛有两个大漩涡在急速旋转,将一切事物都拖进去,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景佳人此时的心里也并不好受:“你被下药了……那种情况之下,我也没办法!”

  “说得这么惺惺作态,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他收了手指,“你想把别的女人推上我的床,让她怀孕,你就可以逃脱!?”

  “我没有这样想……”

  “你还在撒谎。”他的眼仿佛能穿透她的灵魂。

  景佳人喉头哽住,说不出话。

  为什么他的眼神像刀一样绞着她难受?

  她觉得呼吸不过气,眼睛有一层雾。

  他掐着她的脖子一点点收力:“下药你也是共谋!”

  “我不是,是景美琳做的。”

  “她已经坦白是她做的,但受你指使……事情败露以后,她照约定一个人承担。”西门龙霆的表情残酷可怕极了,”可惜你没想到,你找错了伙伴,她临阵怕死,把你也供出来了。”

  景佳人挽唇笑了,没想到景美琳到这个时候,还要拖一个垫背的。

  “你信她的话?我有录音笔,还有人证……”

  “那不过是为了瞒骗我眼睛的做戏。”

  这也是景美琳说的吧?

  好,很好啊,这个女人突然间会这么有脑子?一定是景美惠让她这么做的。###########################

  傍晚,大雨还在下,整座城堡充斥在一片诡异的阴影中。

  景佳人听说恶魔觉醒了,保镖过来通知恶魔要见她……

  她的拳头紧了紧,不知道为什么心情竟会格外紧张。

  还在一楼的起居室,威尔逊面色复杂,为她打开门:“景小姐,少爷在里面等你。”

  房间里只开着一盏昏暗的台灯。

  一走进去,男女刚刚交缠过的气味熏得她想要作呕。

  她捂着唇,一手撑着墙壁就要吐……

  落地窗前的椅子上坐着黑暗的身影:“你来了。”

  景佳人快速扫了一眼,没有看见景美雪,但是大床还没有收拾,凌乱褶皱着,地上散落着女性的衣物。为什么他非得要在这间房见她?显然是故意的!

  “药不是我下的。”在他发难以前,她抢先解释,“我有录音笔,有佣人作证,是景美琳做了饼干骗我拿给你。”

  “她说,是经过你允许爬上我的床。”他低声打断道。

  景佳人知道他说的“她”是指景美雪……

  “是么?”他在等她回答。

  窗外狂风暴雨,一声沉闷的雷响!

  “是。”

  简单的一个字却轻易将他击倒。

  手背上青筋暴跳,身体忿然崛起,此时的西门龙霆愤怒得想要杀戮!

  他猛地将椅子转过来,英俊的面容却阴暗冷清,血瞳里涌起的嗜血杀气!

  这一刻,他想要杀掉景佳人——这个让他痛不欲生的女人。

  摧毁她,就不再有让他痛苦的根源。

  他猛地起身朝她走来,身上邪气的气流翻滚着,手掌掐住了她的颈子。

  喉咙里发出一道类似野兽的嘶吼!

  景佳人看着他的眼,那红瞳紧锁,仿佛有两个大漩涡在急速旋转,将一切事物都拖进去,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景佳人此时的心里也并不好受:“你被下药了……那种情况之下,我也没办法!”

  “说得这么惺惺作态,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他收了手指,“你想把别的女人推上我的床,让她怀孕,你就可以逃脱!?”

  “我没有这样想……”

  “你还在撒谎。”他的眼仿佛能穿透她的灵魂。

  景佳人喉头哽住,说不出话。

  为什么他的眼神像刀一样绞着她难受?

  她觉得呼吸不过气,眼睛有一层雾。

  他掐着她的脖子一点点收力:“下药你也是共谋!”

  “我不是,是景美琳做的。”

  “她已经坦白是她做的,但受你指使……事情败露以后,她照约定一个人承担。”西门龙霆的表情残酷可怕极了,”可惜你没想到,你找错了伙伴,她临阵怕死,把你也供出来了。”

  景佳人挽唇笑了,没想到景美琳到这个时候,还要拖一个垫背的。

  “你信她的话?我有录音笔,还有人证……”

  “那不过是为了瞒骗我眼睛的做戏。”

  这也是景美琳说的吧?

  好,很好啊,这个女人突然间会这么有脑子?一定是景美惠让她这么做的。